農田水圳「控固力」 每年300公里!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農田水圳「控固力」 每年300公里!

水泥化嚴重:工程由農委會買單 卻逃避民眾監督

2011年01月20日
本報2011年1月19日台北訊,特約記者廖靜蕙報導

全台僅存不多的自然水圳護岸, 屏東萬巒五溝水圳面臨水泥化危機。農田水圳是農民用來灌溉、蓄水的水路,原是充滿魚類、蛙類的環境,邊坡則長滿花草植被充滿野趣。但20年來,U型溝、水泥擋土牆逐漸替代了自然工法的農田水圳,使得台灣的農田不再能吸納水源,全部集中到水泥化的排水溝。根據農委會資料,台灣有7萬公里長的農田水圳,持續20年以每年300公里的速度水泥化,相關工程卻規避民間監督,環團對此深感憂心,昨(19)日於立法院召開記者會要求農委會全面檢討。

根據資料,這些翻新、整修工程由全台15個水利會承包,每公里約200萬元;除了桃園、台中以及高雄,使用的經費皆由農委會買單。然而水利會雖接受政府補助,卻以其法人身分逃避民間監督。

此外,近日發生鄰近屏東縣五溝歷史聚落的水圳工程,並未得到所有地主同意,未簽同意書的地主,飽受承辦人埋怨與施壓;而發包的程序,更以非社區營造為由,不需舉辦說明會,只要在施工前邀地主來說明即可。這讓當地環保人士憂心民間參與、資訊公開的機制蕩然,且五溝歷史聚落於2008年被指定為全省第一處的歷史聚落,水圳工程勢將破壞其文化、自然生態與歷史脈絡。

屏東縣教師會生態教育中心執行長朱玉璽。攝影:廖靜蕙。屏東縣教師會生態教育中心執行長朱玉璽也是屏東萬巒五溝村居民,他說,農田水圳水泥化,以擋土牆的工程施作,施作過程砍除了自然水圳的綠色護岸植被,破壞了自然植被水土保持功能,是造成植物無法生長、水生動物棲息地單調化及物種消失的原因。朱玉璽說,水泥化後的水圳使本土魚種都消失,只留下強勢魚種吳郭魚生存下來,喪失原有的生物多樣性功能。

水患監督治理聯盟易淹水地區小組召集人徐嬋娟也說,水圳水泥化將造成土地永久的損失,而只要是公共工程就應結合民間參與、資訊公開,水利會雖為民間團體身分,但承包農委會業務,就應接受監督。

對於水圳治理,農委會農田水利處工程科技正陳衍源表示,政府有決心推生態工法,但只能宣導鼓勵,而且生態工法必須因地制宜。他說,多數民眾對於生態工法心存疑慮,擔心水留不住,都滲到土裡去了。立委田秋堇則認為,農民都被水利會誤導,以為水泥化能一勞永逸。美濃農村田野學會理事溫仲良說,水圳有如農田的地下水庫,應保留自然工法,農委會應向農民說明清楚。朱玉璽也說,壘石工法也能達到不滲水的功能,但陳衍源說,壘石工法造價太貴,師父及卵石都不易覓得。

五溝村是政府指定,唯一一處客家歷史聚落,卻任由水利會強行推動水泥化工程。綠黨召集人潘翰聲即對台灣仍有五溝歷史聚落富有文化及生態價值的地方引以為傲,應妥善保存。他以日本京都為例,當地的水溝仍以土溝為主,人們在充滿綠意與大自然結合的步道漫步,交織成田園景色,台灣的鄉村也一定做得到。他說,農村水圳生態之維護是必要的,而水圳水泥化讓農村崩解。

高雄縣曹公新圳中游鳥松大同圳的垂直水泥護岸。環團要求全面檢討農委會農田水利處各地水圳工程,並提出幾項訴求,包括:農田排水工法必須以順應自然、傳統砌石的方式來考量;農委會未來在補助地方水圳施作時,必須要求水利會及各地所屬工作站資訊公開透明;基於農村再生條例,農委會能制定有效維護農村自然風貌的政策與辦法,並與文化相關單位整合共同推動;農委會應逐年改善、減少全台農田水圳水泥化的辦法,恢復自然護岸。最後,民間團體建議逐年編列經費,徵收水圳兩旁農田作為自然生態護岸,推動長遠復育計畫。 

作者

廖靜蕙

環境記者/自由撰稿人,致力於生物多樣性主流化。從事社工10餘年,認知到再弱勢的人都可以為自己發言,決定轉投生態保育,為無法以人類語言發聲的生命與土地寫報導。現居台北市,有貓、有龜,以及一些過客。個人粉專「小麻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