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特與波娃:桶盤嶼 | 環境資訊中心

沙特與波娃:桶盤嶼

2011年01月26日
作者:張祖德(國立馬公高中歷史科教師)

中午11點25分,獨木舟靜靜地穿越過桶盤嶼西方,

山崖上小廟旁的一桿路燈孤伶伶地亮著...............。

12月還能見到這樣的好天氣,已經不用再多說,就是打好裝備出海。我們的目標是南海中的桶盤嶼。今天陰曆11/12,0830滿潮,1400乾潮。上午10:00我們從風櫃港旁海巡哨所前的小沙灘出發,一出風櫃,海頓時寬廣起來。

正如其名,桶盤遠觀正像一個盤子倒扣在海中央,而整個海平面其實並不是平平一直線,所謂海天一線,這條線其實是呈現圓弧形。我想最早人們懷疑地球是圓的,應該是航海人最先想出來的吧?

橫越航道,水面有些浪不過還算平穩,我們筆直朝目標前進。10:45到達桶盤嶼東側。

桶盤柱狀玄武岩的美早就名聞遐邇,觀光客一般都是搭乘遊艇繞島欣賞其壯觀的地形。

但是他們沒辦法像我們這麼貼近她,輕輕地從她的裙擺邊經過,仰視她那巨大壯觀的玄武岩柱狀節理、板狀節理和風化成球狀的大石。

11:25我們繞到桶盤嶼西側,風浪轉大。而島上也正如我原先想像般的靜謐。

繞島半週,只見一輛殘破的怪手橫倒在小路邊、一個採螺的老婦、二個像是遊客的人向我們揮手外,就只有山頂崖璧上一間小廟旁的路燈孤伶伶地亮著。

漁船隆隆炸魚聲遠遠的傳來,這盞中午時分仍亮著的路燈,我想全世界會不會只有我們三個划獨木舟的人看到?

11:40進桶盤港,一眼的觸目驚心。港裡頭處處斷垣殘壁,建築廢土任意傾倒,感覺像是二次大戰盟軍轟炸後的景象,而港邊怪手還正在努力工作著。

我們的雙眼努力過濾著,試圖除去怪手、成堆的砂石、廢棄物、垃圾以及一些水泥做成的怪怪建物。除了這些東西,桶盤嶼任何的一草一木一沙一石,皆流露出驚人的美感。

我們隨便坐著穿鞋的石頭,一看都是風化成千孔狀的貓江石,真是漂亮。

放眼望去,美麗的玄武岩、風化的貓江石、田中間的古厝、古厝旁的小道都是令人讚嘆的藝術品。

創造藝術的便是千年、萬年、百萬年的風、海浪和雨水種種的力量,無時無刻不在雕塑著他們的作品。

而我們人類卻可以在短短時間內將之徹底毀滅。那些隨著時間進行的藝術工作者,將無視人類的破壞,繼續的工作著,所以我們所謀殺的只是人類自己的視覺罷了。

起風了,雖然風聲在港裡頭的工程噪音中已顯得微不足道,但是浪頭會越來越大,使得回家的路會有點辛苦,而我們也沒有興致多停留。

13:40三艘小舟匆匆離開桶盤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