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的風,阿美族的土地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太平洋的風,阿美族的土地

2011年02月18日
作者:張鐵志

2010年11月,在台東南島文化節的國際之夜上,擁有台灣最動人聲音的歌手巴奈在舞台上說:

「今天我帶著我的傳統樂器、我的聲音在這裡唱歌給大家聽。台東是我的故鄉,我們這幾年所有的努力都是要給孩子一個更美好的未來。我們要好好守護這塊土地。我們台東蓋了一個美麗灣大飯店,可能會有200個工作機會,但是蓋10個大飯店也不過是2000個工作機會。可是環境的破壞是一去不復返,而且我們台東需要的工作是10萬個。在這裡希望縣長有更好的智慧,帶我們走向更永續的未來。接下來我要唱《太平洋的風》。」

巴奈的肩上綁著一條鮮豔的反核布巾,頭上是一條寫著反對美麗灣的頭巾。

這幾年巴奈和她的伴侶那布一直積極地參與原住民權益運動以及台東在地的環境運動──這兩者是密切相關的。2008年的228這天,各部落舉辦烽火狼煙串聯行動,表示爭取傳統領域主權的決心。行動結束後,那布、巴奈決定要讓音樂成為另一種遍地烽火的狼煙,邀集台東音樂人、長老成立一個音樂組合「Message」來用音樂表達「訊息」。這2年,他們每年228都舉辦狼煙行動音樂會。

雖然《原住民族基本法》已經通過,但相關子法仍然匱乏,使得《基本法》無法產生效果,原住民自治依然是空話。事實上,中華民國政府接收台灣之後,將原住民族人遭到日本殖民政府徵用的傳統領域繼續納為國有財產,此後又不斷侵占原住民的傳統領域。各部落的族人不但申請原住民保留地不成,甚至屢屢遭到拆遷的暴力驅趕。這些既有問題未解決,新的問題又不斷出現:中華民國政府又積極修訂諸如《東部發展條例》、《原住民族地區建設條例》,讓財團為了開發利益更方便破壞環境、掠奪原住民土地。

例如台東的美麗灣大飯店開發案位於台東北邊的杉原海灘,一方面會危及阿美族刺桐部落的傳統領域,另方面也會破壞海灘和珊瑚礁生態。但美麗灣飯店自幾年前就規避環評逕行施工開發,且從未徵詢部落意見,公然違反《原住民基本法》第31條。甚至當法院判定其違法開發必須停工後,台東縣府依然強行核發建築執照,並指責是原住民「長期占用」土地,致使開發案停擺。欺人太甚莫過於此。

不只美麗灣,東部海岸線目前有近20個BOT案正在推動,包括七星潭、磯碕、靜浦觀光旅館、石梯遊憩港,台東─棕櫚海濱、三仙台、綠島朝日溫泉BOT等等。

這個政府的種種作為只證明他們是有系統地讓原住民族群的文化、語言、土地一一消失。難怪巴奈說,「中華民國政府真的很對不起原住民,只是大量消費原住民文化,把原住民樣板化。」

1月28日,來自花東8個部落的阿美族人組成的Pangcah阿美族守護聯盟,聚集凱達格蘭大道,發動「百年土地戰役」,控訴百年來台灣執政者對阿美族土地的蹂躪。他們說,「當這個國家正在準備慶祝歷史的一刻,我們卻在這個土地上流亡。」這是阿美族人的共同命運:不論是祖先開墾的土地被國家宣稱擁有,或是政府的BOT讓財團吞食原住民的土地,或是有在都市工作的族人在都市邊緣河岸邊的聚落遭到拆遷。

所以他們要展開一場新的「還我土地運動」,要求政府盡速完成《原住民族土地及海域法》立法、持續辦理原住民族傳統領域土地調查工作、立即停止開發目前政府各級機關辦理之開發案。

在這個寒冷沉重的晚上,在這個最高政治權力中心前以凱達格蘭為名的大道上(多諷刺的名字啊),巴奈再度唱起這首由胡德夫所寫的經典歌曲《太平洋的風》。

吹散迷漫的帝國霸氣 吹生出壯麗的椰子國度

漂夾著南島的氣息 那是自然 尊貴 而豐盛

吹落斑斑的帝國旗幟 吹生出我們的檳榔樹葉

飄夾著芬芳的玉蘭花香 吹進了我們的村莊

在演唱前,巴奈輕輕地說「太平洋的風,每天都吹在我們的土地上。」

但悲哀的是,這個土地早已不是他們的土地,而且正在不斷持續被掠奪中。

※本文轉載自「中時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