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老先生有個想法:顛覆傳統市場的永續農業 (下) | 環境資訊中心

王老先生有個想法:顛覆傳統市場的永續農業 (下)

2002年12月12日
2002年10月7日伊莉莎白‧沙文報導;徐怡德 譯,李欣哲 審校

結束對農人、農業鼓吹者、環保人士及政策制定者的訪談後,我與同事們得到了一個結論:這個問題的答案,一部份取決於我們社會對效率的定義。那種取決於農人是否可以得到利潤,且能維持其土地的效率定義是很獨特的,只考量一種作物的生產,與勞力、土地、設備等資源的少量投入。在這樣的一個公式下,保持墨西哥灣的健全是不被考量的,這也是為什麼墨西哥灣有個仍在持續擴大的死亡區域。

其實事情並不一定就這樣讓它發展下去。我們目前對效率的定義並不符合自然法則,我們可以重新定位我們的想法,延伸我們可以獲得的東西。我們應當開始對待清潔的水與健康的土地,就像我們對待小麥及大麥一般:它們都是農耕作業下的產物。許多歐洲國家已經做了像這樣的事,他們如同託付農人種植作物的責任一般,也託付保持水源純淨及生物多樣性的責任,並為這樣的責任產品付費。

模糊焦點:以洗碗精和烹調用油噴灑作物。(照片提供:美國農業部)此外,為了擴展我們應得的效益,我們可以將希望農人們儉約使用的名單增長。節約成本及勞力很清楚的是經濟誘因,何不也節約土地、水、及社區生活品質?找出謹慎使用這些資源可獲得的報酬,才能讓我們的市場按照我們的希望去運作。

我們並非缺乏政策工具,經濟學者已經給了許多建議,從使用者付費到污染稅金,種種都是為了鼓勵注重生態的農作方式。但於我們停止在狹隘定義的效率下競爭之前,我們並不會使用這些可能會讓我們達成更寬闊的目標的機制。這就像篩選入學的大一學生時只憑SAT的分數,卻期待學生們在足球及室內樂上也有傑出的表現。

想要完成這些事,不能全靠偶然。如果你要足球或音樂,甚而是健康的水及繁盛的生態系,你必須擬定一些條件找出誰夠資格加入你的系統。如同大學的入學許可標準裡必須納入在音樂或體育技巧上的成績,我們需要建立一些機制,像是稅金或資金貸付上的誘因,確保獲利最多的農人也是那些生產健康農作物、水、土壤及棲地的人。當我們的制度採取廣義的效率定義時,灣區的氧氣濃度將會再次升高,而這次報紙標題會說:「死亡區域正在消失」。

(全文完)

註:伊莉莎白‧沙文是一位母親、生物學家、及系統分析師。她是科柏丘共屋(Cobb Hill Cohousing)的成員,住在維吉尼亞州赫特蘭(Hartland, Vt)的一個有機農場,在由Donella Meadows創立的智庫機構──永續研究院(Sustainability Institute)工作。

全文與圖片詳見: http://www.gristmagazine.com/citizen/citizen100702.asp
版權歸屬Grist Magazine,台灣環境資訊協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