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存僥倖繼續用核電──《我們經不起一次核災》作者序 | 環境資訊中心

別存僥倖繼續用核電──《我們經不起一次核災》作者序

2011年12月14日
作者:劉黎兒

311日本震災、海嘯發生,但更淒慘的是爆發了史上最大規模的福島核災,善後需要百年,至少數十萬人無法重返家園。

我喜愛的福島,及周邊景色,乃至我自己在離福島核一廠80公里的鄉下的家,雖然依然鳥語花香,但全遭輻射汙染,無法住人,甚至無法接近,連250公里外的東京生活也為之變色。核災讓東日本乃至全日本都遭輻射汙染。

輻射能的恐怖在於,它是透明、看不見的,輻射物質毒性數十萬年不滅,造成「福島喪失」,日本政府束手無策,只能挽救其中部分,而且為了繼續維持體制,國家只好違法,讓國民忍受高濃度的輻射汙染基準,日本本身完全走樣,這是因為核災是人類所無法承擔的,核電是人類玩不動的怪獸。

福島人自己給自己加油。福島的二手車外地人不敢買,外表看來沒兩樣,但都有輻射汙染的疑慮(劉黎 兒攝,先覺出版社提供)

但至少福島人真的想逃也還有別處可逃,我自己也曾在東京有輻射塵來襲時,疏散到離東京5百公里的大阪去,因此想到關於核電至少有兩項「世界一」的家鄉台灣,如果台灣發生核災,台灣人無處可逃,讓神經超粗的我,不再自然醒過。

台灣是全球唯一把核電建在30公里圈內有5百萬人口的地方,亦即台灣核一、核二廠是在世界第一高人口密度圈裡的核電廠;台灣數十年來把毒性1億倍的用過燃料棒全擠在簡陋的燃料池裡,亦即台灣有世界第一高密度的燃料池,隨時引發核災也不足為奇。311後,多位日本專家當面警告我「台灣是下一個最可能發生核災的地方」,而後果不僅會是「台北喪失」,更是「台灣喪失」!

從福島核災,我知道,天下沒有僥倖,不能心存僥倖繼續用核電!

所有警告在事前都被說了,所有不幸的預言也都被說中了,但這種慘狀不是預言者所想看到的,日本許多反核專家都悔恨自己力量不足,沒在災前完成廢核,而眼睜睜地目睹這空前大災難發生了。

福島核一廠在核災發生前就是被並列跟已停機的濱岡核電廠一樣危險,如果日本社會能發揮理性、感性與想像力的話,已運轉30年以上的福島第一核電廠的全部6個機組都早該停止運轉了。但是搞核電的人尤其欠缺想像力,令人扼腕;地震、海嘯也早就有人預測到了,但核電當局為了多擠出自己的利益而不予理會,災前災後持續隱瞞。

台灣人常說「天佑台灣」,卻花錢續建不定時炸彈的核四廠,或因為不了解被政府、業者隱蔽的核電真相,而接受用低電費制度強迫推銷的過剩電力,不斷提供藉口給核電利益者,讓隨時可能引發核災的3個老核電廠繼續綁在我們的脖子上,還能祈禱天佑台灣嗎?

村上春樹在核災發生後出面反核,他認為沒有去阻止核電的每個人都是加害者,而在台灣呢?如果發生核災,不僅每個人都是加害者,而且每個人都會是受害者。

台灣比日本或世界任何地方都更應該廢核,而且不是遙遠或沒時間表的非核之路而已,因為我們沒地方可逃,下一個核災不會像車諾比和福島,等我們25年的,因為台灣3個老核電廠是集所有核災因素於一身的,而拼裝貨核四廠只要一灌燃料,不但有幾千億台幣的拆爐負擔等著,危險度更不輸其他核電廠。

我們不要核災,所以我們不要核電,而且電力也是充分的,我們根本不需要核電。核電無法真正減碳,減碳也不能由地震國的台灣搞核電來承擔。不要核電,才不會妨礙、扼殺綠能政策的推展,我們優秀的綠能產業,我們自己才享用得到,不是只為他國代工而已,而能源才不須仰賴進口。

台灣或任何國家其實都沒資格搞核電,是因為根本無法解決劇毒的用過核燃料及其他中低階核廢料的處理,尤其台灣等亞洲國家都是新生地層,整個台灣找不到任何一處可以安放這些危險的輻射垃圾,不僅我們,我們的子孫得一直抱著這些劇毒廢料十萬年,能活得下去嗎?

我至今寫男女兩性關係等文章,都是沒有結論的,因為我想提供各種不同價值,不分黑白,或許享受灰色曖昧,或較輕鬆地思考、體驗各種情境,而有屬於自己的選擇,讓感情優質化。但核電是完全不同的,只要沒有利益關係而稍有理性的人都很容易判斷,核電是不能選,也不必選的,只有這件事是黑白分明,是有明確結論的。我們不要核電,因為我們經不起一次核災!

 

編按:作者劉黎兒,是旅居日本的資深媒體人與知名作家。在許多刊物擔任專欄作家,書寫對於日本都會情愛和生活文化的觀察與解析。

在親身經歷日本311震災後,積極奔走、聯繫日本各地反核團體,促成《核電員工最後遺言:福島事故15年前的災難預告》一書中文版的翻譯出版,並採訪各領域核電廠工作人員,揭開核安的潘朵拉盒子,讓令人感到荒謬至極的核電廠運作實況,揭露在讀者面前。誠心希望她摯愛的兩個地方,台灣與日本,不會再發生可怕的核災。

我們經不起一次核災

──政府不回答,也不希望你知道的52件事

作者:劉黎兒

出版:先覺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1年10月31日

定價:250元

不適用CC授權條款,請勿任意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