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科學工作者的苦口婆心:海嘯一定會再來!(中) | 環境資訊中心

地球科學工作者的苦口婆心:海嘯一定會再來!(中)

2012年03月21日
作者:李昭興(國立臺灣海洋大學應用地球 科學研究所教授 )

2004年12月26日,在印尼北部班達亞齊,一場世界第三大地震規模9.2的超級大地震,同樣引發20公尺以上的大海嘯,席捲印度洋周邊27萬人的性命。它的災害甚至遠渡到非洲東岸。筆者在2011年,到印尼北部的班達亞齊和中部的邊當,所到之處仍然是地震/海嘯餘留下來的傷痕。和智利一樣,這些海邊的都市沒有核能廠,所以沒有核輻射的威脅。筆者相信在10年內一定可以重建。相反的,現代化的日本,卻要挨受核輻射的百年、千年、甚至萬年鈾的半衰期迫害。試問災害程度,那一個嚴重?日本有完整的地震/海嘯警報系統,但一場核輻射災害,使他們的重建遙遙無期。

未來的台灣,如果我們要繼續沉迷於「核能」,我們的惡夢是會和我們相隨的。現代的地球科學工作者(包括筆者),還沒有辦法預測地震。但就算我們能預測,而我們的地體構造就像日本、印尼和智利一樣,它是會產生超大地震的。我們的核能電廠能夠承受這種毀滅性的海嘯嗎?就算沒有地震,科技的先進國,美國發生三浬島核能事件,蘇聯發生車諾比核能事件,至今還沒有辦法恢復。
試問我們的人民對於「台灣電力公司」品牌的「核四拼裝電廠」有信心嗎?

懸掛在紀念公園內的祈福紙鶴,圖片來自維基百科現代人一再重覆的錯誤: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後期,日本廣島和長崎遭受美國的二顆迷你原子彈的攻擊。這是現代人第一次嘗試到核爆和核輻射的災難。日本人民收拾這些災難後,在廣島和平紀念公園內立碑,碑上提文:「請安息吧!我們不會再重覆同樣的錯誤」。但才66年,我們現代人卻一再地重覆同樣的錯誤,而且所犯的錯誤,愈來愈大,影響的範圍也愈來愈廣。1970年代,核武器的競爭,人類在空中、在地下、在珊瑚島上進行大量的核試爆,造成人類和生物的浩劫。這些包括法國在南太平洋島嶼的核試爆。中國當年英勇的核爆解放軍,今天卻在飽受核輻射癌症的痛苦,影響高達20萬人之巨。1979年美國的三浬島,1986年蘇聯的車諾比和2011年日本的福島核災。一個個先進國家,一而再的重覆同樣的錯誤。難道我們也要繼續這種現代人的錯誤嗎?

日本前原力局長(等於我國原能會主委)島村武久先生在退休後,寫書指出:「日本政府的核能政策只不過是在自圓其說,其實根本沒有電力不足的問題。不敢明言拒絕美國的日本一口氣蓋了太多核電廠,搞得自己手上屯積了一堆鈾和鈽,不知該如何是好?」我們核一、核二和核三也累積了1萬5千多束的高階核廢料棒,應該也有不少的鈾和鈽?

2011年福島第四號機組是在停機的狀態下產生核爆的。而我們的核廢料卻又受限於「台美核能合作協議」下,不被准許移動的。試問我們該如何是好?30年前,以「魚罐頭工廠」儲存場為由,製造蘭嶼的低階核廢料儲存場(用過的手套和衣物等),到現在我們都還沒有辦法處理。20年的合約期早就過去,答應搬遷的10年也過去了,蘭嶼達悟原住民的耐心也耐不住了。試問低階的核廢料都沒有辦法處理,為什麼我們還要重覆製造更多的核廢料?沒有辦法處理核廢料,我們就不應該「享受」核電,因為它會禍留子孫。

劉黎兒女士揭穿日本核電的十大謊言:1.低估核電成本。2.高估核電安全。3.謊稱核電廠耐震係數。4.忽略核電廠蓋在斷層帶的危險性。5.鼓吹核電是乾淨能源。6.恐嚇不用核電會造成電力不足/電費漲價。7.謊稱核電是高品質/高科技,核災救助卻很無力。8.欺騙核電有助地方發展。9.欺騙輻射對人體/生物/生態/環境的危害。10.花大筆文宣費塑造核電安全的假象。請問這些謊言用在台灣核電,似乎也很吻合?

台灣會不會發生超大地震?台灣位於世界最大的大陸地殼(歐亞板塊)和最大的海洋地殼(菲律賓海板塊)之間,地震頻繁,造山運動的速率居世界第一。在陸上能把玉山推上3,962公尺,就應該相信海底的推擠同樣地會造成破壞性的海嘯。台灣東北邊有1,800公里長的琉球隱沒帶,日本擔心它的北端,我們擔心它的南端。日本有史以來最大的85公尺海嘯記錄--1771年石垣島大海嘯(保守估計也有35公尺),距離台灣只有200公里而已。如果再次發生海嘯,就像日本311的海嘯,20分鐘之內可以到達台灣。1867年基隆大海嘯的記錄也不是很清楚,但可以確定的,海嘯是一定會再來的。只是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有多大?而如果它來的時候,我們的核電廠還在,而我們的核廢料還未處理,那問題就麻煩了!

本文簡版刊載於自由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