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灣解套環評—「走鐘」的戲中戲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美麗灣解套環評—「走鐘」的戲中戲

2012年06月04日
作者:munch

當官方自己都不清楚,美麗灣再環評的形式,算是「補作環評」,或是「重啟環評」,乾脆就以目的論,稱它為「解套環評」,用一個事後環評,來解決撤銷死當的環評。

六月二日,解套環評展開,台東縣府三天前才公告進行解套環評,規劃三小時環評會議,原本計畫最後做出結論來解套。沒想到事件曝了光,法院撤銷環評半年後,大家還是沒有遺忘,縣府想解套,卻引來更大的民意憤怒。

於是,解套環評無法在小會議室閉門幽暗進行,改到大禮堂見光公開進行,接受社會的檢驗。

中午十二點半,數百人聚集縣府前,在遙遠的台東,匆匆的三天時間,一下子聚集這麼多人,讓人感動。更感動是,一位來自台北林口的同學,只因為去年騎車環台,來看了一下杉原灣,生命從此和這片海有了交集,看它面臨解套環評後的繼續開發,二話不說從北部前來相挺。

社會的輿論沸騰,門外的人群氣憤,讓主持解套環評的主席,台東縣副縣長張基義表示絕無預設立場,秉持公開、民主精神,以優勢警力來維繫解套環評會議的和諧進行。

一開始,環保人士想帶著資料,進去發給參與民眾,提供更多資訊,但是警方視資料如危險物品,二話不說把人抬出去,主席張基義依舊強調解套環評,絕無預設立場,秉持公開、民主方式進行。

會議開始,開發單位美麗灣渡假村進行簡報,一小時的簡報,真的很簡報,針對長達數年的海域生態調查爭議,甚至成為法院判決敗訴扯銷環評的問題,還是很簡報處理,甚至無視學者提出的珊瑚區位。對於全數送出的擴大開發面積,無法再堅持「零排放」污水回收的說法,改口透過「三級薄膜」處理,保證放流水合乎環保規章的海洋放流標準。

最後,說明回饋方式,保證當地村民進入海水浴場免費,用餐、住宿打九折,甚至三分之二員工聘用當地居民,甚至提供教育訓練,離職後也能找到好工作。

開發單位的說明,讓現場環境人士納悶,為何不針對已建建築,遭到撤銷環評後,公司的因應作法,反而是好像回到六年前,重新報告一棟即將興建的建築,甚至已經發生的環境問題,都沒有正面答覆。

開發單位簡報完後,輪到民眾登記發言,會議主席為展現公開、民主的解套環評會議過程,特別放寬發言時間,由原本表訂30分鐘,增長到50分鐘,並且限縮每位發言時間二分鐘,增加更多發言人數。

一開始,多位支持開發民眾,強調經濟發展的重要。一位自稱台東中小企業主的女士,表達蘇花快開發阻斷水脈,環評都能過,為何美麗灣建在沙灘就不能過,此言一出,引來現場驚嘆。另一位自稱台東愛護環境人士,說明杉原灣海域污染,不是從美麗灣開發開始,而是當地居民的生活污水,一些屎和尿就漂在海上,希望美麗灣開發後,一併解決當地污水、污染問題,他的發言讓地方居民深表不滿,要求拿出證據。

其中一位富山村居民,進入美麗灣渡假村工作,登記發言表達公司的愛護環境,以及富有崇高的社會責任。沒想到他的發言,引來另一位居民臨時登記發言,指控發言的員工,當初找他參加抗爭,反對美麗灣興建,沒想到美麗灣找他進入工作,立場即刻改變,留下他繼續抗爭,這番指控讓先前發言者惱羞成怒,二方開始對罵。

刺桐部落林淑玲起身發言,表示從美麗灣開發以來,已經撕裂部落情感,讓很多族人相互仇視。她也指控美麗灣渡假村,從未關心地方部落,甚至拿地方豐年祭來招攬遊客,完全不尊重部落居民。台東大學蔡政良教授,針對支持開發者置疑反對的人,都不是當地居民,特別從人文角度,解釋誰有權說自己是當地人,表示台東是一個移民社會,只要愛台東的都是當地人。

與會環保聯盟成員楊宗緯直指問題核心,質問舉辦環評為何三天前才公布,撤銷環評後為何不先處理違建部分,就想召開再環評來解套,他指著開發現場照片,指控許多污染是「已發生」,現在居然當「未發生」在討論,根本是睜眼說瞎話,大家都在演戲。

面對正反雙方的支持、反對聲浪,主持會議的副縣長張基義強調秉持無預設立場、公開民主方式進行,開始由現場環評委員提問,但是不提問還好,一提問就讓好不容易維持的公開、民主、無預設立場,開始掉漆、走鐘。

解套環評的五四三審查會議中,共有12位委員,五位官方代表,四位出席民間委員,海科大林教授等三位委員並未出席,改以書面提問,其中對污水處理、土壤液化等十餘項問題,要求開發單位進一步說明,甚至指出案件爭議過大,是否以重啟環評方式進行,必須進一步討論。

但是現場多位委員,並未針對疑點提問,反而以「改善」方式,要求開發業者修改設計,讓台下群眾竊竊私語,怎麼都還沒審查,就提供那麼多「改善」意見,彷如已經準備審查過關,只要業者進行改善。

甚至更讓人驚訝,一位官方代表的審查委員,直接勉勵美麗灣開發業者,「立足台東、胸懷亞洲、放眼全球,有這個企圖心才有辦法!並且將網站公開出來,讓關心者上網建議。」讓現場群眾啞口無言,分不清發言是審查委員或公關經理,為何遺忘審查身份,如此親密勉勵業者。

更奇特是台東縣環保局長黃明恩,以副主席身分參與審查,洋洋灑灑指出業者在開發、調查過程的不足,要求業者根據民間學者的意見,共組調查團隊進行調查以召公信。但是環保局長的發言,讓人納悶,以職權身份,有些發現後指出的缺失,早該開罰,調查不足的問題,早該「責成」業者進行,怎麼會在此時以審查委員身份進行「建議」,忘記自己是負責環保業務的官員。

現場委員的發言,讓人吃驚,更擔心主席張基義強調的公開、民主、無預設立場,開始掉漆、走鐘。

在結束時,張基義強調今天不作結論,只是聽取表達,環評會議將會繼續進行,希望環保團體繼續參加環評,提供更多意見,透過溝通方式,找出雙贏的解決之道。此時,才讓人恍然大悟,原來這場解套環評會議,每個人都有編定的角色,重要是大家先進來參加,確立環評會議的效力。

會後,媒體與環境團體上前詢問張基義,環評算「續做」或「補做」?張基義表示和之前環評沒有關係,環境團體續問即然沒有關係,這次環評算什麼名義?張基義支支吾吾不肯回答。此時,媒體發問,遭撤銷環評的違法建築,要如何處理?張基義回答,法院只有撤銷環評,沒有撤銷建造,但是一旁環保團體提醒,撤銷建造是縣府必須依法行政的工作,不是法院代行,政府為何不做?張基義先回答「由建管處認定!」隨後追問為何不認定,張基義又是支支吾吾。

最後,環境團體質問,依開發規模,美麗灣渡假村應送中央環評,張基義回答環保署已經說明交由地方環評,但是環保團體進一步追問,地方只能審查一般旅館,所以美麗灣的開發等級,算一般旅館?張基義又是支支吾吾。

會議結束後,環境團體召開記者會表示,先處理違建,再來談重啟環評,就算重啟環評,也要送中央環保署召開審查。

至此,解套環評會議的包裝性質,開始走鐘,原來它是定位不詳,不連結過去,無法定義渡假村開發等級,只能邀集反對的環境團體,配合要求「改善」的環委,一起進行一場「解套環評」的戲中戲。在抽離現實之下,環評無關沙灘已存在的大旅館,它是一個獨立存在的「解套環評」,再將所得改善結論,回歸到現實中,針對沙灘大旅館及後續開發解套。

這種「先解後套」的戲中戲,很難演,因為要裝作建築不存在,遺忘環評被撤銷,甚至無視已存的污染破壞,然後大家共聚一堂討論一番,得出一個如何「改善」的結論。但是就是有人演不好,太過親密、太快洩底,讓整件環評走鐘、掉漆,顯露讓人擔心的預期結局。

四個小時,一開始的公開、民主、無預設立場,卻是經不起一再討論,因為戲台沒搭好,一上台就搖搖晃晃,讓人看得頭昏腦脹、心驚膽跳,會不會規劃解套,一經公民訴訟,又是撤銷,然後繼續解套,永無寧日。

該是面對現實,先處理撤銷環評的違法建築,再來談重新送案環評的可能。死當又給重考,小朋友都知道,真的不合邏輯!

附件:美麗灣解套環評後,台東副縣長兼環評主席張基義的說法。

本文轉載自漂浪。島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