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o+20期間 巴西美山水壩仍強硬施工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Rio+20期間 巴西美山水壩仍強硬施工

2012年06月21日
本報2012年6月21日巴西里約訊,莫聞報導
Sonia Bone Guajajara, VP of COAIB addressing indigenous marchers  Nearly 1500 people used Rio’s Flamengo Beach as a canvas on June 19, 2012. Their bodies formed the lines of an enormous image promoting the importance of free-running rivers, truly clean energy sources like solar power and including indigenous knowledge as part of the solution to climate issues. The activity was led by Brazil’s many indigenous peoples organized under the umbrella of the Articulation of Brazilian Indigenous Peoples. ©Caroline Bennett
Sonia Bone Guajajara對著抗爭的原住民講話。Caroline Bennett攝,Amazon Watch提供。

而就在上千亞馬遜印地安人聚集里約海灘抗議美山水壩(Belo Monte)之時,他們家鄉的開發工程仍在如火如荼進行,儘管2011年9月,巴西聯邦法院已下令停建美山水壩,但工程從未停止。政府僅發放極少的搬遷費用,便用強硬的施工方式在部落附近施工,要用惡劣的環境來迫使居民搬遷。

已有20多名原住民忍無可忍,破壞設施,佔領工地,他們一面採用激烈的方式抵抗,一面承擔遭政府以違法行為清算的風險。

總部設於美國華府的「看守亞馬遜」(Amazon Watch)機構,長期投入美山水庫案,近日波奔開發地點與里約之間,不只與原住民夥伴密集策畫排字等抗議行動,也趁著Rio+20的「綠色經濟」、「乾淨能源」議題發酵之時,辦理理性溝通的研討會議與場邊會議,希望用實際論述說服各界認清,大型水力發電不符合永續原則,也不符合巴西的綠色未來。

河流  就是生命

該機構專員麥拉‧伊利嘉瑞(Maira Irigaray)為巴西中部人,也是密集參與反水庫行動的一份子,接受記者專訪時,一臉疲憊卻又憂心忡忡。她表示,19日在里約海灘以人體排出「生命之河」(Rivers for Life)字樣,意思是欣古河(Xingu River)是居民真正的生命之所繫,而不只是象徵上的意義而已。

尤其在美山水壩的主工程位於巴西東北方的帕拉州(Pará)阿爾塔米拉(Altamira),欣古河是住民打漁取食、自給自足的來源,也是飲用水源,他們平日也在河裡沐浴…,河流,就是他們的生命。但羅賽芙總統(Dilma Rousseff)無畏輿論壓力,硬要開發,難以阻擋,原住民的處境令人憂心。

在欣古河岸高地卡亞波(Kayapó)聚落生活的Kranh Xikrin還通報看守亞馬遜人員說,已看到駁船駛入河川作業,工程不僅弄髒了河水,也讓河水轉向,族人最近捕魚收成越來越少了。
台灣去年曾有不少人連署聲援巴西反水庫運動,但眼見亞馬遜600平方公里雨林就要淹沒,住民與國際社群奮力抵抗卻撼動不了決策,何以如此。以下為記者專訪內容整理:

問:居民為何要佔領工地?


在永續發展峰會召開期間,原住民齊聚里約的海灘向世人宣告反對水壩建設的意志。莫聞攝。

答:開發公司應該要先蓋好移居的聚落,安置好居民後才開始施工,但他們並沒有這麼做。他們直接就開工,用非常少的錢要求居民離開。自從開工後,河水變髒、每天都有爆破工程、房舍因此震動,這樣是要怎麼生活?他們雖然沒有直接受到暴力脅迫,但受到非常不尊重的對待。

問:是不是所有住民都一致反對水壩開發?

答:有些居民一開始是贊成開發的,他們認為這樣會帶來收入,增加工作機會,促進發展,但一直到現在,他們發現完全不是這麼回事,開發工程讓他們的生活品質非常糟糕,政府以非常惡劣的方式施工,只發放少許費用就要他們搬遷。

現在的情況是,沒有一個人是開心的。

當然,有些住民對抗爭仍有疑慮,他們可能仰賴政府提供工作,或者也會怕開發公司、怕警察、怕政府;當有些人破壞工地、挖洞、立牌、設路障等佔領行動,他們既支持卻又擔心的。

問:法院曾下令停工,為何工程還在進行?

答:巴西本來就還未有真正的民主,總統想要開發就開發。她從未到當地看過,從來沒有問過原住民的意願,沒有見過一名當地住民代表。當地人曾進行聯署請願,要求會面,但從未獲得回應。

問:水壩開發計畫的資金來源是什麼?有國際資金嗎?

答:就我所知,90%的資金是來自巴西政府,這也是抗爭如此艱辛的原因之一。如果有國際資金或跨國投資,那事情會稍微容易一些,但並非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