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10年進口數萬鸚鵡 來源疑違反國際公約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台灣10年進口數萬鸚鵡 來源疑違反國際公約

2012年07月19日
本報2012年7月18日台北訊,特約記者廖靜蕙報導

卡迪娜吸蜜鸚鵡人工繁殖場的情況© TRAFFIC Southeast Asia。國際野生動物貿易監督機構最近發表調查報告指出,索羅門群島出口的鸚鵡等鳥類,多為野生動物,卻虛報來源為人工繁殖,這種漂白過的非法野生鳥類已滲入全球貿易網路,其中有上萬隻透過新加坡,進入台灣。這種野生動物貿易,已違反《華盛頓公約》國際公約規範,值得有關部門重視。

外表鮮艷美麗的鸚鵡,一向為玩家珍藏對象,台灣沒有原生種鸚鵡,鸚鵡幾乎仰賴國外進口,但非法交易的寵物市場幾乎使得鸚鵡野外族群瓦解。

國際間雖有相關的規範,但仍存在漏洞。根據「國際野生物貿易研究委員會」(TRAFFIC)最新調查顯示,數萬隻自索羅門群島出口的野生鳥類以虛報為人工繁殖個體方式漂白、滲入全球野生物貿易,其中上萬隻透過新加坡進入台灣。事實上,10年來從新加坡進口CITES附錄鸚鵡,有近9成的來源國並非新加坡,而是來自其他非洲國家輾轉由新加坡進入台灣。

進口自索羅門群島的褐色吸蜜鸚鵡,多宣稱為人工繁殖個體。© Carrie J. Stengel/TRAFFIC Southeast Asia鸚鵡國際貿易漏洞百出,這使得瀕絕鸚鵡的保育陷入困境。即使索羅門群島相關部門表示,索國並沒有真正的鳥類繁殖設施,2000到2010年間,索羅門群島申報超過54,000隻人工繁殖的鳥類出口,主要為鸚鵡。這些有註冊的鳥類繁殖業者主要是利用其設備暫時存放所捕捉的野生鳥類,作為後續出口之用。

這些鳥類都是華盛頓公約(瀕臨絕種野生動植物國際貿易公約,或稱CITES)所列管的物種,牠們的野生個體貿易受到嚴格限制,而人工繁殖個體的貿易規範則較為寬鬆。TRAFFIC東南亞辦公室副總監Chris Shepherd表示,「人工繁殖」往往是為了規避國際貿易規範的一種欺騙手法。

源自索羅門鳥類  馬來西亞已明令禁止輸入

過去10年來,新加坡及馬來西亞兩國進口鳥類的總數中有93%來自索羅門群島,其中為數頗多又再轉口至台灣。其中,馬來西亞已禁止源自索羅門群島的進口鳥類,TRAFFIC認為新加坡也應比照辦理。

Chris Shepherd認為,新加坡應比照馬來西亞的先進做法,就是禁絕來自所羅門群島以及任何未清楚、合法交代來源証明的地區進口的鳥類。

所羅門群島與其他國家鳥類貿易關係圖©Richard Thomas

TRAFFIC台北辦公室:鸚鵡進口來源令人不安

TRAFFIC台北辦公室資深計畫主任吳郁琪指出,2001-2010年10年間,台灣自索羅門群島進口20,058隻CITES附錄鸚鵡,全都經由新加坡(75.8%)或馬來西亞轉口(24.2%)至台灣。

其中,從新加坡進口103,408隻CITES附錄鸚鵡,高達92,264隻(89.2%)的原始來源國並非新加坡,而是從其他25個國家輾轉進入台灣,其中有15,205隻(16.48%)其實是來自索羅門群島。

從新加坡輾轉進入的鸚鵡,還包括45,455隻(49.25%)來自於8個非洲國家、9,035隻(9.79%)來自於7個南美國家、、2,295隻(2.49%)來自印尼與菲律賓、1,700隻(1.84%)來自於巴基斯坦、18,361隻(19.90%)來自歐洲的荷蘭、比利時與匈牙利、76隻源自於台灣。

吳郁琪表示,這些表面是標示來源為「C」──人工繁殖個體,96.9%(44,061隻)來自非洲經由新加坡轉口進入台灣的鸚鵡,其中74.2%(32,702隻)來自中部非洲野生動物貿易氾濫的國家,如剛果民主共和國、剛果共和國、中非共和國、喀麥隆,以及西非的象牙海岸、賴比瑞亞、幾內亞。這樣的轉口貿易在在令人難安。

吳郁琪表示,類似索羅門群島證實沒有能力進行鸚鵡人工繁殖的國家,馬來西亞已經不准許進口,台灣也應比照馬來西亞,禁止進口任何來源合法性不清楚的鸚鵡,以免成為非法鸚鵡國際貿易的幫兇。

※ 「國際野生物貿易研究委員會」(TRAFFIC)調查報告下載:The export and re-export of CITES-listed birds from Solomon Island

作者

廖靜蕙

環境記者/自由撰稿人,致力於生物多樣性主流化。從事社工10餘年,認知到再弱勢的人都可以為自己發言,決定轉投生態保育,為無法以人類語言發聲的生命與土地寫報導。現居台北市,有貓、有龜,以及一些過客。個人粉專「小麻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