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山倡議案例:花蓮富里豐南村的吉哈拉艾文化景觀(上) | 環境資訊中心

里山倡議案例:花蓮富里豐南村的吉哈拉艾文化景觀(上)

2012年07月26日
作者:李光中(東華大學自然資源與環境學系副教授)

豐南村位於花蓮縣富里鄉最南端,東隔海岸山脈與台東縣成功鎮銜接,西與同鄉的富南村比鄰,南與台東縣池上鄉及東河鄉接壤,北邊為同鄉的永豐村,轄境廣達35.18平方公里,是全鄉面積最大村。登錄地為豐南村鱉溪流域中最北邊之支流石厝溝溪流域,面積約1,040公頃。鄰近地標有海岸山脈最高峰1682m之麻荖漏山(新港山)。

本地阿美族的吉哈拉艾部落自1930年代自台東成功都歷(Torik)社陸續遷入及定居開墾,可謂是豐南村吉哈拉艾文化景觀的文化作用者。過去定居此地主要是為了生活、生計,並沒有刻意以文化景觀概念理解在地內涵。經過2011年7月至2012年1月間,花蓮文化局與東華大學合作舉辦了之四場在地公眾論壇,並促進多次社區內部之部落會議討論,居民認取了文化景觀的概念和價值觀,願意以文化景觀定位吉哈拉艾地區的內涵和願景,並且主動提報該區列為文化景觀。

豐南村中保存最完整之梯田及水圳文化景觀,即吉哈拉艾部落位址,地理上屬於鱉溪支流石厝溝溪流域,集水區面積約1,040公頃。石厝溝溪的中、下游形成持續性有機演化的梯田、水圳和聚落之文化景觀核心區,其中梯田面積約有15公頃,水圳有六條總長約4,100公尺。聚落中與水圳和梯田運作最相關之設籍住戶有23戶和其他地主5位。

2012年3月27日花蓮縣文化資產審議委員會審議通過社區提案,終於在2012年5月2日由花蓮縣政府依文化資產保存法公告「花蓮縣富里鄉豐南村吉哈拉艾文化景觀」登錄為該縣文化景觀。

文化景觀登錄地地理位置圖(詳細位置:http://goo.gl/maps/7dA J)觀(水土保持局花蓮分局提供)
文化景觀登錄地地理位置圖(詳細位置)

一、 核心資源與價值

(一)表現人類與自然互動的正面意義

花蓮縣富里鄉豐南村吉哈拉艾(石厝溝)分布之水稻梯田、水圳和聚落等地景,位於鱉溪流域之支流石厝溝溪下游丘陵坡地和沖積平原上,為本阿美族吉哈拉艾部落居民近百年內陸續開墾、持續利用和維護而成。石厝溝溪中游丘陵地為次生林,多栽植菓樹和竹林,上游之山地森林區則大體保存自然完整性。就整體地景呈現而言,自石厝溝溪集水區上游之自然森林過渡到中下游人為利用與維護之次生林和水稻梯田,層次分明,呈現人地和諧互動之景觀,亦與大自然山林溪流和平共處,透露永續土地利用之契機。登錄地符合文資法文化景觀的農林漁牧景觀類別,並可對應於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文化景觀型態之「持續性有機演化景觀」。以世界遺產文化景觀而言,此類型景觀佔有一半以上數量,未來國際相關範例還會持續增加,在國內未來亦有增加之趨勢,本登錄地有潛力作為國內文化景觀之指標性範例之一。

(二)具代表性與紀念性之歷史和文化價值

鱉溪穿越本文化景觀登錄地「小天祥」峽谷堅硬岩壁之石門圳,該圳闢建於1926-28年,為民間原漢合作開墾範例,持續溉灌今豐南村吉拉米代約20公頃水田,造福鄉里,深具在地經濟價值。此外,石門圳闢建之設計和申請過程等史料具見於日治時期歷史文件—《莊陳仁外十二名埤圳新設認可ノ件》,更確立了該水圳的歷史真實性。其它位置較上游的五條水圳則由本吉哈拉艾部落居民隨移居拓殖過程中,利用農閒陸續自力開鑿而成,數處水圳行經陡坡和斷崖,現場仍可想見當時工程艱鉅之情貌。以上皆反映台灣後山早期水圳和水田開發的模式及特色,具有歷史與文化之代表性和紀念性。

1928年開闢的石門圳文化景觀

1928年開闢的石門圳文化景觀

(三)具自然保育價值

文化地景主要是受文化影響的產物,也常富涵生物多樣性和其它自然價值。許多有人類居住和利用的文化地景對自然保育也很重要,因為其中珍貴的棲地和稀有野生物的保育都有賴於傳統土地利用方式的持續。有些文化地景反映著永續土地利用的特殊技術,或是隱含了對自然的某種特殊的精神關係。因此,保護豐南村吉哈拉艾這類文化地景以及其中的生活方式,使其能夠與自然系統平衡發展,對生物與文化多樣性的維護是非常重要的。此外,透過辨識文化地景,給予我們機會去認識那些看似平凡實則超凡的地方,文化地景具有紀念這些默默無名的勞動者之社會意義。

(四)具時代和社會意義

文化景觀是國內外文化資產保存和維護的新項目和新趨勢,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於1992年將文化景觀正式納入世界遺產公約的保存項目,指出文化景觀恰當地呈現「自然與人類的組合作品」。國內則自2005和2006年分別修訂文化資產保存法及其施行細則,首次將文化景觀納入文化資產的保存項目。本文化景觀登錄地的保存維護目標著眼於人與環境的共同福祉,可說兼具時代需求和社會發展意義。

然而,由於文化景觀多位於居民生活之場域,文化景觀之調查規劃與保存維護過程勢必與在地居民之生產活動、生活習俗、自然資源之利用和保護等息息相關,可能互相衝突,也可能相輔相成,關鍵在於社區居民等權益關係人的共同參與,因此範例的建構具有指標意義。豐南村吉哈拉艾水稻梯田與水圳文化景觀之登錄準備過程採參與式的調查和規劃方法,納入了在地知識,促進了相關主管機關與部落居民之雙向溝通,也激發本部落自主成立文化景觀管理委員會,訂定文化景觀維護之部落公約。使該區文化景觀之規劃過程以及未來的經營過程,有潛力成為國內文化景觀保存工作之良好範例,提供國內其它文化景觀地保存維護各階段工作之參考。

(五)具罕見性

花蓮縣富里鄉豐南村吉哈拉艾(石厝溝)文化景觀之登錄範圍為石厝溝溪完整流域,具有生態與地景的完整性。區內分布自然山林、溪流、次生林、菓園、水稻梯田、水圳、池塘、聚落等多元地景相嵌斑塊,充分呈現由常民生活和文化與山林土地互動所產生之完整「社會-生態-生產地景」。國內現有34處文化景觀中,本區可能是唯一完整納入聚落社會、產業經濟和週邊生態環境背景之持續性文化地景範例。

豐南村吉哈拉艾梯田文化景觀(水土保持局花蓮分局提供)
豐南村吉哈拉艾梯田文化景觀(水土保持局花蓮分局提供)

東部水稻梯田多分布於溪流沖積平原或河階平原上,本區近20公頃之水稻梯田則分布於丘陵坡地,順勢排列而下,具景觀之罕見性。此外,部分早期位於溪岸坡地開墾之田地荒置20、30餘年,耕種功能暫停,但小面積梯田及田埂邊坡砌石結構仍維持完整,田間亦多處保留原邊坡上的大塊石(隨溪流沖滾而下的都巒山層火山角礫岩),凡此恰可見證早期順應溪岸邊坡開闢梯田的景況。此類順應原始大自然地勢所開闢之小塊不規則梯田因後來機械化剷平合併而消失殆盡,而本文化景觀登錄地尚有數處保存,為東部山區早期水稻梯田之「化石文化景觀(fossil cultural landscape)」範例,亦具罕見性。

本文化景觀之地名「吉哈拉艾」具有族群文化和自然保育意義:「哈拉」為保育類野生動物「台東間爬岩鰍」之阿美語,為早期本區阿美族部落先民由台東都歷海岸遷徙至本地後,以所發現之特有種溪流魚類而命名地名。據目前瞭解,花東縱谷阿美族雖然慣以生物命名地方,但多以植物命名,動物命名則罕見,而動物中以魚類命名地方者,本區可能是唯一案例,頗具罕見性,可能與部落由海邊遷徙而來之背景有關。

繼續閱讀下集;同步刊登於生態與工程入口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