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跟爸媽聊天,唱到反核與土地關懷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從跟爸媽聊天,唱到反核與土地關懷

2012年08月17日
作者:Homming(風和日麗特派記者)

我們常常將海洋、大地、天空借代比喻為萬物生長的根源,如父如母,卻甚少回頭想想,我們為這廣袤的父母做過些什麼?那布說:「土地給予我們作物,讓我們生長,它們只是做,卻不會說話。」今天,從跟生養我們的父母開始聊聊天出發,更進一步拓展到跟這片土地海洋說說話。你聽,風聲、潮汐、樹影搖曳,這是母親的笑聲;你看,土崩、落石、海水倒灌,那是父親的憤怒。「風和日麗連連看」在這個夏季午後,用音樂表達我們對爸媽複雜而又濃郁的感受。

 

我常常在想,到底是怎樣的親情因緣交錯,才能讓吳晟老師30多年前的詩作,經由做兒子的吳志寧譜曲演唱,再次傳頌在新一代的人們耳中。吳志寧以改編自吳晟老師詩作的〈只能為你寫一首詩〉開場,直接帶出了今天連連看主題〈你有多久沒有好好和爸媽聊聊天?〉吳晟老師也在第二首歌〈負荷〉之後登場,開始了一長串宛如小學校長般的演說,大概是場面太過熱烈捧場,吳老師很有失控的味道,不斷分享關於每首詩作的故事,以及和吳志寧之間從小到大的互動,並在做兒子的吳志寧伴奏下,朗誦了〈階〉、〈我不和你談論〉、以及〈制止他們〉,最後在〈全心全意愛你〉時,和吳志寧以及特別來賓陳昇一起合唱。

陳昇和吳志寧、吳老師都是彰化溪州人,總是失控的陳昇大哥在台上看到吳老師也是難得的收斂,直到吳老師下台了才又本性發作。從「反國光石化」開始與吳志寧結緣的陳昇,這次以特別來賓身分登場,唱了〈然而〉、〈風箏〉以及〈鼓聲若響〉。陳昇說:「他們總是恐嚇我們,說如果不蓋石化廠、不蓋核電廠,台灣就會經濟大蕭條,所以我每天都在等經濟蕭條。」並改編了〈鼓聲若響〉為〈應該是柴油的〉,諷刺政府無視核電的高危險性。

中場之後,走上舞台的是巴奈.庫穗,「記得在藍色的海裡,我是不吭聲說話的孩子。」一首〈海歸〉將Legacy帶到島嶼東方的海岸線,全場跟著巴奈一起「嘩啦啦啦、嘩啦啦啦」。那布一起上台之後,說了一些話,關於核電、關於東海岸開發,他說:「如今族人愈來愈不能放開心胸擁抱來自外地的人了,因為我們不知道他們想要對這裡做什麼。」〈也許有一天〉既溫柔又哀傷,那布的驕傲呼喊交錯出中間的心思百轉,想要回家,但那個家已經愈來愈不一樣。接著巴奈以為人母的心情,用〈沒關係〉訴說著長輩的責任,我們到底要留下些什麼給下一輩呢?

 

巴奈獨唱的最後一首,選唱了吳志寧的〈棉花糖〉,Bass林羿妏以及鼓手楊瑋、吉他吳志寧也逐一走上台,開始跟巴奈「連連看」。延續環境的議題,吳志寧首先和巴奈一起唱他以前為反核四寫的〈貢寮,你好嗎?〉,並搭配崔愫欣導演的同名紀錄片《貢寮,你好嗎?》部分影像。巴奈接續帶來他在《泥娃娃》專輯中的兩首歌曲-〈不要不要討好〉以及相當經典的〈流浪記〉,最精采的要屬吳志寧仿效原住民特有的虛詞吟唱,真誠自然而帶有力量,連巴奈也忍不住鼓掌叫好。

演出最後是家族大合唱時間。巴奈的女兒以及來自法國的兩個親戚小女孩兒,在全場一起打拍子鼓勵下,靦腆而純真地唱〈愛!愛!愛!〉,法國小女孩也許不太清楚歌詞的意思,但他們單純無暇的聲音,最好地詮釋了歌曲的精神。吳志寧則請出了在他6歲時教他彈吉他的啟蒙恩師,他的媽媽-莊芳華女士,一起唱了〈山腰上的家〉,也一圓吳媽媽年輕時的音樂夢。最後的最後,唱不過癮的吳媽媽也和巴奈、志寧一起唱了安可曲〈美麗島〉,用歌聲讚頌著我們全心全意愛著的這塊土地母親,能夠永遠美麗、平安。  

子女和父母之間的關係,總是緊張與和諧並存的矛盾狀態,彼此間的期望落差往往成了無法跨越的鴻溝,巴奈笑說:「我也覺得我媽很煩,就好像我女兒現在很討厭我一樣。」但血濃於水的那股羈絆卻紮實而溫厚的包覆著彼此。同樣地,土地與人之關係也是,土地、海洋也會老、也會倦,將精華賦予我們同時自己慢慢消逝,如今,作為孩子的我們是時候該好好孝敬我們的父親、母親了。你有多久沒有和爸媽聊聊天了呢?你有多久沒有和身邊的環境聊聊天了呢?有母斯有我、有土斯有人,孝順父母、並珍愛自然。

 

本文轉載自風和日麗連連看官網

更多的場次、演出陣容與購票資訊請見:http://www.agoodday.com/llk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