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合歡入侵鰲鼓 志工揮汗除不盡 | 環境資訊中心

銀合歡入侵鰲鼓 志工揮汗除不盡

2012年11月13日
本報2012年11月13日嘉義訊,特約記者廖靜蕙報導

志工移除銀合歡。隨著氣溫逐漸下降,嘉義縣東石鄉的鰲鼓溼地良好的溼地生態,吸引全世界240多種候鳥到此過境,賞鳥人潮也隨之絡繹不斷。不過堤防上的銀合歡純林,不斷蔓延,可能影響溼地生態,降低生物多樣性。

上周末(10日)鰲鼓溼地西邊防汛道路旁的堤防上即集合了一批來自台北的志工,會同當地社區社工犧牲假日投入勞動服務,努力清除堤防上的銀合歡。盡管11月的陽光仍然主宰著大地,每人揮汗如雨,卻仍充滿笑語,他們把平常在企業上班講求的效率,充分發揮在移除外來種上,短短一個小時的時間,已經堆滿好幾堆銀合歡枝幹。

11月嘉義海邊的陽光不容低估,來自台北的志工穿著長袖T恤都已汗溼。

堤防一邊的溼地風光。 另一邊是海岸風光。

堤防的兩畔各領風騷,一邊是溼地生態,紅樹林、溼地與鳥,目視即可見;另一邊是北港溪入海口,沙地、蚵架、鰻網、漁船、海天,自成一格。林務局嘉義林管處號召20名生態志工與在地居民,以工作假期形式,鋸除鰲鼓西堤上的銀合歡,同時也體驗自然風情及在地人情。

移除不久的銀合歡樹幹(右)又長出萌蘗。野FUN生態實業公司負責人賴鵬智表示,西堤上已呈現長約300公尺、寬約4公尺的銀合歡純林,若任期繁衍,入侵到草澤及看天雨時旱時潮的淺灘地,都將改變鰲鼓溼地自然景觀。銀合歡耐旱、耐貧瘠,葉分泌含羞草素抑制其他植物生長,繁殖快、排他性極強又無天敵,很容易形成單一純林,因而降低所生長環境的生物多樣性。

賴鵬智指出,海堤上原應雜草、灌木、雜林演替生長,交錯成一個堅固的保安生態系,但現在放眼看去,只有銀合歡以及馬纓丹這類強勢外來種。鋸除只能延緩成長速度,讓其他植栽有機會競爭,卻無法根除。他找到一個之前鋸除的樹頭,旁邊萌蘗出新樹枝,速度非常快。根除需要使用機具,不過因此地位於堤防上,擔心機具會破壞堤防,只能以手工方式,盡量貼近根部移除。

服務於台灣大哥大的蔡先生,平常是程式設計師,自從一個月前,公司和荒野保育協會、千里步道(籌備中心)合作手作步道工作假期,他就愛上工作假期,平常坐慣辦公室,正好透過當志工的機會,認識台灣的不同面貌。

自從有了第一次經驗,他訂閱了荒野和千里步道的電子報,之後陸續參加金山手作步道、永和社區食物森林整地幾次的行程,未來還有雙連埤生態教室維護。這次活動也是透過千里步道的宣傳。

雖然工作假期的選擇很多樣,不過蔡先生優先考慮的是能遠離都市、能勞力以及價格合理的活動。至於要多少錢才合理,他認為必須視行程評估。

另一邊幾位在地的志工,都是鰲鼓社區解說導覽課的「同學」,負責將枝幹上的豆莢小心翼翼的清除下來,放進垃圾袋。銀合歡的繁衍能力強,一有機會就會生長,因此必須避免豆莢裡的種子繁殖的機會。

這幾位志工分別來自當地農民、縣政府及鄉公所員工,上課是他們自我充實的機會,上了課才知道自己的社區有這麼多有趣、重要的歷史文化。他們說,以前看到堤防上整片樹,沒感覺有特別之處,上了課之後才知道它對生態的影響。現在,他們都能感受生態保育的必要性,而且就從自己所在的社區做起。

作者

廖靜蕙

環境記者/自由撰稿人,致力於生物多樣性主流化。從事社工10餘年,認知到再弱勢的人都可以為自己發言,決定轉投生態保育,為無法以人類語言發聲的生命與土地寫報導。現居台北市,有貓、有龜,以及一些過客。個人粉專「小麻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