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年冬泛用 讓黑鳶死好幾次都不夠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好年冬泛用 讓黑鳶死好幾次都不夠

2012年12月20日
本報2012年12月20日台北訊,特約記者廖靜蕙報導

猛禽誤食吃了老鼠藥的鳥造成間接死亡,時有所聞,農委會疾管局也認同田間施用老鼠藥應避開猛禽棲息地,但農藥對猛禽的影響卻未進一步探討。最近研究人員對兩隻死亡的黑鳶進行完整的病理檢驗,發現體內好年冬含量,高達已知的大型猛禽致死量數倍,除了解開長久以來黑鳶族群數無法成長的部分謎團,也顯示農藥對猛禽的殺傷力不容忽視。

10月底民眾拾獲的黑鳶,肝臟測出致死加扶保劑量。(圖片來源:洪孝宇)

一般人習稱老鷹的黑鳶,是屏東縣重要的生態資源,10月底,在屏東縣竹田及潮州民眾分別撿到死亡的黑鳶,送到縣政府,其中一隻是屏科大野生動物保育研究所教授孫元勳研究團隊今年在瑪家繫放(裝上翼標再放回)的幼鳥,因時間距離太近,而引起孫元勳的注意,決定進行199項農藥、9項消炎藥及8項重金屬的毒物檢驗,11月13日分析出爐,其中一項成分超標,就是農民常用的習稱「好年冬」的加保扶。

孫元勳說,之前也曾有屏科大副教授黃美秀(黑熊媽媽)在校園撿獲虛弱的黑鳶,當時只做簡單的體檢,初步檢驗出原因出在肝。

這兩隻死亡的黑鳶,早期是農村常見到的老鷹,孫元勳說,黑鳶同禿鷹是腐食鳥類,只吃死掉的小動物。兩隻死亡的黑鳶,胃裡都有死鳥,從肝臟檢測到加保扶的數值為2.49 ppm、1.29ppm;美國研究指出,大型猛禽只要吃了攝取0.6 ppm加保扶的死動物,就會中毒死亡,這兩隻黑鳶經過吸收代謝之後仍殘留2、3倍以上的致死量,實際攝食劑量更不只如此。

為此,孫元勳詢問了當地認識的農友,好年冬農業上常用來殺蟲,這個季節正是秋冬裡作蔬菜,農民習將顆粒狀的好年冬直接灑在地面上,殺死土壤裡的蟲,包括蚯蚓,之後會翻耕,於是這些蚯蚓或蟲便翻上來。

孫元勳推測,這些死鳥可能是誤將顆粒狀的好年冬當種子或果實直接吃掉,也可能是吃了含有毒素的蚯蚓或蟲。

台灣有500多種農藥,85%及75%的加保扶粉劑是禁藥,也列為高劇毒農藥;但3%的顆粒卻未禁用,每年用量上千噸,占所有農藥的12%。孫元勳說,神經性劇毒的加保扶,作用如沙林毒氣,鳥類中毒後會出現肌肉抽筋無力、流口水、流眼淚以及呼吸急促之症狀。美、加、歐盟早已禁用,過去幾年來也毒死當地幾百萬隻野鳥,台灣卻仍在使用。

黑鳶,曾建偉攝

過去幾年,孫元勳研究團隊曾與屏東縣政府合作推動三地門達來部落的生態產業,當地約上百隻黑鳶族群,最具特色;但研究人員始終找不到黑鳶族群回復速度緩慢的原因,之前都懷疑野外食物遭到汞或其他元素污染。研究人員也曾進行汞污染研究,針對黑鳶羽毛量測,並假設餵食人工乾淨的食物應可增加族群數。為此,民間業者也提供冰箱作為食物儲藏用,但因餵食需經中央主管機關同意,也尚未有證據證明野外食物遭污染,而使得研究處於停頓狀態。

這項發現似乎讓長久以來,黑鳶族群數無法成長的謎題解開大部分謎團,「秋冬的農田對黑鳶是危險,」孫元勳說,之前推測是食物遭到汞或其他物質污染,現在則了解農藥對黑鳶的影響。至於多少族群數死於農藥,或其他農藥會不會影響黑鳶,則須進一步調查了解。

作者

廖靜蕙

環境記者/自由撰稿人,致力於生物多樣性主流化。從事社工10餘年,認知到再弱勢的人都可以為自己發言,決定轉投生態保育,為無法以人類語言發聲的生命與土地寫報導。現居台北市,有貓、有龜,以及一些過客。個人粉專「小麻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