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壩建設加劇緬甸民族衝突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大壩建設加劇緬甸民族衝突

2013年04月04日
作者:孟方樺、閆珂;翻譯:奇芳

在中國政府取消對怒江(薩爾溫江上游)的大壩禁令的一個月後,緬甸政府也確認將批准薩爾溫江下游中國承建的水電工程。

在3月中旬的國際河流活動日中,一名牧師在薩爾溫江(即怒江東南亞段)邊祈禱。 圖片來源:kesan.asia

2月下旬,緬甸電力部副部長報知國會「薩爾溫江將修建六座大壩用於發電」,即滾弄、塔山、哈吉、瑙帕、孟東、育瓦迪六處。儘管緬甸政府尚未公佈承建企業的名稱,但毫無疑問肯定是中國大壩建設巨頭中間的一個,如中國水利水電建設股份有限公司中國長江三峽集團公司中國南方電網等。

2010年,緬甸政府簽署了關於這些水電專案的諒解備忘錄,為中泰緬的聯合開發企業鋪路。根據備忘錄內容,大多數電站將由泰國或中國承建。

然而,密松大壩(由中國投資在伊洛瓦底江上建設的水電站,2011突然被暫停建設)的先例,凸顯了中國海外大壩開發企業在薩爾溫江系列工程上面臨的巨大挑戰和國際責任。

據中國《環球時報》報導,中國駐緬甸使館指出,自從密松大壩被暫停後,「中國在緬投資進入最艱難時期」。一些專案陷入爭議,而且此後再也沒有新的中國投資。

作為回應,承建密松大壩的中國電力投資集團公司(中電投)投入了大量資源,爭取改變緬方對密松大壩的看法,包括請緬甸媒體到中國、增加公司管理層與媒體的溝通,以及向當地社區做宣傳等等。

從密松大壩事件中吸取教訓的似乎並不只有中電投。今年早些時候,中國水利水電建設股份有限公司(中國水電)在世界各地匆忙建立起超過20個新地區分支機搆,致力於就企業品牌和項目進行更有效的溝通。但是,迄今國際河流還沒有看到中國大壩建設企業真正改變在其海外專案中的工作方式。

當地人對中國大壩說「不」

圍繞中國在緬甸大壩建設中的角色,形勢依然高度緊張,主要是因為誰將從中受益的問題。如今緬甸能源短缺仍是家常便飯,全國還有約1/3的人生活在貧困線以下。這種情況下還要為鄰國開發自然資源,自然招致眾多批評。

國際地球權益組織2008年的一份報告指出,至少有69家中國的跨國企業參與到90個緬甸開發專案中,涉及水電、石油和天然氣、採礦、玉石及其他自然資源領域。有人擔心,從薩爾溫江大壩專案中受益的緬方人士只有政府高層,因為這些項目都是前軍政府發起的,不太可能給緬甸民眾帶來所需的經濟繁榮。

此外,據緬甸草根團體「薩爾溫觀察」最近一份簡報上的說法,該地區的大壩建設讓正在進行的少數民族地區衝突火上澆油。這裡除了是世界上最豐富的生態熱點地區之一,還生活著怒、傈僳、撣、克倫、勃奧、克倫尼、孟等13個原住民族。緬政府軍與撣邦和克倫邦民族地方武裝(民地武),以及與靠近中緬邊境的果敢邦華人的衝突,均已持續20年以上。

當地人和緬甸國內流離失所者們擔心,大壩建設會導致這裡的軍事化、侵犯人權、環境破壞和生計喪失等情況加劇。

三月中旬,約2000名克倫人在薩爾溫江上舉行集會,慶祝國際河流行動日。克倫環境社會行動網路(KESAN)主管保盛瓦說:「如果沒有在自由、預先商議和資訊暢通的前提下得到受影響社區的同意,當地人不希望在薩爾溫江上修建任何大壩。政府和克倫民族聯盟都必須擴大決策過程的參與範圍,這樣才能使其變得透明、包容和民主。」

儘管緬甸政府已經與民地武多次達成停火協議,但並沒有得到落實,當地局勢依然緊張。很顯然,如果沒有與當地人進行充分的協商並取得其同意,如今任何推進這些大壩專案的行動只會帶來將雙方都拖回戰火和衝突的危險。

壩址周邊軍事化增強

圍繞大壩項目發生的衝突並不是緬甸獨有的。關於水源和大壩的衝突可能和大壩建設本身一樣歷史悠久,著名的例子就有美國的科羅拉多河,以及敘利亞和伊拉克之間的幼發拉底河。儘管大壩並不都是衝突的根源,但它們卻一定能讓現有緊張形勢火上澆油。

在薩爾溫江流域,為了保護中國工程人員,大壩專案導致了當地軍事化的加劇。2010年,一位中國工程師被克倫尼遊擊隊伏擊殺害,為了保護中國和緬甸勘探隊的安全,2011年,育瓦迪大壩周邊地區重新軍事化。如今,特別安全部隊仍然禁止當地環境團體進入壩址收集該地區的資訊。

2012年1月政府軍與克倫民族聯軍已經達成了停火協議,緬方也部署了部隊為哈吉大壩項目的中方建設企業提供額外的安全保障。這使得許多克倫族領導人質疑政府究竟是看重和平還是更看重自然資源開發。根據當地人的觀察,哈吉大壩周邊駐紮著至少八個營的兵力來保護壩址。保盛瓦說:「如今私人投資者正在讓克倫人長久和平的希望化為泡影。」

儘管中國建設的大壩並非薩爾溫江沿岸民族衝突的原因,但卻是一個談判要點。克倫尼民族進步黨明確呼籲提高計畫中的育瓦迪大壩的透明度和公開度。

中泰緬的大壩建設方究竟是會對不斷變化的政治形勢做出回應、公開與關鍵利益相關者進行接觸,還是繼續在軍隊的保護下工作,尚有待觀察。如果大壩建設方不打算冒著讓薩爾溫江流域緊張局勢不斷增加的風險,就必須改變經營方式。這需要與當地人進行協商,並征得他們對大型開發專案的同意。

實際上,中國大壩建設企業之一的中國水電已經參照國際標準,在自己的政策框架中建立了一個標準,以徵求當地人在自由、預先商議和資訊暢通的前提下對專案的同意。不過,這一標準仍然有待落實。

如果大壩建設方沒有獲得許可,而是不顧當地形勢和當地人的意願,一味推進項目,結果可能就是將該地區拖回數十年之久的衝突陰影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