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歸海岸線:海神庇佑下的海洋生態與文化(下)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回歸海岸線:海神庇佑下的海洋生態與文化(下)

Oliver Maurice 2010年來台演說稿,主題「 The coast ecosystem and culture under the guard of Neptune」

2013年04月16日
作者:Oliver Maurice;譯者:范鑫榆、蔡錫昌;整理:台灣環境資訊協會

管理和詮釋考古的特殊地點

綿延700多公里的海岸線在國民信託的照顧管理下,超過500件的考古遺址和歷史建築。但是未來100年可能會受到侵蝕和洪水威脅的風險,不論是有期或是無期的保留這些土地都是不明智的決定。而這些風險也受到「艱鉅工程」的干預,例如海堤建置,可能導致海灘受到侵蝕,因此,雖然環境工程是相當昂貴,但這是短期的選擇,而較長期的永續性也是需考慮在內的。

國民信託一直在評估和損失率,且一直與遺產機構、地方當局和當地社區保持合作,在遺跡永遠消失前進行重要的紀錄。

柏令海峽展示點,告訴人們海崖/海裡發現過什麼化石、有什麼遺跡

在1999年發現一套保存完整的鹿角與成熟的赤鹿遺骸,遺骸的發現意味著更新同期生物的生存時代,利用放射探測定法(Radio Carbon dating)可得知該地區的地層年代,應該是從新石器時期至2910BC和3130BC。然而侵蝕也表示會將這些珍寶一併帶走,故我們仔細記錄每一個發現,使用非常詳細的照片、尺寸、草圖、特徵,拼湊所有可的元素的提供今後的研究。沿海各地,國民信託的團隊中的考古學家和有知識的志願者建立一個知識庫,且不斷的更新所發現研究,在侵蝕的壓力下使我們整合出更完整的演變。

開放並擴大公共訪問和參觀

國民信託一直認為獲得土地保護為首要目的,而過去收購的土地,也代表以前不存在的路徑或道路的地方將會開放。

根據國民信託的經驗,經由海神計畫所收購和管理的沿海岸是無價的,我們已經能夠提供實際的經驗,在確保重要的野生動物和歷史遺骸不被破損,長期考慮到未來海平面上升、風浪可能造成的路徑變化,了解海岸侵蝕的速度,研擬出一個因應環境而變動的新路權。

進入海岸並不只是允許能夠遊歷於該地區,在更多的情況下,這是指能夠親身體驗海岸與沙丘。過去,老年人或傷殘人士受限於車輛,近幾年的國民信託已著手努力改善路線,創造適合身障人士或不便於行的民眾使用,讓更多的人不因身體限制而可以親近海岸。

海岸資源兼具生態、經濟、國土保安、觀光遊憩、環境教育、學術研究等功能,維持自然海 岸線也維護海岸資源的生產力(圖片為柏令海峽)。

結合當地社區的心聲與經濟平衡

國民信託沿海物業參觀每年達2.7億人次。當地社區的願望是希望在地充滿活力,讓工作與假期平衡,並為後代子孫讓海岸線不被破壞。這種經濟和感情連結的十字路口,需要國民信託注意這些敏感的觀點,並需要具有領導地位,得以進行海岸線的管理。

信託業務範圍廣泛,我們的目標是幫助居民融入議題,我們與他們成為鄰居,探討問題,而不是簡單地告訴人們應該做的。而我們也需要與居民學習,才能貼近當地社會文化。初期可能是困難和費時,但如果我們建立起良好的關係,向社會各界展示居民擁有有影響力,且能夠影響到他們的地區,完成這一點是絕對具有意義的。

重要的是,在決定對海岸管理的部分,當地社區是決策過程中非常重要的角色,我們必須深入討論信託的執行選項、審查證據,並找出解決辦法 ,協助當地社區了解海岸變化和適應海岸。

下一步!

2005年,國民信託公佈了突破性的文件「移景灣畔」(Shifting Shores),督促政府和地方當局開始制定與計劃氣候變化的影響和未來的海平面上升的問題,並提出相關策略予當地社區、企業和生態系統因應方案。

借鑒其經驗,作為英國的海岸線管理與擁有者,強調地方社區面臨的問題,與長遠規劃的重要性。希望政府當局不要僅顧5年、10年的利益,還須放遠至未來 50、100年。但海岸侵蝕是最不可預測的一部分,但我們知道這將意味著財產所有權、生態棲地和企業的損失,然而,正確的策略可使我們能夠適應這樣的變化,且依據成本效益分析擬定替代方案。引述Stern的經濟觀點「若無提高且健全的調適策略,日後的成本將急劇上升。」

移景灣畔,即是根據2004年沿海風險評估,英國國民信託委託調查,以找出所有下一世紀可能遇到的問題。

第一階段為研究信託財產未來100年內,可能受侵蝕與洪患影響的時間表。國民信託擁有的海岸線可能會因侵蝕而失去土地,我們稱之為沿海危險區(Coastal Risk Zone)。

第二階段為看管受侵蝕的威脅的沿海危險區。據預測,約500處的古蹟、建築物及歷史建築,包括18個一級建築和9座歷史的公園和花園受到威脅。

第三階段的風險評估項目是沿海的發展適應策略,主要是在提供彈性的解決方案。最初確定的60個信託熱點位置,正大大影響了沿岸的變化。也是從這些地方,開始發展沿海適應策略。

20世紀依靠環境工程解決環境的辦法,越來越感到是錯誤的處理方法,這不僅是因為由於海平面上升的成本增加,也是因為此類建設的爭議越來越大。規模較小的農村社區無法與較大的城鎮和城市抗衡,當談到海防金額分配時,整體的結果總是大城市較為優勢。

以英國國民信託的經驗,以自然永續的觀點應對沿海的變化才是長久之計,如South Milton Sand意味廢除海防建設,讓海岸自行進行調整 ,讓沙丘找到自己的自然位置。而信託不能單獨在這工作項目中,因為這直接影響社區,為了挑戰我們面臨的問題,我們必須對地主、居民和社區的建立信心,並最終贏得他們的支持。建立共識需要投入時間和精力,但關鍵的是要找到永續的解決方案。

有必要更廣泛地了解沿海地區之間的差異性,無論是未受破壞的自然景點,如海洋保護區,還是迷人的人造的歷史遺產。重要的是,必須在經濟需求與環境保護中取得平衡,並規劃在未來海岸可以達到這個目標。我們打算購買受損的海岸,並恢復它,以及近岸的海洋環境,如島嶼,河口和潮汐海岸地區,讓它具有明確的保護或公眾利益。

在沿海,英國國家信託面臨每日、每月、每年的挑戰,宏偉壯麗的景觀往往是脆弱的環境,也是最需要我們的協助。(全文完)

不要告別東海岸徒步行腳,4/4從杉原出發,一步步感受海岸線的開發壓力整理後記:以海島國家的海岸線保護來說,海神計畫長久以來的經驗累積,值得我們所借鏡。在不同海岸地段,不只保護自然環境,或關注美景而拆掉不當建物改善景觀外,更多的保留文化的工作也持續進行;同時考量氣候變遷對於自然海岸影響。但這過程也沒有忽略在地的經濟層面,結合當地社區保存心聲與經濟平衡下,開放並擴大公共訪問和參觀。這是組織長時間累積的溝通與互信,而不是圈地的閉門造車。

然而現在優美且富有人文文化的東海岸,卻受到大大小小的圈地計畫包圍,整體海岸線的規劃只剩下大開發。根據資料,單就台東、花蓮,超過60個大型開發案以上正在排隊,幾乎涵蓋了花東所有的腹地,美麗海岸線將成為可怕的「海房線」,群山交錯的縱谷線,可能只剩下群房交錯的「縱房線」。

爭議9年的美麗灣度假村強行開發,只是東海岸的冰山一角,除了令人省思政府BOT給財團的正當與公益性外,我們不能再眼睜睜看著台灣獨一無二的美麗景緻消失在我們這一代!

不要告別東海岸徒步行動4/20將走至台北,最後的4.2公里徒步路程需要大家一同加入,搶救面臨嚴重威脅的東海岸美麗天堂,表達不要告別東海岸的心意!
http://e-info.org.tw/node/85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