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資源危機和石油危機之後 輪到土壤危機?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水資源危機和石油危機之後 輪到土壤危機?

2013年06月28日
本報2013年6月28日綜合外電報導,林雅玲編譯,蔡麗伶審校

土壤正邁向「瀕危」狀態!專家表示,為了養活2050年之際的90億人口,這個事實必須納入我們的集體意識!

扭轉土壤退化的重要成份之一就是碳,但,這也是讓地球過熱的元素。如果我們想繼續維持正常飲食和對付全球暖化,我們必須牢記「讓碳保持和安置在正確的地方」。

以上是30多個國家共200名研究,5月底在冰島雷克亞維克召開「土壤碳封存」(Soil Carbon Sequestration)國際研討會所得出的結論。

健康的土壤呈暗色、易碎且多孔,裡面住了蚯蚓等生物。它的觸感柔軟、濕潤而脆弱,植物的根系能順暢地生長。照片由美國農業部自然資源署提供。

歐盟執委會首席科學顧問葛拉佛(Anne Glover)表示,「所有的生命都需要土壤。」「雖然土壤對大多數人來說是隱形的,但是它在生態系統方面,每年提供的服務估計有1.5兆~13兆美元產值」。

我們腳下的土壤是個神奇的世界,裡頭充滿微小的奇妙生物。區區一把土可能包含50萬種不同物種,包括螞蟻、蚯蚓、真菌、細菌和其他微生物。她表示我們的食物幾乎都由土壤提供,其中只有1%來自海洋。

土壤也維持全世界植物的生命,而植物是氧氣的主要來源,這是另一個重要的生態系統服務。土壤能潔淨水源、防止污染物進入溪流和湖泊,還能避免水災。土壤能吸收大量的碳,吸收的量僅次於海洋。

葛拉佛說,「歷經500年,才能成就兩公分厚且充滿生機的土壤,但摧毀它只要幾秒鐘。」

每年有1200萬公頃的土地退化,它們原本可以長養2000萬噸的糧食。過去40年,由於侵蝕的緣故,全世界能生產糧食的耕地有30%已經失去生產性。除非我們能快速扭轉這個趨勢,不然不可能餵養全世界不斷增長的人口。

世界資源研究所(World Resources Institute)在5月底釋出的報告指出,到了2050年,全世界會需要比2006年多「60%以上的食物能量」。報告結論提到要達到這一目標,同時保持經濟成長與環境永續發展,是我們這個時代最重要的全球挑戰之一。

美國俄亥俄州立大學的拉爾(Rattan Lal)表示,城市發展不斷加劇耕地的損失,100萬居民的城市平均佔用四萬公頃的土地。

在收割作物後犁田和清除作物殘留,以及過度放牧,都讓土壤裸露而易受風雨摧殘,逐漸造成常被忽視的土壤侵蝕。這就像是汽車輪胎的磨損,除非給予應有的關注和重視,不然發生災難只是早晚的問題。

土壤侵蝕也使得碳釋放到空氣中,導致氣候變化。他表示如果能遵循優良農業操作規範,例如利用播種取代翻土、種植覆蓋作物和留下作物殘留物,土壤將從碳源轉變成碳的解決方案。

植物生長時,會吸收大氣裡的二氧化碳並釋放氧氣。收割後,保留越多作物,就能讓更多的碳保留在土壤裡。這種碳主要存在於富含有機物質的腐殖質(humus,由腐爛的植物形成),僅需要1.5%的碳就能讓土壤維持健康與彈性,也更能抵禦乾旱等惡劣條件。

然而,大部份土壤蒙受30~60%的碳損失。「土壤就是像銀行賬戶。你應該只提領你存進去的錢,但是大多數地方的土壤已經嚴重透支。」

拉爾表示,如果農民和放牧者獲得適當的支持,將能創造「奇蹟」,也就是幫助把碳保持在土壤中,並移出大氣中的二氧化碳,同時養活世界的人口。

冰島農業大學的土壤科學家阿納爾德斯(Ólafur Arnalds)估計,全世界34億公頃的牧場,有潛力封存或吸收高達10%的年度碳排放(主要來自燃燒化石燃料的和水泥生產)。他表示,雖然減少過度放牧和採用其他牧場管理技術,在短期內會降低土地上的動物數量,但這有助於放牧地長期的健康。這些做法除了能幫助對抗氣候變化,還具有很多其他好處。

不過這個觀點遭到當地許多人的質疑,因為精確測量一個農場或牧場能從大氣中吸收多少碳,是充滿變數而難以確定的。

冰島水土保持署的研究人員暨本次研討會的協辦人哈爾度森(Guðmundur Halldórsson)表示,適當的土地管理可以幫助因應氣候變化,但是大幅減少化石燃料的使用還是必要的。

他指出,​利用​農田或牧場作為「吸碳海綿」,會造成各種問題。他表示:「真正的關鍵是採取促進土壤健康的做法,藉此提高其糧食生產力。」他認為這種方法最有可能幫助改善當地的生計、保護水資源、促進生物多樣性和減少土壤侵蝕,並協助把​​碳回歸土地。

哈爾度森表示,「冰島過度開發土地,試圖從土地上壓榨出更多產物,讓土地超過負荷。我們稱這種行為是『殺掉金雞母』。我們再也不能以過去的方式對待土地。」

冰島坐落在北大西洋,將近1000年前,第一批定居者抵達這個多風的海島時,它還覆滿著森林、茂盛的草地和濕地。在1800年代末期,96%的森林消失了,過度放牧破壞了一半的草原。冰島成為世界上最貧窮的國家之一,它的人民挨餓,而它的景觀成為歐洲最大的沙漠。

由於生存所需,冰島率先發展制止土地退化和土地復原的技術。100多年來水土保持服務局不斷努力,但成果非常有限且進展緩慢。現今,過去覆滿森林和草原之處,至少還有一半是裸露的,而且遭受強風的嚴重侵蝕。

現在,冰島依賴農業的程度遠不及過去,以往管理土地不善的慘痛教訓,似乎與住在市區的90%冰島人口無關。哈爾度森說,「公眾不支持土地復育,我們已經忘了土地是生命的基礎了。」

【參考資料】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