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蘭嶼的野溪當祭品 到底肥了誰?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拿蘭嶼的野溪當祭品 到底肥了誰?

2013年07月03日
作者:徐蟬娟(水患治理監督聯盟易淹水小組召集人)

去(2012)年8月天秤颱風重創蘭嶼,重創的是飛機場、加油站、農會超商、學校,可是為什麼要拿蘭嶼的野溪來開刀呢?令人不解。

挖成這樣。徐嬋娟攝。

一位曾到過蘭嶼的人士,看過照片後表示:「好可怕,好像開腸破肚」。當地居民表示已經向相關的三個施工單位──蘭嶼鄉公所、台東縣政府、水土保持局台東分局、及公共工程委員會反應過,可是這幾個單位互踢皮球,讓居民不知該如何是好,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家鄉的野溪被開挖、被舖上水泥塊。看著自己兒時記憶中自然生態豐富有蝦有蟹的野溪不斷消失,一位居民說:「我們不是反對建設,可是這樣的野溪整治手法實在太粗暴」。

災後重建委員會列出的野溪整治共五項:椰油1號橋野溪復建工程 (215萬元)、漁人紅頭舊橋復建工程 (172萬元)、紅頭野溪復建工程 (170萬元)、東清野溪堤防復建工程 (3230萬元)、朗島自來水廠旁護岸復建工程 (2925萬元);水土保持局台東分局的土砂災害整治工程共三項:野銀永興農場野溪整治工程 (3600萬元)、東清1號橋野溪整治工程 ($1800萬元)、朗島玉女岩旁野溪整治工程 (1200萬元);另外還有台東縣政府的二項:椰油2號橋上游野溪整治工程 (1000萬元)、紅頭龍門港野溪整治工程 (800萬元);蘭嶼鄉公所的四項:野銀分校蝕溝控制工程 (1000萬元)、椰油土地公廟野溪整治工程 (850萬元)、椰油虎頭坡野溪整治工程 (450萬元)、母雞岩崩塌清疏工程 (110萬元);總計有14項工程,總金額達1億7522萬元。

朗島玉女岩旁野溪整治工程。徐嬋娟攝。 

野銀永興農場野溪整治工程。徐嬋娟攝。

蘭嶼總面積不過約45 平方公里,全島多為陡峭山地,河流不長且水量小,溪床礫石磊磊,常成伏流。 (資訊來源:蘭嶼鄉公所資訊服務網 ) 當地居民夜間補魚上岸後,即在野溪出海口的泉水處(伏流水流出處) 處理捕獲的魚類,再拿回家。當地居民表示蘭嶼傳統沒有在家洗滌的習慣,均在有清水湧出處處理漁獲。蘭嶼家戶的用水及灌溉用水則大都在溪流的上游自行攔水接管至部落使用,而每一家族均有其沿襲的水權(使用權),部落居民間會互相分配與尊重。

令人擔心的是,在1.7億多元的野溪整治之後,伏流水如果不能到達海岸,則蘭嶼居民捕魚後要到哪裡處理漁獲? 野溪整治之後是否會影響蘭嶼居民上游的取水?如果撇開野溪的生態不談的話,單單這兩點就會影響蘭嶼居民生活文化非常之大。不知一意倉促執行重建的這三個單位,及主導災後重建的公共工程委員會主委陳振川先生是否有思慮過這個問題呢?

從台灣本島運來的水泥型框。徐嬋娟攝。 

椰油虎頭坡野溪整治工程化。徐嬋娟攝。

回過頭來,再來看看這個野溪整治的金額,是否有點「匪夷所思」的龐大?即便是沙及水泥均需要從台灣本島運過去,成本為本島的兩倍,這個蘭嶼野溪整治金額的數字也大得令人產生疑慮。詢問過當地的居民,其中並無雇用當地居民,所以居民沒有得到任何一點好處,即便是一點點的工錢也沒有。所有的錢都被工程規劃公司及施工廠商拿走了。

災後要重建,是居民對政府的期望,也是政府理當要照顧國民的責任。可是在當前政府財政如此拮据的情況下,卻如此大手筆的砸下如此龐大的金額,去完成不當且不適合蘭嶼生態的野溪整治工程,不但令蘭嶼當地居民著急,更令拜訪蘭嶼的觀光客為蘭嶼的生態及景觀惋惜。

不禁要問:拿蘭嶼的野溪當祭品,到底肥了誰?

這還算是野溪嗎。徐嬋娟攝。

湯谷明攝。

湯谷明攝。

湯谷明攝。

湯谷明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