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歷史的鏡子中,可以看到民族的面貌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在歷史的鏡子中,可以看到民族的面貌

2002年08月29日
作者:泰雅族吉娃斯.阿麗 (立法委員高金素梅)

針對贊成設立「馬告國家公園」的朋友們近日來的公開言論,吉娃斯有三個看法。另外,吉娃斯始終認為「在歷史的鏡子中,可以看到民族的面貌」,附文四篇,請大家參考。

一、為什麼台灣的人移民的選擇都把紐西蘭、澳洲、加拿大列為首選?

因為這些國家都把自己定位為「多民族國家」,發展出完善的「民族平等」政策,並因而保存了珍貴的「文化多重性」,所以居住在這些國家的人民,沒有民族岐視。人與人平等,民族與民族之間平等,不管個人與群體互相尊重,各民族的文化得以燦爛發展,這樣的人文薈萃的國家,當然是人人嚮往的移民天堂。

台灣也因為擁有這麼多不同的原住民族而珍貴,但是,台灣至今尚未往民族平等、文化多重的方向前進,甚致連思考都還沒有開始。如果像這次泰雅族發出要民族自治區的呼聲,專家學者與官員馬上扭曲為自治就是破壞保育,那將把台灣推向世人所唾棄的「漢族沙文主義」、「文化同化主義」的境地,孤立於世界進步潮流之外。

二、民族「自治」區與「保育」的國家公園是對立衝突的嗎?

讓我們冷靜想一想,泰雅族是個崇敬山林的民族,數千年來從未去砍伐千年檜木,現存的千年檜木林也是因為泰雅族的崇敬山林性格而得以保存,所有破壞山林的行為都是百餘年來的外來入侵者所為,把民族自治區與保育的國家公園誤導成對立衝突的人,是對原住民族的最大侮辱,原住民族人人懂的山林,原住民族數千年來創造了台灣生態顛峰,獲得「福爾摩沙」的美名,設立民族自治區是保育台灣山林的最佳方式。

三、自治必須漸進嗎?

阿棟牧師前天在電視上說:「自治要漸進,原住民族沒有自治的人才。」我們舉個例子給大家聽:過去舊政府時代,國民黨老是告訴我們,安定至上,在野黨沒有執政能力。如果這個說法成立,那就沒有現在的民進黨政府了。翻開歷史,原住民族都是自己管理自己的,直到日本殖民政權來台,才用武力剝奪了我們的自治權。所以,自治的能力對我們來說只是恢復的問題,越早設置自治區就越早恢復自治的能力。

阿棟牧師的發言令我們感到遺憾!我們不知道他是「站在原住民族面對政權」,還是「站在政權面對原住民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