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不僅僅是拓寬一條鄉間道路的問題而已-回應台九甲案,兼談台灣全島的水泥沙漠化 (下)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這不僅僅是拓寬一條鄉間道路的問題而已-回應台九甲案,兼談台灣全島的水泥沙漠化 (下)

2002年08月21日
作者:瀚元

至今,他們仍然不遺餘力的要使台灣的每一寸土地「固化」。「照著他們的邏輯發展下去,」一位前輩苦笑著說:「最好就是乾脆把整個中央山脈都夷平,整個台灣島都用『阿敏土』『孔起來』算了。這樣也不用開什麼東西部聯絡快速道路了,因為去哪裡都很方便…。挖下來的土石還可以在台灣海峽填出一個超大新生地,通到中國大陸去,以便兩岸早日統一…。」

另一位前輩不久前剛帶過一個外國的生態旅遊團體,到台灣來賞鳥。幾天下來,外國友人眉頭深鎖,最後一天終於不可置信的忍不住叫道:「水泥!水泥!到處都是水泥!為什麼?…」確實,他們所見不假,台灣就連窮鄉僻壤都充斥著水泥。

有什麼比這更糟的?花掉了納稅人的大筆金錢,破壞了自然棲地生態環境,肥了的卻是財團和政客的口袋。不只如此,水泥產業從上游結構就大有問題。它的原料挖取自山脈岩層和河床砂石,大量的使用需求象徵著大量的開採。原料的運輸正是台灣道路交通殺手-砂石車的每日工作。為了支撐這樣的產業結構,每年不知道造就了多少的交通事故、路橋損壞,以及多少的輪下冤魂?

即使是綠色執政,整個國家的產業結構仍然有相當大的比重依賴這些傳統產業,架構在犧牲無數生命(動植物還有人類)的基礎上。我們對於自然地區和動植物重要棲息地的管理觀念和決策機制,至今仍停留在十分封建落伍的狀態。號稱掌管全國自然地區最多面積的國家公園機構,竟然隸屬於「營建署」下轄,國家高層的思考模式由此可見一般。各個國家公園每年花在「工務」方面的預算均遠超過其他項目(如研究、保育、解說教育…),自然保育方面的成效更可說是乏善可陳。如果沒有獨立自主並擁有實質經營權的決策單位,那麼再多的棲地管理理論和專家學者也都毫無用武之地(棲地保育問題日後有機會再另文討論)。

中央如此,遑論地方縣市政府了。在台灣,議會不被黑道把持已算萬幸,百姓從不奢求政治清明、政府有為。有為的政府也都已心力交瘁,無暇分神去管什麼水泥不水泥的事兒。再說,調整水泥業、砂石業、傳統工業、營建業…等基礎產業所造成的社會衝擊,容易在短期內喪失選票和相關的政治資源,賭這一把對政途前景實在也沒有好處的。

也許你會問:政府官員無力,這麼多的「保育團體」總能有些作為吧?事實上,目前檯面上的的保育團體多半心無大志,一不願意介入利益衝突、擋人財路,唯恐遭黑道脅迫;二不願被冠上阻礙經濟發展的罪名,枉作小人。所以時下一般「保育團體」一窩蜂紛紛搶著做的「解說教育」和「生態旅遊」,頂多尚屬停留在「環境教育」的階段,還談不上實質有建樹的保育工作。「環境教育」的立場既不得罪人、形象又討好,甚至可以營收獲利。可是面對國內千瘡百孔的環保問題,實在猶如隔靴搔癢,醫治不到痛點。

總之,此刻我所理解的台九甲案,不僅僅是拓寬一條鄉間道路的問題而已,是全島環境的「水泥化」連同文化「沙漠化」的具體表現。我希望在網路以及諸多媒體上,夥伴們不單只是連署同聲譴責本案就罷,而衷心期盼後續能有更多聚焦於此議題上的實質討論,包括各地類似案例的舉發等等。我也期許環境報優秀的記者後進,目前即使還沒有能力親身去「抓鬼」,至少也可以儘可能轉載、蒐集和整理一些現有的文章或報導,延續烽火(之前在本報也見過不少相關的資料,如「都市腎結石調查系列」、「治水硬碰硬 水泥河道遍台灣」…等)。

如果有一天,保育人士彼此真正知道自己的聲音並不孤獨,那便是我們匯集力量、走出去吶喊的時刻—一如彼時,我們每年在大廟前的廣場相遇,同去踩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