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南棄水:水電躍進之後的尷尬 | 環境資訊中心

雲南棄水:水電躍進之後的尷尬

2013年09月12日
作者:胡學翠

編按:文中「棄水」一詞是中國用語,是指水量足夠水電機組發電時,因為沒有用電需求或者無法輸出等原因,沒發電或者少發電。

中國的水電開發在雲南攻城略​​地,卻很快面臨新增電力資源帶來的利益爭奪,陷入棄水的窘境。

圖為雲南小灣電站。圖片來源:International Rivers

業內人士表示,中國一些大型水電站棄水量帶來的浪費可謂觸目驚心。在雲南,利益的纏繞與糾結讓240億度電隨水而棄。

裝機容量為200萬千瓦的阿海水電站,一度曾因送出工程久拖不決,下閘蓄水一年都未能實現投產發電。按照該電站多年平均發電量計算,相當於白白流失了約89億度的電量。

除了阿海,金沙江中游梨園、龍開口、魯地拉、觀音岩,以及瀾滄江苗尾以上水電站都將面臨同樣的問題。

按照中電聯的預測,今年汛期雲南棄水裝機將達到700萬千瓦。按照目前中國國內火電廠平均供電煤耗300克/度的標準計算,相當於燃燒840萬噸標準煤,排放二氧化碳220億噸。

另外根據雲南省電力負荷測算,到2015年,雲南將有一多半水電裝機面臨空置發不了電的尷尬局面。

「最近這兩、三年內的棄水,是現在就可以看得到的,如果現在還不開始建通道,可以想見未來十到二十年會棄水到什麼程度。」一位參與輸電方案設計的人士對記者說。

雲南的不甘

記者從業內人士處獲悉,造成棄水的主要原因,是雲南在全省電力消納能力明顯不足的情況下,執意將電量留在本省發展工業。換句話說,就是不甘心以較低的價格,讓雲南水電資源服務於其他地區的電力供應。

一切的根源,是圍繞新增電力的利益糾葛。

按照原本的規劃,雲南水電項目發出的電力,將按照「點對網」方式輸送出去,也就是特定電源點發出的電力通過南方電網的特高壓直流工程送往特定目標地區,比如:糯扎渡和溪洛渡電站發電送往廣東(「兩渡直流」)、金沙江中游電站發電送往廣西(「金中直流」)、錦屏一級和錦屏二級電站發電送往蘇南、向家壩電站發電送往上海,等等。

這樣一來,雲南省無法在輸電這部分的稅收中分得一杯羹,因此更希望以「網對網」的方式,所有電源點都先接入雲南電網,再由雲南電網與南方電網對接進行電量調配。一位電價研究專家對記者表示:「如果雲南電網向電站買電,然後再賣給南方電網,是可以加價的,加價的部分有所得稅。」

據計算,上述560億元的水電項目電費收入中,僅17%的增值稅這一項,雲南省在這10年中可以到手的稅收收入就高達95.2億元。這還不包括水電站在建設期間徵收的建安稅、印花稅、個人所得稅、房屋租賃稅、耕地佔用稅以及在建成後徵收的教育和地方附加。

「不顧大局」還是干預市場?

對個中爭議的解讀,有一種觀點認為雲南「不顧大局」。 雲南希望的「網對網」方式,較之原先規劃的「點對網」方式,存在投資增加和重大安全隱患。一位參與輸電設計的業內人士對記者說:「(電力)從雲南主網穿越,少量還是可以的,大量穿越就要命了。打個噴嚏,就可以把雲南電網搞垮。就好比把金沙江、瀾滄江、怒江的水送上海,你要求先到滇池裡走一圈,不翻江倒海才怪。」

而另一種觀點基本肯定雲南主張資源利益的合理性。

有業內人士稱,在目前的電價形成機制下,雲南水電外送廣東、廣西是由國家發改委價格司專門批復的「西電東送」送出電價,上網電價低得可憐;而上雲南省網之後「網對網」送電,對雲南省更有利可圖。因此,「這就好比農民種茄子,物價部門就規定了你的茄子只能賣5毛錢一斤,而且還必須賣給張三;如果市場行情有變呢?茄子明明可以賣7毛錢一斤,李四、王五都能出這個價,為什麼只能賣給張三?」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業內人士向記者表示:「博弈的背後,實際上是中央有關部門以行政手段干預地方經濟發展,你憑什麼要求別人發出來的電一定要賣到廣西去?」

為鼓勵水電在省內消納,雲南省物價局曾於6月2日下發《通知》說,在2013年6月1日—2013年10月31日,雲南電網公司收購水電企業豐水期富餘電量的電價,按省物價局核定的豐水期上網電價的80%執行。

記者從另外一些管道獲悉,雲南省也正在為消納的事到處奔走。但前景不明。例如,在麗江投建鋁型項目的計劃因對環境產生的潛在威脅而在當地掀起了反對聲浪。

一位不願具名的業內人士對記者表示,未來十到二十年內,中國水電的重頭戲就在雲南和四川,僅雲南省就有近1億千瓦。「不往外送,自己又消納不了,那就等著棄水吧,這可是嚴重的國有資產流失。貪污和浪費都是極大的犯罪,誰來追究這個責任?改革勢在必行。」

※ 本文轉載自中外對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