獻給土地的情歌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獻給土地的情歌

2013年10月24日
作者:陳怡伶(地球公民基金會志工)

黃瑋傑現場表演,圖片來源:地球公民基金會

不記得,距離上一次聽到感動人心的現場演唱是什麼時候了。

沒想到卻在10/12那天,意外的在地球公民基金會聽見了這份溫柔卻帶著力道的歌聲。

他,是黃瑋傑,在前往地球公民舉辦的「我帶那些地方的故事來,同你歌唱 黃瑋傑說唱會」之前,我完全不認識他。但在介紹他的文字裡,有幾行字深深的打動著我:

歌,可以是鋤頭,翻耘土地,讓音符成為養份;
歌,可以是武器,高舉布條,仗義社會的不公;
歌,也可以是搖籃,用理想作為孩子的包布,輕輕的傳予下一代希望。」

這段文字引起我很大的興趣,我想知道,是怎麼樣一個歌手,可以將歌做為鋤頭,高舉布條,抗議不公,卻也傳達希望?

那天,當我坐在台下聽著他一首又一首的演唱的時候,我終於明白了。出身在美濃客家村的他,用歌聲唱出他對農村生活與純樸童年的記憶,以及工業強勢壓迫農村與土地的哀怒心聲。

印象很深的是瑋傑唱的這首《相思仔寮》,這首歌說的是中科四期徵收二林小村的故事。

阿嬤  她說她從十八歲     嫁來這個所在  嘛六十年     
卡早在日本時代  是製糖會社    甘蔗是種得  滿滿四處都是 
阿公 他說他從少年兄    十六七歲作田做到今  
收成割稻子  是要留給子孫吃    若是好日的時候  就趕快拿出來曬 
但是今嘛 
說什麼中科四期  
要來徵收  
要來開工廠 
咱的祖厝  咱的田地  
打拼整世人  到最後  
卻什麼都留不住 

聽著瑋傑唱歌,看著這段歌詞,我想起我的阿公,一輩子守著台南東山鄉山上的一塊田地,春耕、夏耘、秋收、冬藏。阿公總是天未亮就出門澆肥,天黑前回來守護著阿嬤和兩個小孫子。即使到了晚年,阿公生病了,我們將他接到台北好就近照顧,阿公仍然念念不忘他的故鄉、他的土地。

在我心目中,阿公是田地,是這片土地真正的守護者。我無法想像,萬一有一天,他的地,他的水將被財團或政府徵收,那對阿公將會是什麼樣的打擊與不捨。

我並不是種田人,開始上學後便到都市生活,這輩子再也沒回過老家定居生活。可是,我的血肉裡,是阿公種田撫育我的阿爸,也才有今日的我。沒有土地,沒有田,沒有阿公,沒有阿爸,沒有我。

相思仔寮  小庄頭 
相思寮的眼淚  誰人知 
相思仔寮  住到老 
相思寮的悲哀  沒人了解 
相思仔寮  小庄頭 
相思寮的願望  沒人要管沒人理睬 
相思仔寮  哭泣著 
相思寮的未來  財團啊  政府啊  攏給你扛去埋
土地  是咱的母親 
卻一塊一塊 拿去填水泥   
築過一間擱一間  工廠滿滿是 
污染也四處漫佈   
沒人疼惜  咱的母親 
咱的環境  咱的子兒  
咱的天地山河眾神 

聽到這,我鼻頭酸了,在我心中對土地的原始情感,在資本主義的強勢開發思維下,早已顯得殘破不堪。如今,我在瑋傑的歌聲中,又再度喚醒我心中對土地的疼惜。他一首又一首獻給土地的情歌,那是真正疼惜土地的人,才唱的出來的溫柔歌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