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犀牛角市場呈現增長態勢? | 環境資訊中心

中國犀牛角市場呈現增長態勢?

2013年12月19日
作者:劉虹橋(記者)

專家警告,中國對南非走私犀牛角的需求正逐步上升,對於犀牛群種來說無疑是一個災難。

斷角犀牛,圖片來源alcuin

自2009年至2012年底,亞洲查獲的走私犀牛角有80%來自中國。

中國自古就有以犀牛角入藥的傳統,再加上中國潛在消費者數量眾多、購買力不斷增長,預計犀牛角走私量將持續增加,對南非尚存的犀牛種群構成威脅。

今年初,國際野生物貿易研究組織(TRAFFIC)指出:「中國犀牛角貿易比之前我們認為的更為活躍,這個問題需要深入研究。」

越南是犀牛角走私的主要推動力量。TRAFFIC的數據顯示,約2/3的犀牛角銷往越南,其他則可能運往了中國。早期的調查發現,運至越南的犀牛角均由其國內市場消化;但最新研究表明,也有部分犀牛角又出口至中國。

2013年1月,3人(包括一個越南人)涉嫌從越南向中國走私野生動物製品被捕,共查獲14支犀牛角、55.53公斤象牙、一張虎皮及一副虎骨架。TRAFFIC的監測數據表明,2013年以來中國已在中越邊境查獲數起走私案件。

湯姆·米利肯說:「TRAFFIC還從越南和寮國方面獲悉,流入這些國家的犀牛角又被轉售至中國。」國際刑警組織和動物保護人士在越南進行調查時發現當地有商店專門向中國買家,出售犀牛角及相關製品。店主甚至為買家把貨物從河內送到中國,從而幫助買家規避風險。

多樣化的走私路線

目前截獲的走私犀牛角運輸路線各不相同。南非犀牛被獵殺後,犀牛角可能藏匿在集裝箱內由開普敦或馬托普經海路運輸,也可能先取道尼日利亞等其他非洲國家,摻雜在木材、農產品中裝船運往中國。還有的則透過郵寄或海運送至北美、歐洲,再轉往中國。

瀕危物種國際貿易公約中國官員萬自明說:「郵寄和集裝箱運輸是向中國走私犀牛角的兩大管道。有時,犀牛角也會摻雜在大批象牙中。」

TRAFFIC提到一個案例,一個泰國人供認自己分15次走私了300公斤犀牛角,都是從約翰尼斯堡的奧利弗·雷金納德·坦博國際機場出發,透過泰國國際航空公司的航班運輸。犀牛角夾在個人托運的行李中,先運往曼谷,然後經寮國最終到達中國。在東南亞,也曾查獲從緬甸、越南到中國跨境走私的案件。

亞洲犀牛數量本身不多而且還在不斷下降。透過訊問被捕的偷獵者和販賣者發現,目前南亞的犀牛角主要由印度阿薩姆邦運到尼泊爾的加德滿都,經印度西里古里或卡卡比塔,到西藏自治區,最終銷往中國其他城市。

中國走私者還將美國作為中轉站。2012年2月,警方曾在洛杉磯機場逮捕了7名走私者,為首的是一個名叫馮金兆的中國人,他將面臨向中國非法販運12支犀牛角的指控。2013年2月,2名中國人被控從美國向香港和中國大陸走私犀牛角,其中一人曾在2011至2012年期間被控走私20支犀牛角。

走私量日益增長?

中國早在1993年就禁止了犀牛角的非法貿易,但2009年至去年年底,亞洲查獲的走私犀牛角有80%來自中國。

TRAFFIC的數據也顯示,2009年至2012年9月,亞洲查獲的走私犀牛角,無論以數量還是重量統計,中國都占約2/3。其中,30起案件共截獲67支犀牛角,重151.93公斤。同期越南僅查獲6起,共計27支、70.86公斤。

香港已成為向中國大陸走私犀牛角的重要中轉站。2011年11月,海關在來自​​開普敦的輪船上查獲33支犀牛角、大量象牙筷子和手鐲,數量超過歷史記錄。海關方面拒絕透露該船的最終目的地,湯姆·米利肯認為,這批犀牛角很可能是要運往廣東省。

萬自明承認,雖然中國1993年就已禁止犀牛角貿易,但每年仍會查獲大量走私犀牛角,但他沒有註意到近年來走私量迅速增長。他補充說:「查獲的犀牛角與南非偷獵的犀牛數量並不成正比。」

萬自明指出,中國海關會檢查所有運往國內的郵包、大宗貨物和集裝箱,這也是中國查獲犀牛角數量居亞洲之首的原因。中國海關方面稱,犀牛角在查獲的走私貨物中比例並不算大。但原因可能是,犀牛角容易藏匿,或者真實的走私數量比國際社會估計的要少。

湯姆·米利肯也認為,中國查獲的走私案件數量上升,說明其執法情況較好,不過這也表明近期犀牛角走私量增多。

獨立環境政策研究者蘇絲·瓦特說:「今後中國的情況到底會怎樣,現在還很難判斷。不過,現在的情況確實不容樂觀,越來越多的犀牛角正流向中國。」

 

※ 本文轉載自中外對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