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救會逼退蕭家淇 桃園航空城擇期再審 | 環境資訊中心

自救會逼退蕭家淇 桃園航空城擇期再審

2013年12月24日
本報2013年12月24日台北訊,賴品瑀報導

桃園航空城開發案,今(24)日上午原訂於內政部營建署都市計畫委員大會審查,但反對的自救會上百位居民佔領了會議室,主席蕭家淇與委員們已經離場,此案將擇期再審。

自救會代表帶著因航空城自殺身亡的呂阿雲老先生遺照並點起香火,要求事發之後不聞不問的桃縣長吳志揚及縣府官員、及在場的都計委員,在審議前先向其上香致意,而原受安排在大禮堂收看轉播的一百多位自救會成員也湧入會議室,讓本打算不顧會場騷動持續進行簡報的縣府代表也終究報告不下去,主席蕭家淇與委員陸續離場,會議因此中斷,宣告擇期再審。

自救會要求桃縣府代表應先向呂阿雲老先生上香行政院將此案列為「國家重大建設」,宣稱一定要在年底前通過計畫,更「飆車」一般的密集在15個工作天內連排11場審議會議,急著走完程序。此次的都市計畫審查,是計畫相關的各種審查中的最後一關。

但23日立委與學者踢爆,航空城在今年4月25日通過區域計畫審查的「新訂桃園國際機場園區及附近地區特定區計畫申請書」當中有數據造假,將鄰近的大園、南崁蘆竹地區人口共灌水了84000人,以逃避「未滿8成不應訂定新都市計畫」的規定。當天在記者會中承諾將會解釋清楚的城鄉發展分署副分署長黃明塏,在會議開始前仍尚未發出澄清,自救會認為在此疑點未釐清前,程序存在重大瑕疵,應該立即撤案、重作程序才對,所以自救會選擇以大動作癱瘓會議的進行。

台北大學公共事務學院不動產與城鄉環境學系副教授廖本全解釋,依照相關的行政程序法規,既然當時提給區域計畫委員會的送審資料的數據有誤,現在都市計畫委會當然有權力退回要求區委會重審,而若是置之不理,則將可能面臨行政訴訟與個別官員遭到提告等法律責任。

浮濫開發 恐再添空城

航空城計畫除了機場園區中的第三跑道、第三航廈、擴大自由貿易港區外,又遭桃園縣政府加入周邊更多的發展計畫,成為了「桃園國際機場園區及附近地區特定區計畫」後,是史上最大規模的區段徵收計畫,兩萬多人將因此迫遷。

但此案在包括第三跑道、產業規劃等諸多計畫未明的狀況下,就打算先進行一千多公頃的大規模徵收,因此他們疾呼「今天航空城、明天變鬼城」。自救會總幹事詹憲章強調,鄰近的航空園區、高鐵青埔站目前的發展率都只有一成多,而航空城的規劃草率,至今尚看不出必要性、公益性何在,恐怕不只會變成空城,甚至變成鬼城,葬送了當地人權、農業、環境等未來。

除了在地居民家園恐不保,航空城計畫範圍內亦有24口埤塘,其中第三跑道預定地上的三口,更有完整的水路系統,卻將因此遭到填平,桃園在地聯盟潘忠政為生態發聲,指出依照濕地法,應該要確保這些埤塘能做到「零淨損失」,但在此案計畫書中,卻付之闕如。

少年雨中裸身 演出桃縣官商「一剝再剝人民的皮」

在23日的記者會中,營建署綜合計畫組長陳繼鳴表示航空城案是「產業為主」的產專區,與居住型的都市計畫不同,所以並不受80%的規定。但在其申請書中,產專區的規劃僅有667公頃,在這個計畫面積中只佔了13.9%,且產業規劃尚未出爐,反觀住宅區卻已規劃了700公頃、商業歸395公頃,合計佔了整體計畫的22.85%,因此遭到民眾以「明明是炒地皮型都市計畫」相譏。

自救會居民站滿簡報投影布幕前,呂阿雲的兒子呂文聰、呂文忠兄弟長跪在遺像旁,出示父親生前珍藏的文件,顯示呂家在40年前已經因機場遭過徵收,因此這次徵收的消息才讓他如此難以接受。而學生訪調小組也稍早在會場外演出行動劇,在風雨脫到只剩一條四角褲,表現出藉由第三跑道、機場捷運、自由貿易區、產業專區等開發計畫,政府與財團聯手「一剝再剝人民的皮」讓鄰近鄉里居民苦不堪言的辛酸史。

大園鄉的鄉民代表游吾和拿出一大疊文書,表示受到非常多鄉親的請託,而這些委託,顯示在縣府規劃不明、甚至未與居民協商便逕行做出計畫的作為,讓民眾們對未知的未來感到相當焦慮,且求助無門,因此他呼籲縣府應該先行撤案,回頭重新嚴謹規劃、同時與居民重啟談判之後,再將此案重新送件審理。

但諷刺的是,多數的民代、村里長與縣府同站在支持開發的立場,也同樣動員了群眾北上,期望航空城的帶路能帶來出頭天,不少互相熟識的鄉親隔著警方與署方安排的走道從寒暄到惡言相向,爭執著誰才是不肖子。

佔領了會議室的自救會,坐上了委員的座位上,對此短暫的勝利並無太大喜悅,而是大唱「愛拼才會贏」互相鼓勵要繼續團結一致,並把握機會開會討論後續策略,提防之後開發勢力將會在地方上以耳語等方式進行分化。

支持與反對的居民壁壘分明坐滿大禮堂

作者

賴品瑀

新店溪下游人,曾在成大中文與南藝紀錄所練功打怪撿裝備,留下《我們迷獅子》、《我是阿布》兩部紀錄片作品。現為人類觀察員,並每日鍛鍊肌肉與腦內啡,同時為環境資訊電子報專任記者,為大家搭起友誼的橋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