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內陸久旱 市議會考慮撤離居民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澳洲內陸久旱 市議會考慮撤離居民

2014年03月19日
本報2014年3月19日綜合外電報導,賴雯瑄編譯,郭政佑審校

澳洲昆士蘭內陸的一個偏遠小鎮連續兩年少雨,遭受旱災侵襲的居民已開始考慮大規模撤離,以解決水源不足的問題。澳洲昆士蘭當地一位市長也認為,人口移出才是最終解決方案。

澳洲昆士蘭附近的荒地。(來源:gettyimages)

兩年都無雨 內陸小鎮考慮撤離 

人口總數約3千的克朗克里(Cloncurry)是個採礦小鎮,擁有豐富的銅和金的礦藏。最近幾週高達攝氏44度的高溫,讓雨水缺乏的問題加劇,過去兩年內甚至都沒有下雨。

現在是昆士蘭的雨季,熱帶氣旋帶來的大量降雨,可使河流和水壩滿載。不過,雖然某些地區得到大雨紓解,但雲雨卻繞過距離北昆士蘭海岸500英里的偏遠小鎮克朗克里。除洗澡和煮飯等基本生活所需,其他用水都被限制。

當地市長安德魯丹尼爾斯(Andrew Daniels)表示,人們可能很快就會採取相對落後的國家作法,也就是鑽井取地下水煮沸來飲用。克朗克里有兩個主要供水來源:支那溪大壩(Chinaman Creek Dam),而該處水量現在只剩15%,另一個是朱利葉斯湖(Lake Julius)。一旦耗盡,之後就得依賴地下鑽井。

但當連地下水都抽取枯竭後,人們只能選擇遷出。丹尼爾斯說,這是壓垮他們的最後一根稻草,「撤離居民是極端手段,但是人們的確在考慮,這對生活在荒野鄉間的人們來說,是非常嚴峻的時刻。」

農牧業損失重大 鄰近小鎮也將沒水可用

昆士蘭內陸現在就像是一個充滿沙塵的盆地,超過3分之2的區域處於乾旱狀態。嚴重的旱災對當地居民造成重大損失,尤其是那些靠土地生活的農民們。

當地吉帝旅店的經理堤米(Timmy Maxham)表示:「我知道很多農人都相當絕望,最近甚至有好幾個人自殺。我上周聽說有個人不得不射殺自己的100頭牛,然後再開槍自殺。生活真的很難過。」

丹尼爾斯表示,撤離是鎮議會的決議,也是供水日益減少的緊急應變計劃。過去克朗克里會經由鐵路,從位在西邊65英哩的鄰鎮伊薩山(Mount Isa)運水進來。

然而,這方法現在已經不可能了:根據當地國會議員羅比(Robbie Katter)表示,在採礦小鎮伊薩山,目前蓄水庫的水位已剩不到20%,當地也在考慮遷出居民,「我們必須為最壞的情況打算。」

採礦用水優先 政府忽視居民用水權益

根據丹尼爾斯先生表示,相較於居民的生活,政府視礦業的水需求為優先,「如果政府是真心為大家著想,不希望社區民眾受苦,他們就會關閉礦坑用水;但是他們不會,因為政府每年可從中獲得約2.5億澳元(1.36億英磅)的特許權使用費。」

昆士蘭農業部長約翰麥克維(John McVeigh)表示:「這種不尋常的乾旱對農業和社區的影響,和過去我們處理的問題完全不同。產業有時會受到如低價等市場狀況及某些事件影響。但事實是最近的幾次熱浪氣候僅僅使牧業問題惡化。」

「以往在旱災季節,偶爾的陣雨及暴風雨就能補足地表水或水壩等水量。但近兩年,許多地方都沒有出現這樣的情況。」

澳洲不尋常乾旱 疑是氣候變遷所致

此次昆士蘭乾旱並不是澳洲的第一次嚴重乾旱。2007年,出現有記錄以來最嚴重的乾旱,迫使政府提出警告,可能將關閉對澳洲大陸糧倉的供水。

當次乾旱侵襲位於澳大利亞東南部的墨瑞達利(Murray-Darling)盆地,該地農產品生產量佔全澳的40%。這個始於2002年,並在過去半年嚴重程度到達高峰的乾旱,其成因很複雜。但有些科學家質疑氣候變遷是形成乾旱的原因之一,而氣候變遷確實使得澳洲越來越乾燥澳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