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女孩:「台灣有山有海,你們一定引以為傲」 這一刻我慚愧地抬不起頭來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瑞士女孩:「台灣有山有海,你們一定引以為傲」 這一刻我慚愧地抬不起頭來

2014年06月19日
作者:換人

「Rachel你知道嗎?我真的好愛好愛這片大自然。在瑞士的山林,從小就陪伴著我們長大。」Alice不禁真情流露,她最動人的那一面。

語畢,我們一起轉身,站在古堡上面向日內瓦湖,直至落日晚霞。

夕照下,瑞士日內瓦湖畔風光,那一刻我們唯一語言是遠邊晚霞

我在瑞士威薇(Vevey)。這一回,我交換到的是瑞士人對土地的謙卑與驕傲。

Alice是我在瑞士交換時認識、就讀洛桑大學的好朋友,她曾經在雀巢駐紮於威薇的全球總部工作。但她從來不以這項經歷為傲,因為她的生活,更是一部值得閱讀的羅曼史。Alice是一名敢愛敢恨的女人。她對性愛的態度一向直率、嗜好是寫歌彈吉他與繪畫,家裡有兩隻她最疼愛的黑寡婦蜘蛛。

古怪瑞士女孩Alice,與我的日本室友K,背後是面向日內瓦湖滿山遍野,被列入世界自然遺產著名的葡萄田

Alice也是一名老菸槍,我常常陪著她走到公寓樓下解憂,一個晚上就是4、5根。「我骨子裡滿反叛的,但我從來不會在山林裡亂丟菸蒂。」Alice告訴我,她相信每座山裡存在著山神,大自然充滿靈性。在瑞士,每個國民在大自然面前,都是謙卑的,他們善待從小陪伴長大的生命夥伴。因為這片土地,就是他們的驕傲。

我想起曾在蘇黎世見過的一張海報,視覺上一匹馬與嬰兒一起微笑入睡的照片,令我印象深刻,也因此更能理解Alice對大自然的感觸。在日內瓦湖畔的那兩天,Alice開車載我和日本室友K,到朋友家族的葡萄酒莊。威薇至洛桑之間的葡萄田極為壯觀,正是瑞士著名世界自然遺產。站在葡萄田面向日內瓦湖,與層層綿延的山峰,甚至讓人不禁出現「真想死在這裡啊」的念頭。

瑞士人極為珍惜自然資源,即使靠近市區,蘇黎世湖依然清澈,市民風帆也自在徜徉

地擁阿爾卑斯山脈,瑞士充滿高山與湖泊,國土比起其他鄰近歐洲國家狹小,若以開發的角度視之,實非理想選項。但他們深深以擁有的環境為傲,豐富的自然資源,在他們的眼中是老天爺賜予的寶貴禮物。面對這項天生優勢,他們並非想著如何開發利用國土,而是思考如何以最天然原始的一面,驕傲地呈現給世界上慕名造訪的遊客。

大自然在他們的心中,經濟價值從來不是首要。因為,山林是他們一起長大的家人。所有經濟發展,都必須以保護自然資源為前提,這是國家、社會的共識,無法撼動的核心價值。

將自然當成家人的對待,瑞士人既謙卑又驕傲

知名巧克力品牌三角型商標、瑞士著名的馬特洪峰即落實這項宗旨。一出馬特洪峰車站,接送處即可見環保車。馬特洪峰嚴禁一般車輛,僅可以環保車代步出入。瑞士深愛著自然資源,產官學協力打造良好的旅遊環境。於是,在嚴格把關的觀光制度、永續經營思維下,鐵道纜車設計、旅遊規劃令全世界讚嘆,觀光管理教育更是舉世聞名。除了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也不得不佩服瑞士整體國民的長年努力。

為維繫核心價值,瑞士選擇發展低度汙染、高附加價值的產業,如製藥、鐘錶即是最佳代表。「即使是畜牧,瑞士亦能將牛奶,發展高單價的巧克力事業!我最佩服老祖宗的這項智慧。」Alice開車,載著我們正往威薇郊區,瑞士知名巧克力觀光工廠開去。

閒聊之間Alice問我,「台灣,也有很多山嗎?」我驕傲地告訴她,我的家鄉除了多山地貌,還有環繞的海洋。我和她分享,幾個月前抵達荷蘭海牙海邊,我突然對著大海哭泣,出現前所未見的強烈思鄉念頭,「因為我好久沒有看見海了。」在我生長的台北,一小時內即可抵達海邊。即使時間浪潮推移來到歐洲大陸,但我依然是海島子民,我熱愛我的島嶼。

真好,擁有山又擁有海,你們一定以此為傲。」Alice羨慕地對我說著。

這一刻我慚愧地抬不起頭來。

住在都市的我們,任由財閥砍樹殘害生命,只為他們口中繁華的前景。如今,我們又逐步侵入山林朋友的居住環境。以觀光之名,未與在地人充分討論,更未尊重族人意願,對外開放政策即草率上路,最後換得的是對自然的破壞。然而,始終有一群人想不透,為什麼族人總放任著大把大筆的銀鈔不賺呢?促進山地的繁榮,不好嗎?

那是因為,他們和瑞士人一樣,將大自然視為家人、甚至更高的地位。他們想要保護他們的家人,只是希望這片山林,能被當作生命,好好被尊重對待。

在少女峰腳下,瑞士傳統民族吹奏古老樂音。此刻,人與自然合一

帶著瑞士森林的正能量歸國後,這兩天我總是忍不住想起這幅景象。有一天,我遇上了瑞士三年一度的長號節。居民們穿上傳統服飾,共同吹奏古老歌謠。他們從來不是為遊客吹奏,而是為了環繞著我們的少女峰與牛群,舉起長號,沉著一股氣往裡吹,這是瑞士人與土地牛群溝通、感恩的方式,人們只是見證這場儀式的成員。瑞士人對土地謙卑與驕傲,此刻合而為一。在少女峰山谷中,我心裡只有震撼。大自然面前,原來人類如此渺小。

然而,太魯閣族人也舉起手中長物,只是手裡拿著的是獵槍。他們和自然一樣溝通著,卻是求救。若將兩張照片相對照,是極大的諷刺,與無限感慨。

瑞士人以自然為傲。多麼希望我們的山川家園,有一天,也能以我們為傲。

人類很渺小,不過是生態圈裡的一員,應學習善待自然萬物等其它生命,對土地謙卑,有一天讓她以我們為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