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止島嶼的漫長未來:南方有四島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靜止島嶼的漫長未來:南方有四島

2014年10月29日
撰文:潘佳修;攝影:陳郁文

導讀人:吳佳其(德國波昂大學發展研究中心博士班 )

如果澎湖南方四島國家公園成立的新聞吸引了你的目光,勾起你的興趣的是什麼呢?是「好想去那裡玩」、「資源永續有了新進展」或是其他?

6000年前澎湖海面不再上升變動,海岸岩壁長時間被海浪拍打、衝擊,形成海蝕裂隙、海蝕凹壁、海蝕拱門、海蝕柱⋯⋯。西吉綿延800公尺的玄武岩海岸,吸引了許多旅人前往,探索這個藍與黑的世界。攝影:陳郁文;圖片提供:《國家地理》雜誌中文版2014年10月號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國家公園跟旅遊景點間被畫上等號。的確,要能成為保護區,一定是個很特別的地方,包含特殊的地理環境、豐富的自然生態,或是有著深厚的文化,而澎湖南方四島有著以上皆是的精彩。

那麼,既然要保護,為什麼要發展旅遊呢?簡單一點的答案是在保護區中的許多自然資源不能以傳統漁、獵等方式拿來換成GDP的狀況下,還要能維持經濟發展的話,旅遊是目前看來可行的方式,但是,發展旅遊也帶來的新的問題,特別是當大家關心好不好玩、觀光能帶來多少收益,比關心資源保護與地方居民權益來的多一點的時候。

〈南方有四島〉的深入報導,讓我們從自然環境面、人文面先認識這4座美麗的小島,緊接著,帶著我們省思在現階段條件下,一夕爆紅對小島造成的遊憩壓力,以及新的政策對脆弱的生態環境與社區居民所帶來的新問題。

國家公園不應只是牆上掛掛的紙上公園,或只是個成立了就好的政績,永續更是一條漫漫長路,不是政治人物在某個職務幾年間的時間尺度可比擬的,因此公眾的長期參與是成功的關鍵。不論你是否曾經或打算拜訪這幾座美麗的小島,你的持續關心都是未來是否能永續的重要一環。

◆暖身Q&A:保護與發展的衝突該如何解決?發展旅遊是唯一的解決之道嗎?旅遊發展要如何造福社區居民,並減少對生態環境所造成的干擾?


建於1814年的東嶼坪古廟,是島民百年來的精神寄託。除了東嶼坪,西嶼坪、東吉人也都會在廟會時返鄉,為平時寂寥的小島增添了歡慶氣氛。攝影:陳郁文;圖片提供:《國家地理》雜誌中文版2014年10月號

在國家公園於今年夏天正式公告前,南方四島曾經突然一夕爆紅。這是因為網路流傳一張神祕的海上「藍洞」照片,這張照片首先被日本媒體報導,又從日本紅回台灣,造成遊客一窩瘋爭相前往一窺究竟。這個地點就是南方四島的西吉,當地人稱為「灶籠」,是難得一見的透天玄武岩海蝕洞。因此,搭船前往南方四島巡航、探索鮮少人居的小島,成了遊客們的一時之選。

這幾個神祕島嶼也曾經繁榮,有的島上過去不僅雙層洋樓林立,最熱鬧時甚至住過3000多人。時過境遷,大約在民國60年左右,因為環境和生活條件等問題,島民陸續遷離,4個島嶼成了旅人口中「時間靜止的島嶼」,時間彷彿就在島民搬遷的那一刻停止前進。現在常住人口不到20位,其中,西吉更成了無人島。

還住在島上的人,男的出海抓魚,女的就在島上種菜――呂文章與阿蓮姐就是這樣的一對夫妻。阿蓮冷飲店是東嶼坪唯一賣飲料的地方,賣飲料其實是副業,58歲的呂文章,13歲就開始討海捕魚;阿蓮姐平時就在自家「菜宅」種菜,潮間帶則是她冬天採海菜、夏天採蚵的地方。「菜宅」是以硓石古

石或玄武岩砌成,種植蔬菜的地方。每年10月到隔年3月,澎湖東北季風強勁,植物難以生長,建起菜宅就可以抵禦強風。東嶼坪山坡上有著大面積的菜宅,因為多數居民早已遷離,大部分菜宅就閒置了。錯落有致的菜宅、老屋,成了小島的獨特景致與歷史見證。

澎湖人就地取材蓋屋、堆砌菜宅;採集的珊瑚礁石經曝曬洗去鹽分,形成白石;黑石就是玄武岩。白石、黑石造就了充滿風味的菜宅與澎湖厝,是小島獨特景致與歷史見證。攝影:陳郁文;圖片提供:《國家地理》雜誌中文版2014年10月號

隔著東嶼坪不遠的對岸,是西嶼坪;除無人島西吉,西嶼坪是四島中人口最少的島,常住的只有兩戶人家。陳秋江阿嬤今年80歲,與阿公住在島上最久。子孫叫老人家去繁華的澎湖馬公居住,老人家卻只是淡淡地說:「這裡住習慣了啦!」島上生活原始,甚至要去井裡打水。兩台柴油發電機不時有狀況;因為交通不便、派人維修成本高,最長還曾有冬天停電半個月的紀錄。

以前阿嬤負責看顧廟宇的香火,每天可以上下陡坡四趟;現在年紀漸大了,廟的工作交給年輕人,但還是幾乎每天都會下山來,與另一戶顧發電機的人家聊天。或是像這天一樣,下午在港口,等著七美的朋友送米、菜、魚等日常所需物品過來。阿嬤望著海面,看著每一艘從七美過來的船,等著、等著,兩個小時過去了,夕陽都要西下了,送貨的朋友怎麼還沒來呢?

寂寥是南方四島平時的樣貌,但是一到了廟會時,東吉、東嶼坪和西嶼坪會湧入上百位島嶼人民,東吉甚至高達2、300位,為島嶼增添與平日截然不同的喧囂。今年東嶼坪、東吉陸續都在7、8月舉辦了返鄉廟會,有為王爺生日祝賀的祭典,也有中元普渡敬拜好兄弟的儀式。

7月12日(農曆6月16)是東嶼坪的池府王爺生日。寧靜的小港口原本只停了幾艘孤單小船,此時搖身一變成漁船匯集處,停滿2、30艘大船,船上插滿五顏六色的旗幟。 在法師、乩童問過神明後,確認正式儀式從凌晨3:20開始,一直持續到清晨6點多。整個晚上,小孩的嬉鬧歡笑聲與鞭炮聲交織,像極了台灣島上的農曆過年。廟會最後在分豬肉的高潮中結束,島民領完自己那份豬肉就回到自己的漁船上;一艘一艘船井然有序排隊離開;港口在鞭炮、煙硝中,又迅速恢復了寧靜。

一年一度的池府王爺廟會是東嶼坪的盛事,廟方人員從白天就開始為迎王祭典進行各種儀式,一直持續到隔日清晨。攝影:陳郁文;圖片提供:《國家地理》雜誌中文版2014年10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