夾板經濟和雨林消失的故事 | 環境資訊中心

夾板經濟和雨林消失的故事

2014年11月20日
作者:Penny van Oosterzee(澳洲詹姆斯庫克大學研究委員)

目前,印尼雨林砍伐速度居世界之首 ,主要原因是為了建造棕櫚油種植園。但是,森林砍伐由來已久,其產品夾板已經成為最常見的建築材料之一。

夾板,這繁榮半個世紀的產品,全世界消費者與婆羅洲的天堂森林緊密相連。圖片來源:Ulet Ifansasti / Greenpeace

就大宗商品而言,20世紀70年代和80年代,婆羅洲熱帶雨林的樹木主要用於製造夾板,這就為紙漿和紙張的生產開闢了道路,同時繁榮了棕櫚油行業的發展。

曾經的超級森林

印度尼西亞曾擁有世界第二大熱帶雨林資源,僅次於亞馬遜原始森林。但是目前,剛果已超過印度尼西亞成為世界第二大熱帶雨林資源國。

婆羅洲生長著約15,000種植物,比整個非洲大陸(面積是婆羅洲的40倍)都要多。

婆羅洲森林參天的龍腦香科樹間曾棲息著多達31.5萬隻猩猩,但目前,據估計只剩下2.7萬隻。

夾板無處不在

最近我買了平生第一把吉他。這把吉他做工精良,從其堅硬的木質、順直的紋理可以看出,材料來自熱帶雨林中的樹木——這棵樹或許高達45米。為了製作吉他的背板,這棵大樹被砍倒製成了夾板。

夾板是最常見的建築材料之一,在你的房屋、家具或船中都有可能找到它的身影。

而將我們與婆羅洲的天堂森林聯繫到一起的是那些金融機構、立法者以及我們自20世紀50年代就開始購買的夾板。

在美國和日本(我剛買的吉他產自日本),夾板還推動了二戰後建築行業的繁榮。

救了印尼經濟 苦了爪哇人

1966年,印度尼西亞經濟陷入低迷。蘇哈托將軍發動大規模屠殺,致使約100萬支持共產黨的人士遭到殺害,國家陷入血雨腥風。之後,蘇哈托將軍在爭議聲中成為印尼總統。

20世紀60年代,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世界銀行、澳大利亞和日本共同向該國發起財政援助,借助發展計劃吸引國外私人投資。發展計劃在當時是一個嶄新的議題,但它卻壓制了對其他問題的討論,如環境保護和土著居民的權利等。

在西方經濟顧問的幫助下,蘇哈托高舉發展的大旗,並被人們冠以印尼「發展之父」的稱號。他下令制定了1967年林業基本法和相關國外投資法。這些法律將印尼1.43億公頃的土地(約佔印尼土地面積的3/4)劃為林業區 。

罔顧在這些土地上生活了千年之久的達雅克原住民的權益,法律將這些土地上的採伐許可權慷慨地授予國外私營企業及他們在國內的合作夥伴。

這令原住民部落失去領地,700萬爪哇人被迫遷居。這一切都讓當地人的生活雪上加霜。貧窮的農民為了維持生計,不得不開荒土地,種植作物,並由此引發了1982-83年舉世聞名的婆羅洲森林大火。

2014年5月,印度尼西亞人權委員會就土地和森林違法問題啟動首個全國調查。

腐敗政府 超貸山林

印尼森林資源起初出口至菲律賓,而菲律賓是上世紀森林砍伐情況最為嚴重的國家之一。

當時,菲律賓森林砍伐異常猖獗。短短30年間,3000萬公頃的森林遭到砍伐,80%的國土面積變為荒山。1972年,更出現了發放的採伐許可權面積遠遠超過了可供採伐的森林資源面積的混亂局面。

一項有關印尼森林採伐的綜合研究顯示,1967至1970年3年間發放的採伐許可面積超過5300萬公頃,幾乎全部授予全球的採伐企業。

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菲律賓。1969至1974年印度尼西亞原木出口價格上漲600%。而在這期間,美國惠好和佐治亞-太平洋公司,以及日本三菱集團卻取得了可將利潤自由匯回本國和享受免稅期的優惠待遇。

到1979年,印度尼西亞成為全球最大的熱帶原木生產國,佔據了全球40%的市場。1970年美國佐治亞-太平洋公司是當時全球最大的採伐企業之一鮑勃·哈桑是該公司在當地的合夥人同時他也是蘇哈托總統的密友和生意夥伴

為避免暴利流出印尼(例如原木)並重新將其置於中央領導之下哈桑在利潤豐厚的全球夾板市場確立了壟斷地位從而重塑了整個林業產業的格局。1981年該國頒布禁令禁止原木出口許多大型外國投資者退出印尼這導致了國內原木價格走低但卻為夾板製造廠提供了廉價的原材料。

蘇哈托授予哈桑控制的印尼木板協會(Apkindo)極大的權利,它享有向夾板製造商授予出口許可的專有權力,以及製裁違規企業的權力。

印尼木板協會(Apkindo)席捲了世界夾板出口市場。到1987年,印尼木板協會(Apkindo)以掠奪性定價政策佔領了美國3/4的進口市場及67%的全球熱帶木夾板市場,由此賺得的巨大利潤都流入了哈桑和蘇哈托核心集團的腰包。

1994年,哈桑成為全球最富有的人之一。

1997年,如奧威爾在小說中所描述的那樣具有諷刺意味的是,鮑勃·哈桑竟然受到美國的嘉獎,表彰其在建造一個大型紙漿和紙張廠過程中對環境做出的貢獻,並被授予榮譽教授的稱號。

2035年 森林消失

那時,人們已經開始為不斷減少的森林資源感到擔憂。而1997-98年爆發的迄今為止最大規模的森林大火更讓人們憂心忡忡。這場大火令500萬公頃的龍腦香科樹化為灰燼,1/3的猩猩喪生火海。如果這些猩猩是人的話,這場大火就相當於奪去了整個中國、美國和歐洲的人口。

直到本世紀之交才最終有人對印尼不斷減少的森林資源進行調查。2002年,德雷克·霍爾姆斯發布一篇名為「我們的森林去哪了」的報告,引起世界震驚。報告中的圖表顯示,印尼的森林覆蓋率趨近於零。

根據霍爾姆斯預測,整個斜線呈現下降趨勢,截止到2010年加里曼丹(印尼婆羅洲)低谷熱帶雨林將不復存在,2035年森林將全部消失。現在是2014年,情況雖然並不如霍爾姆斯預計的那般糟糕,但仍不容樂觀。

目前,加里曼丹60%的低谷熱帶雨林已經消失,而為滿足消費者對紙張和油棕的需求,剩餘的熱帶雨林也正在遭受砍伐,而且砍伐速度比之前任何時候更快。

我所購買的吉他的製造商雅馬哈公司頒布了一項政策,對以不可持續的方式進行採伐的行為進行識別,並在其採購準則中規定將重點採購人工林木材。可是,具有諷刺意味的是,這些人工林所生長的土地正是人類砍伐森林後的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