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多於保護?中國野保法修訂中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利用多於保護?中國野保法修訂中

2015年02月26日
作者:劉琴(中外對話北京辦公室編輯)

※ 本文轉載自 中外對話

中國正在修訂已施行了26年之久的《野生動物保護法》。專家普遍認為,中國不能製止濫殺野生動物,根源在於該法強調資源利用。

修訂後的野生動物保護法將有助於保護中國的野生動物。圖片來源: Kenno McDonnell

在眾多提請修改其側重點的呼籲聲中,中國正在修訂《野生動物保護法》 。聽起來也許奇怪,中國現行1989年實施的動物保護法,立法之初也就是剛剛開放市場經濟的時候,是為了鼓勵野生動物的買賣,為國家爭取外匯。

這部法律因強調資源利用、鼓勵發展野生動物馴養繁殖產業而飽受詬病,被稱為「野生動物利用法」。中國專家普遍認為,新法不能再強調對野生的利用,否則無法做到保護。根據新華社報導,新的法律草案將由全國人大常委會在2​​015年審理。

無能為力的野保法

中國野生動物資源正面臨棲息地破壞、人類亂捕濫殺的傷害,現行《野生動物保護法》對此無能為力,飽受詬病。

中國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資源與環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長常紀文最近透露,專家們在5年前提都不敢提的動物福利,將被寫入新的野生動物保護法中。

在最近主持的一次研討會上,常紀文披露了這一訊息。在這次關於野生動物保護的研討上,專家們的觀點相當一致,批評現有的野生動物保護法名為保護,實為利用,造成今日中國野生動物資源破壞難以遏制的局面。

現行的這部1989年野生動物保護法由國家林業局,即原來的林業部起草並報送國務院。國內的野生動物養殖許可證都由林業部門頒發,林業部門認為,發展馴養繁殖產業可以達到保護野生動物的目的。但這個觀點常常使國家林業局成為野生動物保護人士批評的對象。中國繁育圈養大熊貓的成功是這類保護的全球典範。即便如此,中國的熊貓保育人士也越來越多地把注意力轉移到此行為對於野生大熊貓種群的威脅。

合理利用? 人工馴養讓保育工作雪上加霜

中央社會主義學院教授莽萍認為,這部法律提出的「合理利用資源」和「發展馴養繁殖產業」,​​是導致野生動物數量下降的重要原因,以資源利用為基礎的這部法律無法制止亂捕濫殺,「養殖瀕危、珍稀野生動物只不過是供富人、官商勾結使用。」

她舉例說,中國目前養殖的老虎有6000隻,但野外的老虎不足30隻,養殖沒有促進野生動物保護。重慶大學教授秦鵬也認為,養殖戶往往魚目混珠,直接去野外抓捕野生動物,成本低而且價格賣得貴。海南師範大學副校長史海濤舉例說,龜類的養殖,使得執法人員難以分辨哪個是野外的,哪個是家養的,導致野生龜數量下降和種群滅絕。

世界動物保護協會提交的一份書面材料稱,現行的法律是把利用作為目的,把保護作為手段,其實質是一部「野生動物法」或「野生動物利用法」。「只有把立法的重點放在『保護』上,才能讓這部法名副其實。」

2013年「兩會」期間,人大代表、南昌航空大學副校長羅勝聯與36位代表聯名提送「關於提請修改《中華人民共和國野生動​​物保護法》的議案」,引起中國社會關注。該議案認為,野生動物保護法將野生動物定位為「資源」,側重於利用價值,不利於保護,應予以刪除。

近30年未修法 早不合時宜

中科院動物研究專家汪松說,令他沒有想到的是,自己20多年前參與制定的這部法律,竟然一動沒動,到現在還沒有修改。這部法律於1988年審議通過,1989年開始施行。中國在上世紀之所以強調資源利用,有其歷史背景。汪松說:「那時提出發展資源利用,是為了給國家創外匯。快30年過去了,時代不一樣了,現在修訂都已經晚了。」

汪松曾對《京華時報》記者說,當年由於國家發​​展需要,在立法之初,中國視野生動物為資源,強調其經濟價值。「那時我們出書,寫到野生動物,都是什麼可以入藥,毛皮如何珍貴,可以出口,為國家掙外匯。」汪松說。

原林業部森林植物和野生動物保護司副司長卿建華,曾代表原林業部參與起草該部野生動物保護法。他在接受《京華時報》採訪時也表示,中國對於野生動物的認識是一個逐步發展的過程。1959年,林業部發出第一個《關於保護野生動物資源的指示》,首次明確提出「野生動物資源歸國家所有」。

在此之前,是「野生無主,誰獵誰有」,許多野生動物甚至被看成是有害的,《人民日報》還刊文宣傳打虎英雄,很多地方推行「打一隻狼獎一隻羊」。到上世紀80年代,林業部起草了《野生動物管理保護條例》報國務院,當時一位領導提出「為什麼是條例不是法?」因為條例是管不住很多事情的,於是,「條例」變成「法」報送。大約過了8年,1989年,《野生動物保護法》開始正式實施。

野生動物養殖業 重創中國形象

中國著名動物保護人士奚志農,把野生動物養殖業稱為「罪惡的產業」,他想知道,動物保護法鼓勵的這個產業到底給中國帶來了多少產值,而讓中國付出了這麼大的名譽傷害。

海南師範大學副校長史海濤給出了答案。史海濤說,這部野生動物保護法使得中國的野生動物馴養繁殖業得以大發展,中國有兩萬多家養殖單位,總產值78億元人民幣。「78億元毀了中國國際形象!」奚志農說,走出國門聽到的都是國際社會指責中國濫吃野生動物的聲音。在史海濤參加的很多國際會議上,許多國外學者指責中國人只捕殺不保護,「把中國稱為龜類的死亡之地」。

「這種狀況不僅嚴重破壞了珍貴的自然資源,還損害了中國的形象。」史海濤說,再這樣下去,中國的野生動物資源快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