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核家園成口號? 朱、蔡、宋政見空泛挨批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非核家園成口號? 朱、蔡、宋政見空泛挨批

2015年12月17日
本報2015年12月17日台北訊,特約記者黃小玲報導

距離總統大選剩下一個月,三位候選人的能源政策是否夠具體完整,能帶領台灣走向能源轉型的未來?17日,全國廢核行動平台邀集歷年來舉辦各地反核遊行的團體代表,召開聯合記者會,公布「全面廢核」、「面對核廢」、「能源轉型」三大方向訴求,並要求候選人一一針對訴求明確表達贊成或反對,莫讓「非核家園」成口號。

目前朱立倫、蔡英文、宋楚瑜雖已陸續提出能源政策,然而核廢料問題卻遭忽略。老舊核電除役、核四廢止、蘭嶼核廢料遷離及爆滿的高階核廢料何去何從等問題,都未在政見中看到明確說明與具體承諾。全國廢核行動平台質疑,北海岸和蘭嶼居民,數十年受到核廢料陰影籠罩,在選戰中卻未被提及,是否因選票不多?

環團將訴求提交給三位候選人,要求未來執政者提出具體做法。攝影:黃小玲。

恐「核」原住民  全面廢核別讓核廢料繼續增加

台東廢核反核廢聯盟代表人那布回憶,蘭嶼存放核廢料時,是第一次對台東達悟族人的傷害,緊接著是台東南田的排灣族受害,公投法令已過並未告知居民,因此居民承受核廢料繼續存放的恐懼,這是一種對待土地和人民的暴力,政府完全不顧台東縣民的擔憂。

他表明,台東用電量佔全台不到0.5%,所有經濟發展卻要說是能源問題,希望政府別再增加低階或高階核廢料,而是要儘快解決已產生的核廢問題,經濟和能源發展可以另尋更好的政策。別讓每一個地方都有可能成為核災區,讓每寸土地都成為核廢預定地。

地球公民基金會台北辦公室主任周東漢表示,這次主要訴求是全面廢核,包括:

  1. 核一、核二、核三廠應儘速除役。
  2. 除役計劃資訊公開讓民間可參與其中。
  3. 直接廢止核四廠。
  4. 改善核電安全監督機制。

他解釋,核電廠近年屢次發生核二錨定螺栓斷裂(2012年)、核一燃料棒連接桿斷開(2015年)核三螺樁卡住、控制棒驅動軸彎曲、蒸汽產生器小螺栓斷裂及包商工安意外等台電無法處置的少見核安事件,台灣三座運轉中核電廠已出現核安警訊。核三廠的事件沒有通報屏東縣政府,再加上核三廠位於恆春斷層上,八年前就發生過規模七級以上的地震,顯然有安全疑慮。

周東漢強調,核一、核二廠從建廠、商業運轉開始至今已屆臨法定除役年限,政府卻未將核電除役政策定案,因此未來執政者應宣示核一、核二、核三廠都要盡速除役,時間表必須入法,而非核家園法也要排入立法院之優先法案。現階段核電除役計畫都不清楚,須訂出明確計畫,開放民間參與機制,讓當地居民有知情權和參與權。核電安全監督機制除了要有即時公開資訊的管道,核廢減容中心的輻射空污問題,也要委由第三方獨立調查。

那布回想核廢對台東的傷害,盼政府公開資訊與全民共同解決核廢料問題。黃小玲攝。

核廢料即刻遷出蘭嶼   落實遷場承諾

蘭嶼部落文化基金會執行長希婻‧瑪飛洑則針對核廢議題,提出五點訴求:

  1. 核廢料移出蘭嶼。
  2. 提出高階核廢料處置政策。
  3. 重視民間對乾式貯存場的質疑。
  4. 核廢料不送至境外再處理。
  5. 建立政府與廢核社群之社會對話機制。

她說,目前的低階核廢要盡速移出蘭嶼,落實遷場承諾。政府曾與達悟族在2002年簽訂議定書,載明2016年至少會啟動遷場作業,並將核廢料全部遷出,但這些年政府始終未有動作,不斷拖延。同時議定書曾要成立蘭嶼貯存場遷場推動委員會,但委員會啟動後不到一年就被冷凍在國發會底下,已無實質運作,遷場作業因此停頓近十年。因此必須重啟蘭嶼貯存場遷場推動委員會,作為正式處理蘭嶼核廢料的遷移作業的專責單位。

希婻‧瑪飛洑認為,低階核廢的最終場址與核廢遷出蘭嶼必須脫鉤,這是前幾年與行政院的核廢災民對話平台裡最主要的訴求之一。

希婻‧瑪飛洑說核廢料遷出蘭嶼為首要,之後遷場也須重啟委員會監督。黃小玲攝。

發展永續綠能  還人民安全環境

談到能源轉型,爸爸非核陣線發言人李卓翰提出四點建議:

  1. 提升能源使用效率,用電需求零成長。
  2. 推動能源稅立法。
  3. 取消工業電價補貼。
  4. 發展全綠能環境。

他直言,電力是稀有資源,要提升能源使用效率,但不能為求工業發展而降低電價吸引外資,做出犧牲環境的行為。政府要透過更好的政策,並提供主動節約能源的誘因,讓人民節約用電。另外,發展綠能是最經濟、乾淨的辦法,初期單位生產成本雖高,但比起破壞環境、危害人民健康成本的損失,更能讓台灣成為永續安全生活環境。國家要進步就得讓能源轉型,非核家園是必經過程,發展綠能是各界共同願景。

爸爸非核陣線發言人李卓翰(右二)多次重申綠能發展的重要性,望政府別因工業而犧牲環境。攝影:黃小玲。

爸爸非核陣線發言人李卓翰(右二)多次重申綠能發展的重要性,望政府別因工業而犧牲環境。攝影:黃小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