龜在冏途,台灣的野生龜不見了?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龜在冏途,台灣的野生龜不見了?

2016年02月04日
作者:陳添喜(屏科大野保所助理教授)

野生龜不見了! 去(2015)年花了不少時間做在宜蘭做淡水龜野外調查,食蛇龜、柴棺龜變少是意料中的結果,可以發現到的數量已經非常非常少;原來還算常見的斑龜及外來的巴西龜竟也不見了,而且還連續兩個月摃龜;一年只發現15隻食蛇龜、8隻柴棺龜、21隻斑龜及5隻中華鱉,野生淡水龜不見了,只能用「慘」來形容!或許不少人認為全怪罪於「非法獵捕」太過沈重,棲息環境的過度「美化」也是重要原因。

被丟棄死龜所留下的殘破龜殼。圖片來源:陳添喜。

不管願意接受的原因為何?野生龜不見了! 努力尋找49處合適的棲息環境,只在9處有發現食蛇龜,但卻在13處發現有捕龜陷阱,實在太離譜!10年前是在12處調查地點中,在6處曾發現食蛇龜,且數量銳減,代表著有7成以上的野生食蛇龜不見了。但最慘的還不是食蛇龜,而是柴棺龜!10年前是在13處調地點中,就有7處有柴棺龜,去年調查的39處地點,僅在6處找到;以前曾在一個陷阱籠內捕獲超過8隻,而最近的調查卻是一年捕獲8隻! 每當走進某些山區村落時,總是會充滿驚奇;在發現適合龜類棲息的秘境時,難免心中暗喜,但這樣的興奮心情通常要馬上跌落谷底,眼前出現的是各式各樣捕龜陷阱,甚至是被丟棄的死龜殼。漸漸習慣這樣的情緒起伏,要強迫學著當成是在存活在這現實世界的修行課目。

曾再造訪過以前發現過食蛇龜的調查地點,在20處中也有14處再也找不到龜,而迎接的是被丟棄銹蝕破鼠籠,就好像是古代的江洋大盜在洗劫後故意留下的信記,為了嘲笑永遠總是來晚一步的官兵;其他還有龜的地點也是慘遭嚴重盜獵,多數地點所剩數量相當棲慘。很習慣被當成烏鴉,也習慣被認為只是危言聳聽,這卻是真實現況!這不是新聞,獵人知道,很多在地人都知道,但「位居朝堂」的卻不知道? 現在是70-80%的野生食蛇龜、柴棺龜不見了, 不出幾年就是90%或95%,台灣野生龜的命運是「慘!慘!慘!慘!慘!……已經一步一步踏入死亡的界線 」!

台灣不少地方所發現盜龜鼠籠常可撿拾成堆。圖片來源:陳添喜

台灣不少地方所發現盜龜鼠籠常可撿拾成堆。圖片來源:陳添喜

龜不見了,有那麼嚴重嗎?

對多數人而言,一點都不重要!尤其在現今「利益」掛帥的社會氛圍下,野生龜和許多野生動物及環境議題一樣,在意的人總是少數。儘管也曾費盡口舌去解釋有龜存在的好處,多數人只是淡淡的回應:「這很重要嗎?」 多數人對淡水龜的消失或許無感,但牠們默默的扮演生態服務的角色!變溫的淡水龜比起相同體型的哺乳動物與鳥類,所消耗的能量較少,在合適的環境中常可維持極高的密度,以量多取勝。

無論是水棲或陸棲種類,扮演無脊椎動物的重要捕食者,斑龜、中華鱉吃掉很多孑孓、福夀螺。牠們也扮演動物死屍清除者角色,在森林或水域環境,都是維持環境平衡的重要因子。而龜類特有的生活史特性,成體存活率很高,幼體存活率很低;龜蛋與幼龜是不少哺乳動物與鳥類重要的食物來源。而食蛇龜更是低海拔森林中重要的種子傳播者,對森林更新演替有極大貢獻。

這些說法對多數為三餐打拼的市井小民而言,有如天邊的雲朵,事不關己;對那些盜龜的獵人、收龜與洗龜的商人、走私龜的販子,看到的一塊大肥肉。柴棺龜、食蛇龜不見了,斑龜也不少了,台灣的龜龜大軍早已崩潰,被人民賦予保育權責的政府公權力又是在那裡?

淡水龜對維持生態環境健康扮演重要角色。圖片來源:陳添喜。

「裝睡的人叫不醒」? 這句話變成最近的流行語,是用來形容政治人物與政府組織運作的嚴重脫序;「人人有責」、「全民參與」、「教育民眾」成了卸責常用的藉口。但有權才有責,法律主管的單位,不應拿沒錢、沒人當成推脫之辭。維持社會公義的公權力不是學者、民間資源可以取代的。 市井小民並不需要冒著生命危險去抓盜龜獵人,更不應該用「私法」去處置社會不公不義的亂象。更不應該把研究人員或有志之士塑造成「護龜英雄」,亂世才會出英雄!放任盜龜亂象惡化,由點、線、面到全台淪陷,高獲利低風險的「產業」更已組織化,黑白兩道插旗,與暴力、毒品合流,孰令致之?

彷彿是時空錯置,好像又要回到由仕伸捐款組織鄉勇打土匪,以保家護土的年代?公權力不張,卻期待著民間資源、人力大量投入。 只是被人民賦予維護社會公義的行政與司法巨人,不知要裝睡到何時?至少要醒著才有點希望。

「裝睡的人叫不醒」?龜事等著被喚醒的人解決!。圖片來源:陳添喜。

「裝睡的人叫不醒」?龜事等著被喚醒的人解決!。圖片來源:陳添喜。

無家可「龜」? 除了野生龜被盜獵之外,收查緝收容的龜也安全無恙?至今應有上萬隻保育龜被查緝收容,但究竟有多少隻可以平安的活著回到野外環境?台灣應該沒有幾個人能回答!牠們最終的命運是如何?有多少能存活下來?被偷、被搶時有所聞,要在收容中心終老嗎?或是流入民間護生園、保種中心?還是有其他用途? 因為無力保護牠們安全活在野外環境,關著、養著就沒事?在時局動盪的亂世,暫時把牠們安置在與世隔絕的桃花源,等待有朝一日青天乍現,在太平盛世再度降臨時,再讓這些龜重歸故土?野生龜還是要讓牠們回到野外,扮演應有的生態功能。這是台灣的悲劇,公權力不張所造成的悲劇。現在是淡水龜,其他的野生動物就會比較受重視,很難吧!

台灣被查緝到盜獵、走私的保育龜數量極多。圖片來源:陳添喜。

台灣被查緝到盜獵、走私的保育龜數量極多。圖片來源:陳添喜。

台灣淡水龜的悲劇已延續超過10年,迄今未見有積極改善;觀微知著,龜事對朝堂中人可能只算是一件小事,現今台灣社會因為裝睡未解的問題多如牛毛。只是最近講「裝睡的人永遠叫不醒」的人,真得可以喚醒裝睡的政府巨人嗎?還是真的永遠叫不醒? 龜的悲劇不是無解,是公權力要能從裝睡中被喚醒,被當成一件「正事」看待,不能讓法律與社會公義變成神主牌,僅供頂禮膜拜之用。如果連野生龜都無法安全活在這塊土地上,只因對岸無良炒龜商人的索求就步上滅絕之路,其他未解的問題大概也等著繼續沈淪。

台灣野生龜還面臨不確定的未來。圖片來源:陳添喜。

台灣野生龜還面臨不確定的未來。圖片來源:陳添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