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漁船遭阿根廷擊沉 揭露南大西洋漁業危機 | 環境資訊中心

中國漁船遭阿根廷擊沉 揭露南大西洋漁業危機

2016年06月02日
作者:米爾考•斯萬特兹曼(Milko Schvartzman 曾任綠色和平國際運動協調員16年);翻譯:子明

今年3月,阿根廷海岸警衛隊先後向兩艘中國漁船射擊,這使得中國與阿根廷的外交關係急轉直下。雖然兩艘中國籍漁船都成功逃出了阿根廷專屬經濟區,但其中一艘中國籍漁船的船員最終在公海上被阿方捕獲,船隻由於遭到阿根廷海軍的砲擊而沉沒。這起特殊事件引起了國際媒體的廣泛關注。

2016年3月14日遭阿根廷擊沉的中國漁船,魯煙遠漁010。圖片來源:圖片來源:阿根廷海岸警衛隊影片截圖

連續兩起與阿根廷海軍有關的事件引起了中國政府的關注。中國駐布宜諾斯艾利斯使館呼籲對「魯煙遠漁010」船隻的沉沒展開正式調查。

另一艘中國漁船華麗8號起先逃脫了追捕,最終在回途途徑馬六甲海峽時被印尼方面扣押。

以上事件看起來似乎很不尋常,但對於關注國際漁業的人士來說,這些事件實屬司空見慣。不過,阿根廷方面採取的行動確實向國際社會發出了強有力的信號。它表明,保護脆弱的海洋生態系統需要各國之間更密切地協調配合。

特殊地帶:南大西洋

南大西洋是地球上海洋生物多樣性最豐富的地區之一。來自巴西的暖流與來自福克蘭群島(Falkland Islands。阿根廷稱其為馬爾維納斯群島(Islas Malvinas))的寒流相遇,加上深深嵌入大陸棚邊緣的廣闊海床平原,使得海洋生物得以棲息繁衍。這裡擁有大量的魚類、海洋哺乳動物和鳥類。

1982年阿根廷與英國就福克蘭群島/馬爾維納斯群島領土主權發生衝突 。之後,兩國在這一地區的漁業監管以及打擊非法、無監管或者未註冊(IUU)船隻的行動很大程度上宣告失敗。最終,英國選擇向支付年費的所有船隻開放其實際控制的海域,不在安全性、工作條件、環境保護或者捕撈方式上提出任何要求。

對於阿根廷來說,要百分之百地控制長達幾千公里的海洋邊境線、阻止船隻非法進入其專屬經濟區幾乎是不可能的。阿根廷在該地區或者鄰近國際公海打擊非法捕撈的努力十分微弱,甚至接近於零。

這也給各類船隻鑽空子,利用國家、區域協議或者多邊組織在管理上的缺位,隨心所欲地開展捕撈作業提供了便利。

撈空的海域

根據聯合國糧農組織(FAO)的 最新數據 ,全球九成的漁場處於過度捕撈、瀕臨極限或者已經崩潰的狀態。

世界上幾乎沒有地區可以倖免。上世紀90年代南大西洋漁場的崩潰就是因為西班牙捕撈船在當時的阿根廷政府授權下大規模不受控制地進入這一海域所導致的。

今天,由於過度捕撈猖獗,南大西洋漁場再次陷入類似的危險境地。

過去幾十年中,中國消費者的海產品消費需求日益旺盛,導致國內供應短缺,加之亞洲鄰國不願與中國簽訂捕撈許可協議,迫使中國漁船開始向外尋求新的漁場。

南大西洋海域執行捕撈作業的約500艘外籍漁船中,約45%懸掛中國大陸船旗,佔大多數。次之的是台灣(20%)、韓國(17%)以及西班牙(13%),另有部分漁船懸掛福克蘭群島/馬爾維納斯群島船旗。

這些船隻之所以能多年來長期在這片水域捕撈的原因之一是它們可以在烏拉圭蒙得維的亞港(Montevideo)和福克蘭群島/馬爾維納斯群島的阿根廷港得到後勤保障支持。

此前曾有人指控福克蘭群島/馬爾維納斯群島停泊的船隻上存在使用奴役勞工的現象,加上環境與安全等方面監管缺位,使得有關船隻的運營成本大大低於合理水平。

烏拉圭境內的中國港口

與阿根廷不同,烏拉圭並非中國經濟投資的主要目的地,但是該國正在吸引越來越多的中國漁船停泊。

蒙得維的亞港停泊的大量漁船和冷藏船(提供補給和冷藏服務)帶來的豐厚收益促使中國山東寶馬漁業集團有限公司(ShanDong BaoMa Grupo de Pesquería SA)提出在烏拉圭投資2億美金進行港口建設 ,投資內容包括加工廠和冷藏倉庫。

投資項目達成之後,該公司實際上為中國在南大西洋獲得了一塊主權領土。同樣的例子還有位於烏拉圭河東岸的芬蘭造紙廠 :該項目包含一個保稅區(Zona Franca),使得造紙廠可以自由派遣調度船隻,烏拉圭當局無權干涉。

拉普拉塔河(Río de la Plata)是遷徙性漁船重要的後勤保障和商業據點。今後,中國將實際擁有該河的部分主權。

環境成本難以估算

IUU漁船捕撈的主要目標是墨魚(阿根廷柔滑魚),其次是鱈魚(無鬚鱈和尖尾無鬚鱈)、牙鱈、巴塔哥尼亞齒魚(小鱗犬牙南極魚)、大西洋鱈魚以及聖保羅墨魚。

墨魚是阿根廷另外一種主要商業魚類鱈魚的主要食物。海豚、鯨魚、以及企鵝等海鳥也以它為食。在其遷徙週期中,墨魚會途經巴西、烏拉圭和阿根廷的專屬經濟區、福克蘭群島/馬爾維納斯群島周邊海域以及國際公海地區。

雖然目前尚缺少有關過度捕撈對生態環境影響的科學研究,但已經觀察到企鵝和海獅種群數量銳減的現象,其中企鵝的種群數量較歷史最高點已經減少了80%。

目前尚無關於漁業資源總量的詳細數據,不過估算認為,每年外國漁船捕獲的墨魚數量在60萬噸左右,按照2015年每噸1000美元的價格計算,總價值約為6億美元。其他種類的捕撈量數據甚少,對於意外捕獲更是完全沒有數據。目前對於可捕撈魚類的大小和年齡並無任何規定,這對種群的補充能力有著重要的影響。

除了 ​​過度捕撈、意外魚獲和被丟棄的魚獲之外,漁業活動還造成了其他嚴重的環境影響,如海洋污染,石油、燃料、有毒物質和垃圾排放等。這些行為不僅不會受到任何懲罰,我們對其所造成損害的程度也知之甚少。

提高管制 避免生態崩潰

為了避免南大西洋生態系統的崩潰,有必要減少這一地區內的漁業活動並對所有進行捕撈作業的船隻實施控制。所有捕撈船隻都應該按照國際海事組織的規定遵守勞工法規,並設立由地區鄰國指派的多邊船上觀察員。這些初步預防措施十分必要。在公海傾倒垃圾的行為必須得禁止。

港口監管當局應該提高透明度 ,並公開魚獲數量以及其他事件的資訊。與此同時,必須禁止任何有非法活動記錄的船隻在這一地區捕撈,無論是在專屬經濟區還是在周邊國際海域。此外,還應長期對全部作業船隻實施強制的衛星識別。

從衛星數據分析、對船隻和相應公司以及該地區發生的事件的研究來看,如果上述要求可以得到充分的落實,那麼這一地區的漁船數量將減少20%。即便僅對非法船隻進行記錄,也可以將作業船隻數量減少400艘上。

想在這一地區捕魚的國家和企業應該尊重可持續性、生態系統的健康、勞工的尊嚴、地區經濟發展以及航行的安全。

此外,對於擁有世界上規模最大船隊的中國來說,應該對近期涉及在境外水域航行的中國籍船隻的一系列事件進行反思。如果有關方面不能改弦更張,則未來一定會發生更多類似事件,其後果或許也將比近期發生的事件更加嚴重。

海洋並非無限大,這個道理我們幾個世紀前就知道。生活在海洋中的物種也並非取之不盡。我們的社會清楚這一點,而國家必須更加堅定地保護我們的海洋和海洋物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