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不動就引水 中國水資源管理讓人捏把冷汗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動不動就引水 中國水資源管理讓人捏把冷汗

2016年06月09日
作者:邵文杰(微信公眾號《原本山川》作者)

編按:台灣有集集攔河堰引濁水溪計畫,使環保團體發起「解放濁水溪」抗議行動,中國各地的引水工程,規模和頻率超乎想像。最有名的大概是地理教科書會提到的南水北調工程,把長江豐盈的水資源部分抽掉至中國華北和西北。此外,編輯去年前往雲南參訪滇池,污染之嚴重使政府計劃從金沙江(長江上游)引水稀釋,並自本月動工。對於中國頻頻採越域引水解決缺水、污染問題,真的能夠達到用水安全目標嗎?

各種水電站和引水工程正如火如荼在中國各地展開。圖片來源:p20101231(CC BY-NC-ND 2.0)

各種水力發電廠和引水工程正如火如荼在中國各地展開。圖片來源:p20101231。CC BY-NC-ND 2.0

調水(*引水)就是傷害生態,就是危急生態安全。對任何名義的調水,從心底,我都是反對的。這幾天得知了一個讓我驚訝的調水工程,工程名字叫做鄂北調水。我查了一下詳細資料之後更吃驚了,這個鄂北調水的水源居然也是丹江口。資料介紹,這個工程創造了中國水利工程史上從構想到立項(*計畫審核通過)歷時最短的記錄,僅僅兩年。

該工程從丹江口引水,從西北向東南調水至襄陽、隨州、孝感三市。調水理由是這幾個地方是湖北著名的干旱區,民生艱苦,民生就是天大的事,所以要調水。和所有的調水工程一樣,理由是那麼的冠冕堂皇。該工程還特別強調了不會對南水北調造成影響。哎,可憐的漢江啊!

動不動就調水

中國可能是世界上最喜歡調水的國家,可能是世界上最喜歡用工程手段對付自然缺陷的國家。當然,我相信,正是有了這樣的邏輯,我們才對本該做好的治污和節水失去了動力和興趣。在中國,調水分為同流域調水和跨流域調水。南水北調就是典型的跨流域,而這個鄂北調水雖然在漢江流域,但在小流域中,也屬於跨流域了。

讓我們先來看看中國的瘋狂調水吧。南水北調就不說了。雲南因為污染了滇池,沒有乾淨水喝,搞了個滇中引水,想把金沙江的水引過來;西安把長安八水污染完畢後發現,呀,城市已經這麼大了,黃河第一大支流渭河顯然不夠用了,那就從長江最大的支流漢江引水吧,反正就隔著一座秦嶺,可憐的漢江啊!

而在漢江的下游,因為南水北調導致下游水量不足,似乎要把長江水引來補充漢江;在西北,有引大濟秦(大通河的水引到蘭州秦王川),引洮工程、引大濟湟(大通河補充湟水),此類工程多如牛毛,一言蔽之,拆東牆補西牆。在不缺水的南方,2014年,杭州發現要挽救母親河錢塘江水質太難了,於是他們發誓要讓杭州市民喝上農夫山泉(瓶裝水品牌,水源地在中國一級水資源保護區浙江千島湖),於是不顧反對,堅決上馬(*實施)了千島湖引水工程,這就是典型的懶政了。

山西有引黃濟晉;青島有引黃濟青;東北有北水南調。有名頭的工程很多,沒名頭的就更多的。所以,中國的江河不光被污染侵蝕,被水庫、大壩扼殺,還正在被調水吸血。

面對滇池污染嚴重,中國政府欲從金沙江引水稀釋,此「滇中引水工程」自今年6月動工。

面對滇池污染嚴重,中國政府欲從金沙江引水稀釋,此「滇中引水工程」自今年6月動工。攝影:晁瑞光。

調水原因 偷懶的水資源管理

調水,美其名​​曰,優化水資源配置,溝通江河關係。實則違背自然規律,加速了水資源的枯竭。

因為一個地方缺不缺水是相對的,是由自然條件和水資源管理水準共同決定的即便是西北的城市,之前也不見得有多缺水,比如張掖、武威、敦煌。你在一個缺水的地方,不顧一切的要建立一座大城市,那就是找死。你在不缺水的區域,任由城市擴張,卻不精細管理水資源,也無異於找死,北京就是走了這條路,到現在也沒有與其國際一流城市身份匹配的水資源管理體系,所以在水資源管理上,北京名列世界倒數第一。

缺水是客觀存在的,但發展要遵循客觀規律也是必須的。錢塘江明明可以治理污染,為何不去治理,卻直接把上游的好水掠奪過來;湖北明明有千湖之省之稱,怎麼會乾旱到那種地步,細究原因,跟自然又有幾分關係。我們總擅長把人禍導致的後果,推脫給自然,然後又以水資源優化配置的名義,再次行傷害自然之實。

調水的危害是明顯的。首先是傷害生態,改變了江湖本來的關係,勢必帶來巨大的生態風險。這個風險目前人類無法精確評估,但不意味著他不存在。江河都是生態系統的一部分,我們卻簡單的當他們是水缸,你缺水舀一瓢,他缺水取一桶,所謂的資源優化配置想的也太簡單的了吧。

我曾聽一位河流專家說過,江湖的關係、河流之間的關係是十分精妙的,人類以為自己建立閘門、依靠計算機控制,就可以做到對江湖的精確控制,實則差了十萬八千里。最後的惡果還是要我們自己享用。

除了傷害生態,從長遠來看,調水根本無法改善某個地方的缺水事實。通俗的說就是,調水是救急之策,不是長遠之道。缺水有缺水的活法,缺水的發展思路,比如一瓢水分成兩瓢用有何不可。眼下,我們連有效的水資源管理體系都沒有,靠調水如何可持續(*永續)發展。我猜測,懶得去想,懶得去做才是調水工程這麼火熱的背後動力。

而且就調水的用途來說,很多地方都是為了滿足農業灌溉,工業發展的需求,更有不要臉的:水景需求。

我還沒有說到調水的移民問題,工程破壞環境問題,但這些都是客觀存在的,也是不可忽略的。

中國的南水北調工程,圖為三陽河潼河寶應站。圖片來源:《中國西部科技》雜誌社網站

調水指導意見

可能是國家也覺得中國的調水太隨便了,太想當然了。最近,國家發改委、水利部出台(*頒布)了《關於切實做好引調水工程前期工作的指導意見》。意見指出,興建必要的引調水工程,是優化水資源配置戰略格局、實現江河湖庫水系連通、提高水安全保障能力的重要舉措。要把強化節水、提效、治污、環保、控需作為引調水工程實施的重要前提,務必做到「先節水後調水,先治污後通水,先環保後用水」,促進水資源可持續利用,保障供水安全和生態安全。

《意見》強調,要強化規劃約束、嚴守紅線控制,對規劃調入區,要以用水總量控制、用水效率控制和水功能區納污限制「紅線」為約束條件,對現狀實際用水已超過用水總量控制指標的地區,嚴格控制規劃建設新的引調水工程。

對比中國的調水亂象,我覺得兩部委這個意見還是太軟弱了。我覺得應該禁止上馬新的調水工程,這算是給某些地方一個機會,一個逼著轉型,學會對待水的機會,畢竟,這是一個珍貴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