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討土地徵收卻只談補償 內政部辦公聽 會場砲聲隆隆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檢討土地徵收卻只談補償 內政部辦公聽 會場砲聲隆隆

2016年08月11日
本報2016年8月11日台北訊,賴品瑀報導

「並不是有補償跟安置就叫保障居住權! 」日前南鐵都市計劃才在居民的抗爭中過關,11日在內政部地政司所召開「土地徵收與居住權保障」公聽會中果然砲聲隆隆,學者與民間多認為,內政部不談計畫的必要性公益性、及程序正義,只討論後端的徵收與補償,是問錯了問題, 這樣的切割並無助於改革。

DSC_2039

內政部舉辦土地徵收公聽會,會場塞爆。攝影:賴品瑀。

土地徵收涉違反人權兩公約 高雄市民當場求救

「就在剛剛律師打電話告訴我敗訴了,我到底該怎麼辦?」高雄果菜市場案自救會會長吳富雄求救著,表示就在公聽會舉行同時,他們卻落入困境。

四年前大埔案震驚社會,也讓土地正義的議題受到重視,但近年仍有桃園航空城、台南鐵路東移、高雄旗山太平商場、果菜市場等案有拆遷爭議,遭批違反了人權兩公約的居住權保障,在立委尤美女、李俊俋、姚文智等人的要求下,內政部舉辦了公聽會,要來檢討土地徵收的相關政策法令。

但出面舉行公聽會的內政部地政司,將討論議題設定在如何強化土地所有權人、地上權人、土地使用人、現地(原)居民等利害關係人的權益保障,卻遭在場學者與各地反迫遷自救會居民批判命題錯誤。

公聽會遭批命題錯誤 地政司司長:「政府現在的設計就是這樣」

地政司負責職掌地籍管理、地政法令、地籍測量、國土測量、地政資訊、衛星定位測量、市地重劃、區段徵收等業務,因此遭民間指出,地政司在土地開發計畫的流程中,參與的角色多屬於後端的執行與管理,雖然地政司司長王靚琇坦言「政府現在的設計就是這樣。」但仍挨批由地政司出面舉行公聽會,討論並無法全面。

台灣人權促進會便認為,應該將相關的土地法全面拿出來檢討,才能解決其對居住權的侵害。否則命題錯誤、畸形的公聽會絕對會效果有限。

包括都計、土地法相關學者戴秀雄、陳立夫、徐世榮等人到場,在入閣前曾參與許多的相關訴訟的環保署副署長詹順貴也到場「旁聽」,但並無發言。

居住權包含人的尊嚴 學者:徵收絕不能止於補償

「絕對不是有補償、安置就好。」戴秀雄這一句提醒,讓後續的發言者紛紛一再提出贊同,學者與民眾普遍認為,所謂居住權,並非僅是財產權的問題,也包含了生存權與人的尊嚴。也並非政府聲稱「有公益性」就能展開徵收,造成即便開條馬路,都可以聲稱公益性而大舉徵收的狀況,而是應該更細緻的對計畫的公益性與必要性進行辯論,衡量其所謂的公益與人民的損失是否合乎比例。人權公約公約施行監督聯盟強調,因此當然需要更完備的審查,絕不能僅是低度的審查就好,「其實幾乎都會通過」。

在展開徵收前應該舉辦行政聽證的想法也在這個公聽會中一再獲提及,立委蔡培慧也主張,聽證會是讓政府與居民好好坐下來談 ,去理解計畫公益性與必要性,也尋求更好的替代方案,蔡培慧指出,德國就曾為了開闢公路的計畫,花了22年與民間討論,因此最後並沒有任何一塊土地是以徵收的手段取得,「這才是我們要邁向的民主國家,民主不是只有投票。」

公聽會中不時有人發言砲轟內政部次長花敬群日前仍表示目前要辦聽證會依法無據的說詞,痛批這是行政怠惰,「雖然目前沒有法律說要怎麼做,但是法律也沒說不能做」反南鐵自救案陳致曉這樣批評。蔡培慧認為,在完成修法前,行政單位仍可以先行調整,政府不能再有「他才是老大」的心態。蔡培慧也承諾,將會與尤美女繼續推動土徵條例的修法。

DSC_2035

內政部舉辦土地徵收公聽會,會場塞爆。攝影:賴品瑀。

反徵收者遭抹黑 各地自救會都有共鳴

環境法律人專員楊品妏指出,徵收是政府要興辦計畫時,取得土地的最後手段,但目前卻往往輕易展開「區段徵收」,更淪為地方縣市政府為了籌措財源而浮濫徵收的景象。

「這等於是強制參加聯合開發!」反迫遷聯盟這麼批判區段徵收。

「居民並不想要搬走,就是迫遷。」陳致曉這麼定義何為迫遷,更主張除了一般徵收,其他都該廢止。並訴苦說,不只是徵收侵害人權,往往審議的過程更是尊嚴的侵害 ,反對徵收者,總是一再遭受抹黑,被說阻礙地方建設、貪財、只顧私利等,此言也讓不少自救會頗有共鳴。

除了徵收惹議以外,亦有民眾指出,包括眷改條例、地清條例也都相當粗暴,都是將行政裁量無線上綱,像是國防部強硬清空眷舍,若子女有房,就不會安置;或是要求居民以市價買回祖傳土地,卻不顧是戰後登記問題,造成地目不清的問題。

作者

賴品瑀

新店溪下游人,曾在成大中文與南藝紀錄所練功打怪撿裝備,留下《我們迷獅子》、《我是阿布》兩部紀錄片作品。現為人類觀察員,並每日鍛鍊肌肉與腦內啡,同時為環境資訊電子報專任記者,為大家搭起友誼的橋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