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桌到國土的思與辯:隘寮溪與屏北平原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餐桌到國土的思與辯:隘寮溪與屏北平原

2017年08月16日
作者:傅志男(地球公民基金會董事)、黃瑋隆(地球公民基金會專員)
編按:地球公民基金會自3月18日起,邀請靜宜大學生態人文學系楊國禎副教授舉辦一系列的「餐桌到國土的思與辯」講座,期盼透過楊老師長期考察台灣的生態地理與人文產業,進一步認識腳下的土地。本文記述前兩堂課程「台灣杉與中央山脈南段+愛玉」及「隘寮溪與屏北的生態與產業+香蕉」。

在非空污季節時,住在高屏地區的朋友很容易見到東方那座魁梧的北大武山,其北側便是隘寮溪流域,流域另一頭的大小鬼湖地帶,也是台灣杉密度最高、最能呈現原始林相的處女地。台灣杉(Taiwania cryptomerioides)是全世界唯一以「台灣」為屬名的植物,最高可達90公尺,是台灣最高大的樹種。2015年,地球公民基金會就曾與楊國禎老師、公視我們的島攝影團隊前往隘寮溪流域東側的大小鬼湖踏查台灣杉,留下千年齡台灣杉的紀錄。

剖半的愛玉果。傅志男攝

剖半的愛玉果。傅志男攝

鏡頭記錄下魯凱族人賴孟傳攀上數十公尺的神木,取下在台灣杉上攀長的愛玉果,原來市場上賣的愛玉是從此產出,為當地重要的經濟來源,也是本堂課的主角。

共同演化的奇蹟:愛玉與愛玉小蜂

「你知道愛玉長什麼樣嗎?」楊老師邊洗著愛玉子邊問,多數人答只吃過卻沒見過,直到楊老師洗完愛玉、凝固後才揭曉謎底:我們吃的愛玉,由愛玉籽的果膠凝固而成的,是台灣的特有植物,分佈在海拔1000~2000公尺的山上,一般人很少見過。

如同其他開花植物,為了授粉,不管風媒或蟲媒植物,總得讓花顯現,讓風或蟲幫忙傳粉,但你聽過無花果嗎?桑科榕屬的植物(榕樹類)並非無花,而是花長在像果實般的「隱頭花序」裡,故亦稱「無花果屬」,人們較為認識的如無花果、愛玉等都是榕屬植物。大多榕屬植物都有特定的榕樹小蜂幫忙傳粉。身為無花果一份子的愛玉也一樣有愛玉小蜂傳粉。為何這種特化的小蜂要幫忙榕樹們傳粉呢?自然界當然沒有白吃的午餐。愛玉是雌雄異株的植物,像果實的隱頭花序內擁有不同的雄花和雌花,每個花序僅以一個小孔可讓特定的小蜂通過,形成高度特化篩選下共同演化的機制。

雄花內有產生花粉的雄蕊和花柱較短可供小蜂產卵的蟲癭花。小蜂孵化的過程中,雄小蜂會先孵化出來,然後咬破蟲癭花和雌小蜂交配,此時雄花也成熟產生花粉,受孕的雌小蜂爬行過程中沾滿花粉,鑽出榕果小孔飛向另一株愛玉的隱頭花序中。小蜂若飛入雄花序內,即可完成小蜂傳宗接代的任務,若是飛進了雌花序內,因雌花的花柱較長,小蜂無法產卵,則達成愛玉授粉的目標。這個過程中,時間極短,卻要這麼多不同因素和植株的默契,才能促成這天衣無縫的共同演化奇蹟,令人驚奇!

莫拉克颱風對隘寮溪流域的影響,前後對照圖。楊國禎提供。

隘寮溪大崩落與屏北平原產業

若是有登山習慣的朋友,心中總有個疑惑,為何擁有192座3000公尺以上高山的中央山脈,在卑南主山和北大武山之間驟降到2000公尺呢?楊老師解釋,台灣的地質非常年輕,持續新陳代謝著,大雨與崩落是自然的現象,最明顯的案例就是2009年的莫拉克風災,從空照圖明顯看出颱風前後的差別。

隘寮溪流域經歷數次的沖蝕崩塌,在卑南主山到北大武山間呈現凹陷的狀態。由於此處富藏石灰岩變質岩(大理石),當年開闢小鬼湖林道便是為了採集知本主山的大理石礦,而石灰岩的特性是只要有二氧化碳和水就會被嚴重侵蝕,進而坍塌,此現象在高降雨的夏季實為明顯,到了冬季,東北季風的水氣被中央山脈攔截,成為極度乾燥的地帶。在夏季高降雨高侵蝕、冬季乾裂的條件下,植物難以在崩落處萌芽、無植物保水的裸露地形。侵蝕與崩落的自然循環,數萬年來在隘寮溪流域持續上演。

「被侵蝕掉的中央山脈,在哪裡呢?」楊老師見台下一陣困惑,答說:「答案就在本場次的小點心,屏北平原產的香蕉。」

隘寮溪夾帶中央山脈的土石,與荖濃溪共同沖積出屏東平原的北部構造,也就是高樹和美濃一帶,帶狀延伸至整個屏東平原的砂質地形,下探一公里深的沙土都由中央山脈提供。砂質的透水性加上沖積扇扇頂的水源補助,造就屏東平原的地下水資源豐沛、水質乾淨。更甚者如屏北,地表自然湧出地下伏流水,因此發展出特殊的湧泉區種植模式:上層種植檳榔,中層種香蕉,下層種玉米或木瓜,底層就種耐陰的芋頭。

隘寮溪上游是愛玉的產地,且持續崩落提供屏東平原養分,孕育出我們口中吃的香蕉,原來「從餐桌到國土」想談的是產業有其仰賴的地理條件,國土的發展方向更要立基在地理及生態特性。

屏北地區的湧泉耕種模式(楊國禎提供)

屏北地區的湧泉耕種模式。楊國禎提供。

※本文轉載自地球公民通訊第29期。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