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驗式」旅遊的犧牲品 寮國幼象大量走私入中國、杜拜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體驗式」旅遊的犧牲品 寮國幼象大量走私入中國、杜拜

2018年09月07日
環境資訊中心綜合外電;姜唯 編譯;林大利 審校

寮國的象伕每年在邊境將數十隻大象運往中國和中東地區,每隻最多可賣23萬英鎊(約900萬新台幣)。知名攝影師和動保人士卡爾·阿曼(Karl Ammann)首次拍攝下這樣的非法走私活動。

大象被賣到馬戲團、動物園和號稱是野生動物園的園區,過著奴隸般的生活,幫業主賺取巨額收入。阿曼呼籲國際監管野生動物貿易的機構,應立即打擊東南亞境內的幼象走私。

廣州長隆野生動物世界。Animals Asia(CC BY-NC 2.0)

廣州長隆集團曾經從辛巴威引進大象,該集團經營主題公園、旅館、娛樂休閒等項目,是中國旅遊業的龍頭集團企業。圖片來源:Animals Asia(CC BY-NC 2.0)

野生動物「體驗式」旅遊業蓬勃發展背後的真相,是動物被殘酷虐待。

過去兩年間,據悉中國從寮國進口了80多隻活亞洲象,從辛巴威進口100隻活非洲象。來自辛巴威的進口是合法的,因為動物的保護狀態不同。野生大象的數量已經面臨人類活動範圍擴張和盜獵的壓力,此類貿易活動讓野生大象的處境更加艱難。

寮國的野生大象數量從30年前的3000頭急劇下降,現在莫約只剩不到300頭。

國外旅遊業、各種套裝行程的蓬勃發展,少不了大象體驗活動,像是騎大象或觀賞大象表演,帶來龐大商機。英國動保團體「拯救亞洲象」(Save the Asian Elephants,Stae)指出,大象被迫要在嘈雜的音樂和閃爍的燈光中生活,耍把戲或載遊客,否則就會被殘酷地懲罰。

在中寮邊境小鎮磨丁(Boten),新鋪設的鐵公路開啟各種商品的貿易路線。阿曼就是在這裡拍攝到50多頭大象在未依華盛頓公約(Cites)申請許可的情況下,被象伕(mahouts)帶到中國。

中寮邊境小鎮磨丁(Boten)
中寮邊境小鎮磨丁(Boten)。作者:Hanno Böck;圖片來源:維基百科(CC BY-SA 3.0)

與大象主人和象伕交談後,阿曼認為,三年內大約有100頭大象被走私到中國,大多是幼象。

白天馴象師們帶大象繞行吵鬧的邊境小鎮,夜晚對牠們來說更加難受,因為牠們被鍊住,必須忍受音樂、喧嘩、人群和閃爍的燈光,人們則會跨過邊境前來參與賭博等中國禁止的活動。

進入園區或動物園後,亞洲象就會被殘酷地訓練,因為馴象員相信必須「破壞牠們的靈魂」,大象才會聽從命令。在遊客看不到的地方,大象被尖銳的工具戳刺、反復毆打或鞭打,留下痛苦的傷口。

象伕(Mahouts)。Alice Chen(CC BY-NC-ND 2.0)

寮國象伕正在執行大象訓練。圖片來源:Alice Chen(CC BY-NC-ND 2.0)

由於這些不為人知的殘酷訓練,Stae正在努力遊說,禁止廣告和促銷涉及圈養大象的旅遊行程。

作者

姜唯

如果有一件事是重要的,如果能為孩子實現一個願望,那就是人類與大自然和諧共存。

林大利

於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服務,小鳥和棲地是主要的研究對象。是龜毛的讀者,認為龜毛是探索世界的美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