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治第七年總盤點 斑腿樹蛙除不盡仍需緊盯 專家:龍眼雞勿步後塵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防治第七年總盤點 斑腿樹蛙除不盡仍需緊盯 專家:龍眼雞勿步後塵

「入侵種兩爬動物控制」系列報導(上)台灣斑腿樹蛙控制現況

2018年09月11日
環境資訊中心特約記者 廖靜蕙報導

台灣已知的原生蛙類共6科32種,13種樹蛙中,有10種是特有種。自從入侵種斑腿樹蛙在幾個區域建立族群勢力後,改變了台灣樹蛙分佈版圖。歷經7年努力,蛙類研究學者楊懿如指出,斑腿樹蛙控制雖無法盡如人意,卻是很好的借鏡;面對入侵種除惡務盡,希望龍眼雞防治記取教訓,不要重蹈覆轍,務必維繫台灣生物多樣性。

入侵種(invasive species)斑腿樹蛙(Polypedates megacephalus)原產於華南、香港、印度、越南等地,2006年記錄到出現在彰化、台中,卻未積極監控,直到2010年族群已擴散至桃園、新北市,農委會林務局認為應於局部分布時全面移除,2011年與東華大學自然資源與環境學系副教授楊懿如研究室合作,培訓志工移除控制。


外來種斑腿樹蛙從2006年進入台灣,已於台灣部分縣市區域建立野外族群,成為台灣36種野外蛙類之一。圖片來源:東華大學兩棲保育研究室提供

回顧台灣斑腿樹蛙控制史,2011年剛起步進行移除控制時,面對排山倒海的社會輿論,楊懿如記憶猶深。斑腿樹蛙外型可愛,過去買園藝盆栽還會送斑腿樹蛙卵塊,卻必須移除,民眾心裡很難調適,認為好不容易發現的新紀錄種,為何要移除?也有蛙友抨擊移除過程傷及其他蛙、會造成台灣蛙類滅絕。

此外,台灣宗教信仰以佛教為主,主張眾生平等,普遍反對殺生;並將生命教育的概念延伸到外來入侵種,重生命權而忽略生態權,使得入侵種移除陷入困境。

種種壓力,使得研究團隊只能低調處理,一方面加快科學調查數據,只是過程又多花了幾年時間。直到2015年才算完全說服大眾,可是已造成西部族群嚴重擴散,錯失根除先機。

至於入侵的情況則持續發生。楊懿如指導的東華環境學院碩班生謝凱傑,進行「利用微衛星DNA探討斑腿樹蛙在台灣的族群遺傳結構」論文研究1,他在2012~2016年間,採集8縣市共545個斑腿樹蛙個體,透過基因型態了解傳播途徑,原以為彰化是入侵起點,遺傳多樣性也會最高,結果顯示新北市的遺傳多樣性最高,推估新北市可能曾多次引入。

接著又以電腦軟體模擬拓殖路徑,推測路線可能是從新北市到彰化,再從彰化到雲林,新北市同步擴散到桃園,桃園又回到台北市、新竹;彰化的族群再到台中都會公園生態池、南投。

佔據棲地  逼走原生蛙

透過科學研究證明斑腿樹蛙對布氏樹蛙、台北樹蛙(Rhacophorus taipeianus)、莫氏樹蛙(Rhacophorus moltrechti)、翡翠樹蛙(Rhacophorus prasinatus)、諸羅樹蛙(Rhacophorus arvalis),這5種卵塊呈泡沫狀的原生樹蛙影響最大;橙腹樹蛙(Rhacophorus aurantiventris) 則未共域,倖免於外。

越來越多調查數據顯示,斑腿樹蛙證明影響原生種樹蛙布氏樹蛙族群數量。2006~2012年監測資料顯示,彰化八卦山原是布氏樹蛙分佈範圍;2010年斑腿樹蛙進入後,布氏樹蛙族群數量節節下降,至今已經沒有分布紀錄。

從3年的調查資料顯示,2015年原有布氏樹蛙的棲地,因斑腿樹蛙進入而消失,2016年這種趨勢更清楚,可以確認對於布氏樹蛙確實產生影響。斑腿樹蛙的蝌蚪也會吃掉小雨蛙的蝌蚪,威脅原生蛙類。

從近十年7月的蛙調,族群數量第一名從2006年黑西蒙氏小雨蛙(Microhyla heymonsi)、2007年小雨蛙(Microhyla fissipes)、2008~2011日本樹蛙(Buergeria japonica)、2012~2015澤蛙(Fejervarya kawamurai),2016年斑腿樹蛙族群數追上日本樹蛙等原生蛙,2017年就摘下后冠,高居榜首。。

由於斑腿樹蛙外型和布氏樹蛙外觀相像,連楊懿如本人都曾誤認,直到聽到叫聲,才認出差異。因此,在宣導上鼓勵通報,由受過訓練的志工執行移除。


東華大學兩棲保育研究室提供提供。

目前全台志工分散於22個縣市(含金馬澎)、61個團隊參與調查、799個樣區進行常態性蛙類監測調查,截至2017年底統計,共執行2,453次調查、累計31,156筆資料、調查累計85,535隻次。


全台蛙調團隊與分佈縣市。東華大學兩棲保育研究室提供

既然清空斑腿樹蛙無望,牠已成為台灣野外36種2蛙類之一,只能退而尋求牠與原生蛙類和平共生之道。因此,目標著眼於圍堵平地不擴散,阻隔於次生林之外,不進入花東地區,期能維繫原生蛙類棲地。

楊懿如表示,斑腿樹蛙喜歡開闊、人為的環境,不喜歡原始、潮濕的闊葉林,或遮蔽度高的環境。原始闊葉林和次生林的邊際,目前情況還不錯。例如三峽土城與山區交代之處,終年維持潮濕,而且很多次生林,斑腿進不去次生林,讓布氏得以棲息;而次生林外的菜園,都是斑腿樹蛙,只有少數的布氏,類似的環境,就能維持兩者共域。「提供多樣的棲地、有森林,布氏樹蛙就有機會存活。」

龍眼雞勿成斑腿樹蛙翻版 國內入侵種威脅嚴肅以待 

斑腿樹蛙的案例,呈現強勢入侵種進入原生生態系後,稍一放鬆帶來的後果,因此未來對於外來種入侵,只能除惡務盡。「就像防火,一點火苗就要撲滅,而非爭執是誰引起這把火。」楊懿如說,最近龍眼雞(Pyrops Candelaria造成農業損害而引起注意,他希望不要成為斑腿樹蛙翻版。

龍眼雞一般認為是金門原生物種,台灣本島並非其分佈棲地。若網路搜尋「龍眼雞」,幾乎一片盛讚之詞,包括外觀比(親緣相近的)渡邊氏東方蠟蟬(Pyrops watanabei大而鮮豔、只有金門有、台灣沒有。直到近日民眾發現大量龍眼雞進駐台灣農地,讚嘆之聲才嘎然而止。

也有網友貼文拿台灣原生的渡邊氏東方蠟蟬和龍眼雞比較,同樣是蟲待遇迥異,很為龍眼雞抱不平。

「這與剛發現斑腿樹蛙野外族群時,社會大眾的反映如出一轍。」楊懿如表示,台澎金馬雖為一個國家,但生態系差異性大,從金門到台灣本島的物種,就日本國內定義,歸類為國內入侵種,對生態威脅不下於境外移入。

最近就有蛙友貼文,從野外抓拉都希氏赤蛙(Hylarana latouchii)的蝌蚪回家養,變成小蛙後不知該怎麼養,詢問該放哪裡。其實帶回家養之後,野放並非想像中容易,一個不小心,就形成國內入侵種。這也凸顯多數人對於國內入侵種沒有概念,也沒有戒心。


國內蛙類研究學者楊懿如認為,斑腿樹蛙控制移除經驗足以借鏡,民眾須從生命權提升到關注生態權。東華大學兩棲保育研究室提供

「我們對於國內物種的遷移是沒有戒心的,因此會把物種從西帶到東,從南帶到北;或是隨著園藝植栽移動,甚至認為都是原生種,就該保護牠。但這些想法都造成嚴重後果。」物種的遷移造成的嚴重問題之一,是原生物種的基因汙染。他解釋,兩棲類很多隱蔽種,外表相似,然而,很多物種若非透過遺傳分子檢測,就無法清楚分類地位。

例如日本樹蛙(Buergeria japonica)和太田樹蛙(Buergeria otai),長期視為同一種,若不是DNA證明遺傳差異,就錯失保留基因多樣性的機會。原生族群若不保護,未來更不可能保存基因多樣性。

因此,他希望記取斑腿樹蛙防治教訓,無論是龍眼雞或任何入侵種,都不要重蹈斑腿樹蛙覆轍;民眾必須支持入侵種移除,才能守護生態,讓生態系發揮服務功能,化逆境為韌性,守護台灣環境。

由東華大學兩棲保育研究室、農委會林務局、關渡自然公園共同主辦的「外來種斑腿樹蛙控制工作坊」,上週五(7日)於林務局舉辦。林務局長林華慶致詞時表示,入侵種斑腿樹蛙在台灣的族群分布雖無法完全移除,管理方向仍應朝向外來種適應管理,在可負擔的成本下,讓牠對生態的衝擊降到最低。(系列報導,續讀下篇

以布氏樹蛙取代長久以來熟悉的白頷樹蛙之必要

依據「台灣地區兩棲類物種描述資料」網站,布氏樹蛙長久以來被視為白頷樹蛙Polypedates leucomystax,直到張天佑2008年進行DNA序列比對,認為台灣的白頷樹蛙族群和分佈於香港的斑腿樹蛙Polypedates megacephalus族群不同;2011年再經Kuraishi等學者確認,應為1911年Vogt以採集自台灣的標本命名的Polypedates braueri,中文俗名也跟著改為「布氏樹蛙」。
楊懿如強調稱為布氏樹蛙之必要。通常學名更正,俗名不會跟著更正,但布氏樹蛙卻必須如此。台灣從來沒有白頷樹蛙Polypedates leucomystax,但白頷樹蛙這個用詞卻深深烙印腦海;而Polypedates leucomystax是日本法定的入侵種,為了避免將布氏樹蛙與白頷樹蛙混為一談,因此有必要更正俗名;此次外來種控制工作坊日方所說的Polypedates leucomystax,雖中文俗名為白頷樹蛙,也因避免混淆全部翻譯為「白唇樹蛙」。

【註釋】

1.這份論文是由楊懿如及文化大學生命科學系陳怡惠老師共同指導。

2.台灣目前野外建立族群的蛙種,除了已知的32種原生蛙類,還有4種外來種,包括1960年代引入的美洲牛蛙(Lithobates catesbeianus)、1998年發現的亞洲錦蛙(Kaloula pulchra pulchra)、2005年發現的海蛙(Fejervarya cancrivora),以及斑腿樹蛙。

※ 人與野生動物主題報導與 行政院農業委員會 林務局   合作刊登

作者

廖靜蕙

環境記者/自由撰稿人,致力於生物多樣性主流化。從事社工10餘年,認知到再弱勢的人都可以為自己發言,決定轉投生態保育,為無法以人類語言發聲的生命與土地寫報導。現居台北市,有貓、有龜,以及一些過客。個人粉專「小麻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