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村民目擊千頭死豬填埋 曝光文章遭下架 官員:非豬瘟死豬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浙江村民目擊千頭死豬填埋 曝光文章遭下架 官員:非豬瘟死豬

2019年02月02日
整理:林琪娟(環境資訊中心記者)

非洲豬瘟在中國的疫情一發不可收拾,並有許多撲殺豬隻做法失當,缺乏監督管理的爆料說法甚囂塵上。一月間,就有中國微信公眾號文章指出,在浙江省興旺村,有村民目擊了來自上海的死豬,被胡亂掩埋在私人養殖池中,民眾欲關切真像卻遭到制止,甚至公眾號發文遭強制下架,媒體報導見報後也在短短數小時內被消失。

官方說法是,這些豬隻並非「非洲豬瘟病死豬」,而是基於預防而撲殺的生豬。然而,中國民眾知的權利至今仍被剝奪,公共衛生與環境保護是否在非洲豬瘟的言論管制下被犧牲,不得而知。本文紀錄事件相關經過,讓讀者對類似事件能有相當的認識基礎。

村民憂死豬污染環境  被派出所要求刪除影片

1月21日,微信公眾號「零距離污染特攻隊」發文指出,他們接到浙江省興旺村村民舉報反映,自2018年11月中旬開始,進村馬路旁的魚塘填埋大量的死豬,數以千計,惡臭難聞,且離居住區只有不到200公尺。而在死豬填埋的那幾天,有村民將這一情況進行拍照取證,卻被上海金山區呂巷鎮派出所要求「刪除視頻(影片),不然有人找你」。

而這些死豬的來源,村民們說,浙江省興旺村地處浙江省和上海市金山區呂巷鎮交界,和上海僅一步之隔,病死豬填埋地段雖然屬於上海,但把病死豬埋在這裡,必須經過浙江省的道路,屬於跨省借道。「這些死豬每次都是晚上拖過來,就是不想讓村民知道,連夜運了好幾次,我們從一開始就反對,但是沒有用。」

掩埋數千頭死豬的地方,原先是一個魚塘,屬於上海區域;死豬的旁邊,是一條水泥路,也是興旺村村民進村的必經之路,屬於浙江區域。最右邊,是興旺村村民的草莓種植園。死豬掩埋地離最近的一戶居民不到200公尺。


圖中所標註區域都在半公里之內,最近的一戶居民離死豬填埋地不到200公尺。照片提供:微信公眾號「綠善美Action」。

政府說法「不是病死豬,已按規定處理」

根據「零距離污染特攻隊」指出,2018年11月17日,上海金山區廊下鎮排查出非洲豬瘟疫情,為此,地方政府做出了加快散養戶生豬退養的決定,對受威脅區生豬進行撲殺退養,上海呂港鎮作為受威脅區而非疫區,鎮域內撲殺退養的生豬並非病死豬,是受威脅區範圍內的生豬。

根據《南方周末》已被刪除的報導,一位村民向上海市民服務熱線投訴,得到上海市金山區城市網格化綜合服務管理中心的書面答覆:「由於上海金山區廊下(發生)非洲豬瘟,上海金山區呂港鎮薔薇村在距離廊下三公里以內,顧對全村豬全部撲殺,因農業部規定,死豬不能運到三公里以外,所以按照原地深埋要求,在本村相對偏遠的地方進行深埋......。」該回覆強調,深埋的死豬並非病死豬,且已做消毒、防疫等無害化處理。

而根據上海金山區人民政府令﹝2019﹞第01號文件,從2018年11月18日經過六周以上連續監測,未發現新的病例和監測陽性,驗收結果符合《非洲豬瘟防治技術規範(試行)》等關於解除疫區封鎖的規定,上海市金山區人民政府已在2019年1月4日解除上海市金山區的非洲豬瘟疫區封鎖。

環團指死豬處理不規範  村民憂慮未減

圖片左邊,原先是一個魚塘,現在變成了數千頭死豬填埋地,屬於上海地區;填埋地旁邊,是一條水泥路,也是興旺村村民進村的必經之路,屬於浙江區域。最右邊,是興旺村村民的草莓種植園。死豬填埋地周邊半公裏內是草莓種植區、居民生活區。照片提供:微信公眾號「綠善美Action」。
圖片左邊,原先是一個魚塘,現在變成了數千頭死豬填埋地,屬於上海地區;填埋地旁邊,是一條水泥路,也是興旺村村民進村的必經之路,屬於浙江區域。最右邊,是興旺村村民的草莓種植園。死豬填埋地周邊半公裏內是草莓種植區、居民生活區。照片提供:微信公眾號「綠善美Action」。

微信公眾號「零距離污染特攻隊」發文指出,現在,興旺村村民最擔心的是,天氣一旦熱起來,埋在村口的這些死豬產出的惡臭怎麼辦?村裏的地下水如果被污染了怎麼辦?還有,這些死豬的惡臭如果引發人體皮膚感染、生出怪病,又該怎麼辦?

掩埋死豬的魚塘承包的主人劉文(化名)告訴零距離污染特攻隊:「挖坑填埋的時候,我是不知道的,晚上回家才看到,把死豬埋在魚塘裏,我是不同意的。」

因為死豬惡臭的問題,劉文曾經打電話給上海政府服務熱線,反映了兩次,但都沒有結果。後來,他的小孩感染了,上海兒科醫院檢查的醫生說是因為「空氣感染,環境不好」,檢查結果是「軀幹紅斑、斑片、融合成片」。而他家與死豬填埋的那個魚塘,只有100公尺左右的距離。

零距離污染特攻隊在文章中寫道,根據中國農業部最新的《病死及病害動物無害化處理技術規範》,無害化處理是指用物理、化學等方法,處理病死及病害動物和相關動物產品,消滅其所攜帶的病原體,消除危害的過程。而該《規範》明確要求,深埋的病死及病害動物,應遠離居民住宅區、村莊、飲用水源地、河流等地區。零距離污染特攻隊指出,死豬填埋地的周圍半公里都是居民區。這種死豬的無害化處理方式,是否真是合理選址,應有待農業農村部的專家們進行探究。

而無獨有偶,死豬處理問題在中國似乎並不是個別案例,根據一段youtube上流傳的影片,影片發布日期是2018年12月22日,中國福建三明市豬瘟災情嚴重,大量死豬屍體直接堆放在路邊,此事被台灣各大媒體報導。大紀元也報導了另一段影片,片中攝影者邊開車邊拍攝路邊堆放的大量死豬屍體,據說此影片是拍攝於上海。種種影片在網上流傳,令人不僅懷疑中國政府對死豬的處理是否得當。

曝光文章被大量刪除 環團請政府不要繼續封閉人民聲音 

零距離污染特攻隊在最後一篇文章指出,零距離污染特攻隊發的文章都被某部門迅速刪除,他們的新浪微博也被封號。連中國知名媒體《南方周末》的跟進報導,都在不到一天時間內被刪除。


在GOOGLE搜尋,可找到南方周末報導「上海埋死豬熏了浙江人,兩省交界處治理之惑」,但點進連結會發現文章被刪除了。圖片來源:GOOGLE截圖。

零距離污染特攻隊指出,面對公眾的質疑,上海有關部門選擇了拒絕社會監督,封閉公眾聲音。同時,零距離污染特攻隊也呼籲中國政府,既然上海金山區有關部門說這些工作都是為了維護群眾利益,那要經得起群眾的監督與檢驗,只有群眾認可了,才是真正的維護群眾利益。

※ 「零距離污染環境特攻隊」在微信公眾號共發表四篇相關文章,除第四篇外,前三篇均已遭下架,原作者授權本站發布備份,四篇分別為:

作者

林琪娟

也可以叫我卡滋。世界長什麼樣子,一部分是由自己決定的,希望這個世界可以對生命溫柔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