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金山區:腐臭難聞、跨省借道 數千頭病死豬埋進農村魚塘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上海金山區:腐臭難聞、跨省借道 數千頭病死豬埋進農村魚塘

2019年02月01日
文:零距離污染環境特攻隊;原發表於2019年1月21日

2018年年底,環保志願者接到浙江省平湖市新埭鎮興旺村村民舉報反映,自2018年11月中旬開始,進村馬路旁邊的魚塘填埋大量的病死豬,數以千計,惡臭難聞,離居住區只有不到200公尺距離。對於這些病死豬的來源,村民認為是來自僅一步之隔的上海市金山區。據農業農村部新聞辦公室發布消息,去年11月17日,上海市金山區廊下鎮排查出非洲豬瘟疫情,當地按照要求啟動應急響應機制,采取封鎖、撲殺等處置措施,對全部病死和撲殺豬進行無害化處理。村民認為,埋在村莊附近的死豬就是來自這些出現非洲豬瘟的豬,他們不解的是,上海市為什麽要跨省借道把死豬埋在兩省交界處,為什麽還是埋在自己家門口?

帶著這些信息,2019年1月21日,環保志願者來到平湖市興旺村開展實地調查。

進村馬路腐臭撲鼻,魚塘填滿病死豬

還沒有近距離到現場,志願者便聞到一股嚴重的腐臭。村民介紹,這裏原先是一個魚塘,兩三畝大小,現在已經變成一塊死豬填埋地,土地表面一層白色的固體物質是生石灰,一路之隔便是當地草莓種植基地,而再往前面200公尺左右就是居民區。

這條水泥路是興旺村村民進村的必經之路,村民說:「現在一進村,聞到的就是一股惡臭,讓人非常不舒服,但是又沒辦法」。比這讓他們更擔心的是,等到6、7月份天氣熱的時候,這裏填埋的死豬會更臭,既汙染空氣環境,也汙染土壤環境。村民們不希望,這個曾被評為綠色村莊、文明村、衛生村等榮譽稱號的兩千多人口村莊,變成一個人人掩鼻而走的污染癌症村。

跨省借道,深夜填埋,拖拉機連夜工作

談到這些死豬來源的時候,村民們介紹,興旺村地處上海市金山區呂巷鎮交界,和上海僅一步之隔,病死豬填埋地段雖然屬於上海,但把病死豬埋在這個位置,必須經過浙江省的道路,這屬於跨省借道。「這些死豬每次都是晚上拖過來,就是不想讓村民知道,連夜運了好幾次,我們從一開始就反對,但是沒有用。」

村民們用手機記錄了那晚的現場,以此保留證據。據他們回憶,小豬有的幾十斤,大豬有的上百斤,有貨車、三輪車、拖拉機,在現場參與填埋的工作人員都沒有穿專門的制服,連夜工作,動作非常隱秘。當時有人把照片、視頻發到網上,但是村裏的幹部不讓發,說是小心點,不要自己擔責任。

村民找政府要說法,至今無果

「當時死豬埋在這個地方的時候,我們就第一時間向政府反映了,但是沒有人管。」興旺村村民反映,為了保護自己村莊的生態環境,他們這幾個月都有去新埭鎮政府討要說法,但是到現在還沒有明確答覆。對此,村民認為,興旺村本身處在兩省交界處,而這個填埋點也正好是如此,這裏屬於「兩不管」地帶,兩個地方的政府都不好管轄,「上海就埋在自己的地盤,浙江的不好管上海,這個事除非是省長下來才有用。」

病死豬填埋或違規   不符合規範要求

根據農業部最新的《病死及病害動物無害化處理技術規範》,無害化處理是指用物理、化學等方法,處理病死及病害動物和相關動物產品,消滅其所攜帶的病原體,消除危害的過程。

該《規範》明確規定,深埋法僅用於應急處理,或交通不便地區零星病死畜禽的處理;深埋法不能用於處理炭疽、牛海綿狀腦病、癢病等染疫動物或制品;深埋場所應遠離村莊等居民區,覆土厚度不得少於1-1.2米。

該《規範》明確要求,深埋的病死及病害動物,應遠離居民住宅區、村莊、飲用水源地、河流等地區。

此外,深埋處要設置警示標識。深埋後,立即用氯制劑、漂白粉或生石灰等對深埋場所進行一次徹底消毒。第一周內應每日消毒一次,第二周起應每周消毒一次,連續消毒三周以上。

平湖市新埭鎮興旺村路邊的病死豬處理方式,明顯不符合「遠離居民住宅區、村莊」要求,而這些豬為什麽會填埋在這,數量有多少,具體來源於哪,當前的做法又存在哪些隱患,目前不得而知。期待上海市、浙江省兩地有關部門對此事給予重視,給周邊的村民一個合理的答覆。

※ 本文轉載自「微信公眾號零距離污染環境特攻隊」,原發表於2019年1月21日。

※ 「零距離污染環境特攻隊」在微信共發表四篇相關文章,除第四篇外,前三篇均已遭下架,原作者授權本站發布備份,四篇分別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