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數千頭死豬埋在鄰省農村馬路旁 官方:科學決策、為民解憂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上海數千頭死豬埋在鄰省農村馬路旁 官方:科學決策、為民解憂

2019年02月01日
文:零距離污染環境特攻隊;原發表於2019年1月25日

上面這張圖,是2019年1月21日,環保志願者在浙江省平湖市新埭鎮興旺村所拍,也可以說是上海市金山區呂巷鎮。這個位置比較特殊,上海、浙江兩地交界處,一步之隔,周邊半公裏內是草莓種植區、居民生活區。

圖片左邊,原先是一個魚塘,現在變成了數千頭死豬填埋地,屬於上海區域;死豬的旁邊,是一條水泥路,也是興旺村村民進村的必經之路,屬於浙江區域。最右邊,是興旺村村民的草莓種植園。

去年11月17日,上海金山區廊下鎮排查出非洲豬瘟疫情,為此,地方政府做出了加快散養戶生豬退養的決定,對受威脅區生豬進行撲殺退養。這本是一件應對疫情、保護群眾利益的一件好事,但是,金山區政府對死豬的處理方式卻引來興旺村村民的抱怨、憤怒、指責。

對於撲殺退養的生豬處理方式,上海金山區的做法是,將數千頭死豬埋在了呂巷鎮薔薇村,也就是第一張圖片看到的與浙江省一路之隔的興旺村水泥馬路旁。他們對外稱這是一項為民解憂的科學決策,並美其名曰「合理選址   規範操作。」

值得一提的是,金山區對受威脅區的生豬認定為一般生豬,並非病死豬。對此,興旺村村民表示非常擔心,這些埋在魚塘下面的死豬都是一般生豬嗎?究竟有沒有病死豬?另外,受威脅區域的生豬有誰保證都是安全、健康的豬,而沒有受非洲豬瘟感染的豬?

對於農業部關於病死豬填埋的明確要求,深埋的病死及病害動物,應遠離居民住宅區、村莊、飲用水源地、河流等地區。金山區的想法和做法是,「距離居民區超過200米,距離河道超過150米」,他們認為這是合理選址。

這個合理選址有多合理呢?這個選址原先是一個魚塘,去年11月18號,金山區有關部門選擇將死豬埋在這個魚塘時,他們的做法是,不打招呼、不讓拍照,直接將死豬拖到這裏進行了填埋處理,甚至還有派出所工作人員對興旺村村民稱:「刪了視頻,不然有人找你的。」

魚塘承包的主人劉文(化名)告訴志願者:「挖坑填埋的時候,我是不知道的,晚上回家才看到,把死豬埋在魚塘裏,我是不同意的。」

因為死豬惡臭的問題,劉文曾經打電話給上海政府服務熱線,反映了兩次,但都沒有結果。後來,他的小孩感染了,上海兒科醫院檢查的醫生說是因為「空氣感染,環境不好」,檢查結果是「軀幹紅斑、斑片、融合成片」。而他家與死豬填埋的那個魚塘,只有100公尺左右的距離。

環保志願者從1月21日開始,連續發了兩篇文章披露此事,也打電話給浙江平湖、上海金山有關部門反映此問題,引起了上海金山區政府的重視,當地呂巷鎮政府堅持要求志願者「當面溝通協商」。

因為擔心被公關,23號下午,志願者便坐車返回了北京,並沒有答應他們的要求。

不幸運的是,在回北京的車上,志願者發現自己發布的兩篇文章已經被有關部門責令刪除,在網上看不到原文。

而在此的前一個小時,志願者還接到呂巷鎮農機站金某同志的電話,說志願者的文章存在很多失實的地方,希望志願者返程回呂巷,這件事情他們會當面向志願者溝通,請志願者不要在網上發文章,志願者回呂巷鎮的差旅費他們可以報銷。

當志願者要求在北京約見溝通時,他回應還是希望志願者能回呂巷和他們溝通,實在不行的話,他和領導請示,再看看怎麽辦。

但是截至目前,志願者還沒有接到呂巷鎮有關部門的電話,不知是他們選擇性忘記了,還是認為,文章既然已經在網上看不到了,那此事就風平浪靜了。

兼聽則明,偏信則暗。志願者認為,上海數千頭死豬深夜埋在農村馬路旁,不能只聽官方一面之言,還要聽聽當地村民怎麽說。

為化解民怨,建議地方政府就「11 17」非洲豬瘟引發的浙江興旺村馬路旁填埋死豬事件,對由呂巷鎮政府牽頭填埋在薔薇村的死豬數量、大小、來源作出詳細公示,明確相關責任人。

此外,由於此事涉及上海、浙江兩地,建議由浙江平湖市政府牽頭,抽調兩地相關人員,成立工作組,就此次填埋事件後續工作作出詳細任務分配,劃分職責,對不足之處作出反思,對有違規操作的行為進行查處,對死豬填埋後續可能存在的問題邀請行業專家進行診斷,防患於未來。

這件事情,環保志願者將持續關註。最後,請有關部門不要刪帖。

※ 本文轉載自「微信公眾號零距離污染環境特攻隊」,原發表於2019年1月25日。

※ 「零距離污染環境特攻隊」在微信共發表四篇相關文章,除第四篇外,前三篇均已遭下架,原作者授權本站發布備份,四篇分別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