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昆蟲和解(下) | 環境資訊中心

與昆蟲和解(下)

2004年08月01日
作者:水獺;攝影:嘎嘎

編按:作者說:對於昆蟲,我們有太多的誤解和太少的關愛。

昆蟲不是只待在動物園昆蟲館中,不是只生存在用RV才到得了的荒煙蔓草裡。家中內外某些角落,時時縈絆你眼的「倩影」,在水獺的筆下和嘎嘎的鏡頭中,有了不一樣的神采……

菜蟲和蚜蟲蚜蟲的一種(圖片來源:嘎嘎昆蟲館)

有位解說員已然退休下來,平日偕同老伴在山裡的田畦上種菜,總想著如何與慕名遠道而來的菜蟲大軍周旋,日子久了還是得舉白旗認輸。菜蟲的耐性遠比人類想像的更為堅絕,只靠雙手要請走這群不速之客,只怕是小覷了牠們的能耐。也難怪乎瑞秋.卡森女士有機會站出來向DDT宣戰,這要命的毒物始終是農夫們最好的幫手,同時也是生物界無情的劊子手。短視近利的人只想圖個清閒,反正藥物殘留是消費者的家務事,自個兒絕計管不著,誰叫你不花點力氣,做個自耕農呢!

常聽人說有些不肖的農夫會在收穫前一個晚上下重藥,以圖個青菜的翠綠養眼。自家吃的那畦田地是絕計不沾半點農藥的,任憑菜蟲們大啃特啃,吃進肚裡的總是一個安心。

隱翅蟲高腳蜘蛛(圖片來源:本報資料庫)

台灣最是倒楣的小傢伙便要算是高腳蜘蛛了,只是長得碩大的塊頭,便惹來人們無端的猜疑。閒來無事時,也不過捕食些小強打打牙祭。孰料主人家一覺醒來,發覺皮膚起了病變,便懷疑起是昨夜打過照面攀附在屋舍頂端訕笑的「ㄌㄚ ㄧㄚ」給偷偷灑了泡尿所致,往後只見不管男女老少,每個人看到高腳蜘蛛都是近乎反射動作地去拿了掃帚來個橫掃千軍,硬是給了高腳蜘蛛一頓狠打(編按:蜘蛛並非昆蟲,而屬於節肢動物)。

而真正的元凶隱翅蟲也只是在晚上好奇地爬上人們的皮膚,熟睡的主人只覺一陣異物感,下意識地就巴掌往上送。驚詫死去的隱翅蟲,留下「隱翅蟲素」犒賞恩人以灼熱和潰爛的皮膚和代罪羔羊高腳蜘蛛永世的臭名。

螳螂螳螂(圖片來源:嘎嘎昆蟲館)

一臉不可一世的三角頭,擒著一副大鐮刀,任何小蟲子看了怕是要腳兒發軟的殺手級人物呢!但是你可能不知道在牠凶狠外表下柔情的一面。還好法布爾老師曾偷偷告訴我:

『雄螳螂為了完成傳種接代的使命,即使丟了頭、沒了頸背,還在為愛情作貢獻。愛情使牠堅持到連腹部都被吃掉時,才放棄擁抱。』

身為萬物之靈的人類,下回再要和情人為了點芝麻小事鬧彆扭時,可得趕緊找隻公螳螂告解吧!

昆蟲大樂團台灣熊蟬(圖片來源:嘎嘎昆蟲館)

一次到大坑山裡私心帶回了一隻獨角仙,整個晚上聽著牠淒苦的哭聲始終難以入眠。牠聲音直直撞入我的心裡,真難過讓牠這麼好生難過。

我們熟知的蟬寶寶大白天在林間快樂地唱著情歌,日落以後,紡織娘、蟋蟀和螻蛄也會接續演奏著美妙的夏之小夜曲。聽人說鬼臉天蛾也會哭泣,只怪自己還不夠脆弱,能讓牠陪我一起哭泣。

我始終無法想像,沒有昆蟲陪伴的日子,花草們要怎麼過下去。從今而後,只希望大家對於陪伴在我們身邊的昆蟲,能夠 -- 少一點誤解、多一點關愛!

對於昆蟲,我們有著太多的誤解及太少的關愛。

【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