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與雨林的距離 很遠嗎?誤會大了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我們與雨林的距離 很遠嗎?誤會大了

2019年06月22日
文:王瑞閔(胖胖樹、公視《驚奇VR生態館》節目來賓)

知名動畫電影《動物方城市》有一隻名叫快俠的知名動物樹懶,不知道大家是否有看過牠在巨大葉片下躲雨的生態照。那葉片巨大的植物稱為號角樹,除了提供樹懶掩蔽,還是樹懶最愛吃的食物。號角樹是生長在中南美洲熱帶雨林的超級大樹。除了葉片巨大,號角樹另一個特色是中空的樹幹,正好可以做成號角一般的樂器,還可以提供螞蟻居所,而螞蟻則以保護號角樹為回報。

樹懶、號角樹、螞蟻這三種生物彼此間互相依存,構成雨林裡特殊的生態。此外,號角樹的樹幹基部會形成支柱根,除了協助支撐號角樹龐大的樹幹,甚至可以協助號角樹往陽光充足的地方移動,讓號角樹成為名符其實的會走路的樹。

原本生長在中南美洲熱帶雨林的號角樹,現在在台中科博館熱帶雨林溫室以及台北動物園熱帶雨林館,都可以見到。
原本生長在中南美洲熱帶雨林的號角樹,現在在台中科博館熱帶雨林溫室及台北動物園熱帶雨林館,都可以見到。王瑞閔攝。

像號角樹這樣充滿故事的大樹,一向是世界各國植物園競相蒐藏的植物,台灣也不例外。從日治時期就建立的竹山下坪熱帶植物園、台中科博館熱帶雨林溫室,以及台北動物園熱帶雨林館,都可以見到號角樹,拉近一般民眾與雨林的距離。不過,除了這些奇特的雨林植物,難道雨林離我們真的這般遙遠嗎?

我想這是個誤會。除了植物園,生活中還有非常多來自雨林的植物,或是植物所製成的產品。像是公園中常見的榕樹,其實就是一種「會走路」的雨林植物。還有許多我們熟悉的熱帶蔬果與香料,像是蓮霧、芒果、香蕉、榴槤、酪梨以及薑、胡椒、丁香、肉豆蔻、香草、咖啡…,都是熱帶雨林植物帶給我們的美好滋味。


在墾丁白榕林間,樹樹相連,盤根錯節。樹幹上布滿了氣生根與藤蔓,是熱帶雨林的特有景象。王瑞閔攝。

另外像是餅乾、化妝品、清潔劑中所使用的棕櫚油、製造輪胎的橡膠、黑膠唱片與彩色糖衣所使用的蟲膠、香水中的香水樹的香精、化妝品中據說可以減緩皮膚老化的成分秘魯香脂、有美白效果的卡姆果、過去治療痲瘋和皮膚病的大風子油、治療瘧疾的奎寧、咳嗽藥粉中涼涼的龍腦香、顯微鏡觀察時使用的藍色墨水、填充玩具中的木棉花、柚木與桃花心木等熱帶樹木製造的家具、做為食品染色劑的胭脂樹、曾被添加在可樂中的可樂果、沙士的原料墨西哥菝葜、調酒中的通寧水、製作巧克力的可可豆,以及蒟蒻的原料魔芋……等,有非常多與生活息息相關或是大家熟悉的日常用品,原料其實都是來自熱帶雨林。

雨林,不只是存在於東南亞、西非、亞馬遜河流域的遙遠生態系,更與人類的文明息息相關,就如同《看不見的雨林——福爾摩沙雨林植物誌》一書所言:「熱帶雨林或許不曾大面積聳立在所有人面前,可是雨林的元素卻以看不見雨林形體的方式,透過上述種種生活用品融入人類的文明與歷史,使我們生活便利、科技進步。就像料理中不能缺少鹽巴,人類的文明也不能沒有雨林。」

前陣子知名台劇《我們與惡的距離》引發許多討論與反思,其實我們和雨林之間的距離也不如想像的遠,主要原因是台灣的部份環境適合雨林植物生長,另外,除了因為鳥、昆蟲、洋流的傳遞,還有人們特地引進,所以在我們的生活周遭也都常見到它們。

台灣的雨林植物有幾波移入潮,原住民、荷蘭人、西班牙人、鄭成功、日本人、宣教士甚至新住民,都是引進雨林植物的推手。當中有的目的是因為它們有經濟價值,例如橡膠、木棉;或是有藥用目的,例如金雞納樹(抗瘧疾)、大風子(治痲瘋病);甚至新住民懷念家鄉味而種的大野芋、假蒟等植物。所以即使是在台灣,離我們亦近亦遠的雨林,對歷史文明、對你我的生活,也都有著莫大的影響,而越是去探索,就越要好好保育這些雨林植物,把它們的故事在這片土地上流傳下去。


因為大家愛吃巧克力,全球熱帶廣泛栽培可可樹,台灣也不例外。王瑞閔攝。

※ 本文與《驚奇VR生態館》節目合作刊登,播出時間:公視頻道,每週六下午3點,更多節目請見官網公視+線上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