滅絕舞踏、最後的晚餐 跟上全球氣候行動腳步 台灣青年向政府提五大訴求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滅絕舞踏、最後的晚餐 跟上全球氣候行動腳步 台灣青年向政府提五大訴求

2019年09月28日
環境資訊中心記者 黃隆報導

「我們已經沒有時間可以浪費,我們正在偷走下一代的未來!」昨(27)日「反抗從生態滅絕到人類滅絕」分別在台北、高雄登場。由台灣健康空氣行動聯盟主辦,響應自瑞典少女桑伯格(Greta Thunberg)發起,後演變為全球性活動的「Fridays for Future第三波全球氣候行動」,以「滅絕舞踏」、「地球最後的晚餐」等行動藝術,要求當權者面對氣候與空污危機,並提出五大訴求,立即採取具體有效的行動。

台北場活動雖遇上大雨,不少團體仍到場支持。出席的有主婦聯盟生活消費合作社、桃園在地聯盟、350 Taiwan、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竹圍工作室、中部平埔族群青年聯盟等。

台北市與新北市環保局局長、總統擬參選人呂秀蓮、韓國瑜(台北市議員張斯綱代表出席)以及各政黨立委也都到場參與。

「預備受難」的地球 青年辦「最後的晚餐」

活動中,「地球最後的晚餐Round1:青年氣候行動高峰會」是為預備受難的地球舉辦「最後的晚餐」的筵席儀式,邀請12位「青年氣候行動門徒」共同進餐、並表達各自的理念及看法。

餐桌上準備的餐點都以素食、低碳為原則。主持人台中特教學校老師岳祥文說,全球暖化最直接危及的其實是農業。如暴雨或乾旱,造成很多地方沒有糧食。「我們希望大家從低碳的飲食開始,關心到這個議題。」

餐桌上準備的餐點都以素食、低碳為原則。
餐點都以素食、低碳為原則。攝影:黃隆。

用餐的12位「門徒」是由包含台灣在內、來自世界各國的12位青年組成,包含「反叛滅絕」(Extinction Rebellion,XR)台灣團隊成員——美籍英文教師Jen Maler、美國學校日本裔高中生Moa Sera、台灣的大學一年級學生張庭瑋、三年級學生黃予璿、中部平埔族群青年聯盟執行長Kaisanan Ahuan,以及原小林村居民徐大駿等。

「反叛滅絕」(Extinction Rebellion,XR)台灣團隊成員──美籍英文教師Jen Maler
談話鏗鏘有力的美國籍教師 Jen Maler。攝影:黃隆。

徐大駿:「不要再跟我們口頭承諾你們(政治人物)想怎麼樣,因為我們已經聽了太多從來沒有實現的承諾,我們希望的是真正的實踐!」

歷經莫拉克災害並失去親人的大武壠族青年,哽咽道出了莫拉克災害十年後的心情:「我們應該要去反省、去防止氣候變遷造成我們家園的急速滅亡!」

來自南投紅瓦厝部落的道卡斯族青年Kaisanan Ahuan則提到,包含歐盟等各國都已經有許多研究指出原住民與氣候變遷緊密相連,去年的聯合國氣候變遷締約方大會COP24更將「地方社群與原住民」列為重要議程之一,「有別於當代多數人類毫無限度的貪婪與自私,原住民族與自然共存的智慧已經傳承數百年,我們知道如何有限度的取用自然資源。」

已經第三次參與氣候行動的他,在現場以道卡斯族的團結歌呼籲人類共同守護土地與環境,「原住民是人類與環境平衡的關鍵,卻也是氣候變遷首當其衝的受難者。」

道卡斯族青年Kaisanan Ahuan
道卡斯族青年 Kaisanan Ahuan。攝影:黃隆。

「地球最後的晚餐2」:邀成年人來對話

緊接著,「地球最後的晚餐Round2:台灣版氣候行動高峰會」邀請各專家學者、跨黨派代表、公民團體等展開氣候政治對話,與前一場次的「青年」相較之下,更像是「成年人」的餐宴。

餐會中,主婦聯盟消費合作社林邦文首先談到台灣蜂蜜減產過半的危機,「這是過去五十年來第一次發生……非常非常危急,氣候變遷不是假新聞!」她呼籲,目前環保署的行動方案還不夠,行政院必須成立「氣候內閣」,並像英國一樣,正式提出國會的決議文。

第二場次「地球最後的晚餐Round2:台灣版氣候行動高峰會」
第二場次「地球最後的晚餐Round2:台灣版氣候行動高峰會」現場。攝影:黃隆。

主持人岳祥文則談道,台灣二氧化碳的人均排放量是全世界的前20名之內,台灣人口不多,但排放量卻非常大,應要求政府能積極減少溫室氣體的排放,不要讓台灣最底層的人民受到全球暖化的影響。

結束「海洋民主之旅」的社民黨立委參選人范雲,則稱讚主辦單位以聖經「最後的晚餐」比擬地球將面臨毀滅的命運,活動設計非常用心。她提到,自己印象最深的是帛琉之旅,帛琉人口數不到台灣的數分之一,但他們總統人生最大的志願卻是卸任後能夠成為全球永續經營的綠色大使,並要求外國旅客不能擦上任何會污染環境的乳液。一個小國家卻有如此志氣,實在不能小看。

跨黨派合作回應氣候變遷  多位政治人物出席

活動接近尾聲,不少政黨、政府官員也陸續到場,主辦單位不斷提醒到場人士,「地球最後的晚餐」是希望政府、掌權者能夠「傾聽」全球氣候公民的聲音,雖然很感激願意到場支持的政府單位與立委,但仍希望活動發言盡可能減少不必要的政策宣傳。

針對立法層面,民進黨立委陳曼麗表示她面對政府部門還是得承受許多壓力,例如政府單位時常抱怨有許多工作必須執行,預算卻常常遭到刪減。然而如果不動預算,立委也要面對公民監督國會聯盟的評比,她坦承時常陷入兩難。

儘管如此,她也談到英國一份民調顯示,台灣人非常支持投入氣候變遷的議題,甚至有66%的民眾表示自己可以做的更好。這點仍讓她非常高興。同樣是民進黨的高雄立委賴瑞隆則談到,他的選區高雄是空污最嚴重的地方,台灣氣候行動應該跨黨派共同支持,「我們就一個天空,不應該有兩種不一樣的空氣。」

國民黨方面,除了有立委許毓仁到場參與外,國民黨總統參選人韓國瑜辦公室代表張斯綱表示,最近聯合國召開氣候變遷有關減碳的部分,「台灣在這一塊沒有任何的進步!」他承諾,該修的法律、該做的配套措施,「未來韓國瑜當選總統,會努力地做減碳的這些工作!」

稍晚到場的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則說,瑞典少女桑伯格無論在聯合國或歐盟相關會議上發表的言論,都令很多政治人物有更多的反省,而這次有包括全球160幾個國家、100多萬人共同站出來,「這一個全球性的行動可以印證,這不是台灣自己的事情,也不是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自己的事情。」他呼籲每一個黨派必須共同面對氣候變遷的危機。

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
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針對興達電廠問題,為高雄民眾發聲。攝影:黃隆。

談起高雄興達電廠的問題,黃國昌表示他要為高雄的民眾「請命」,「興達電廠真的殘害我們高雄的鄉親,他們呼吸的自由。」他呼籲,台電必須針對興達電廠盡快提出非常具體的策略和措施,最好的作法是許可證到期後不再展延。

滅絕舞踏赤腳遊行  氣候大偶上演反擊行動

昨日活動開始前,台灣青年紀錄片導演先行拍攝了七部氣候青年短片,透過數位影音方式表達自己對自然環境的理念與看法,也讓台灣眾多的「Greta」青年向政府發聲。

除了影音數位呈現、與現場對話發聲外,下午場活動還有「反叛滅絕」的台灣團隊,以外籍青年黑衫組成西式殯葬隊伍,採用悼亡喪禮、肅穆儀式向台灣政府發聲,十分引人注意。現場公開呼籲完後同時應聲倒地,象徵地球此時的處境已非常危急。

「反叛滅絕」的台灣團隊以外籍青年黑衫組成西式殯葬隊伍。
外籍青年黑衫組成西式殯葬隊伍。攝影:黃隆。

「反叛滅絕」的台灣團隊以外籍青年黑衫組成西式殯葬隊伍。
現場公開呼籲完後,同時應聲倒地。攝影:黃隆。

此外,《氣候變遷‧物種滅絕》即時即景劇場(Site Specific Theatre Arts)「滅絕舞踏」在活動尾聲時登場,震撼全場。他們先自西門町紅樓集結,從中華路一路淋著大雨、赤腳遊行至立院門口。演出者將全身抹白,以猙獰的表情與姿態扮演滅絕的物種,猶如從地獄發聲,控訴滅絕的怨靈舞踏;後方緊接著的隊伍則是由公民參與組成的操偶團,操控著「化石燃料巨獸」以及「生物滅絕幽魂」的氣候大偶,演出一場滅絕幽靈自陰間還魂以後反擊的行動劇!

「滅絕舞踏」在活動尾聲時登場
「滅絕舞踏」登場。攝影:黃隆。

面目痛苦猙獰的「滅絕舞踏」演出。
面目痛苦猙獰的「滅絕舞踏」演出。攝影:孫文臨。

「滅絕舞踏」與氣候大偶遊行隊伍從立法院大門出發,一路踩街至行政院,公民團體更在行政院大門口共同遞交陳情書,表達五點訴求:「台灣零碳排,囝仔有未來」、「加嚴《空氣品質標準》」、「呼吸平權,健康平權」、「停止全台最髒最老舊的興達燃煤電廠」、「召開國民氣候會議」

抵達現場的總統擬參選人呂秀蓮表示,瑞典女孩Greta Thunberg對川普怒目相視的鏡頭引起很多關注,因此她也呼籲同樣身為年輕女性的蔡英文總統,應更努力處理這個議題。「假如大家覺得不好,明年讓我來做。」她提出生命、生活、生產、生態「四生共榮」的概念,說道:「不要只想賺錢,命都沒有了,賺什麼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