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雞,五德之禽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天雞,五德之禽

2020年02月16日
轉載自人。動物。時代誌;文:房曼琪

記得小時候,學校裡大家最喜歡在草地上玩「老鷹抓小雞」,一群小小孩縮著脖子,躲在「母雞」後面,又笑又叫,就怕給抓到了。不論是小雞或兒童都知道這種母愛。古希臘大哲普魯塔克(Plutarch)讚揚母雞是天下最高尚、勇敢的母親,呵護小雞無微不至。雞母在生蛋之前會邀請雞父一同來尋找適合築巢的地點及建造育幼室的材料。小雞從母親的動作示範、音調,學習識別什麼是不對的、有危險的。驕傲的公雞是一家之長,負責維護母雞群的安危。

你知道嗎?雞的兩側眼睛會分工合作(with two fields of vision),一隻用來尋找附近的食物(for close up focus ),另一隻有如廣角鏡,偵測遠處的狀況 ( for panorama view)。若是覺查到有入侵者,公雞會用不同的啼叫來警告大家,長音階示意來自天空的老鷹,短音階示意來自地上的不速之客,譬如狐狸、郊狼、浣熊等捕獵者,等到危險過了,公雞還會充當「解除警報」。

和狼群一樣,雞的家族長幼有序(pecking order),等級分明。不守規矩的必會遭他者的白眼(a dirty look)或是被啄。可見雞們和人一樣,有是非對錯的道德判斷意識。

雞的兩側眼睛會分工合作,一隻用來尋找附近的食物,另一隻偵測遠處的狀況。圖片來源:Flickr

鳥禽智力可與猴子媲美

遠古時期,雞的記載與宗教、神話、民俗傳說有關。從進化史來看,鳥禽與哺乳類動物分別進行演化。雞禽的祖先──原雞(proto chicken),大約在5,000萬年前來自東南亞叢林的紅羽飛禽(red jungle fowl),歷經8,000年逐漸被人類馴化。

與哺乳動物一樣,雞會感到憂傷、恐懼、興奮、喜悅,好奇,和你我他一樣,對於同類具有基本的同理心。在動物中,雞禽特別具有日夜交替的時間意識。雞族喜歡安全的棲息在樹上或是在草叢搜尋食物。他們具有複雜的社交行為,能夠辨識個體面部的神情,彼此之間有溫馨的情誼。每一個雞有自己的個性,有的還會用溫柔、親暱的口吻,要在人的懷裡撒嬌。

神經學及動物行為學榮譽教授萊思麗.羅吉斯(Lesley J. Rogers)對於雞的大腦研究聞名於世。她發覺鳥禽的認知能力與哺乳類動物,甚至靈長類是相等的。鳥禽大腦體積雖小,智力卻可與狗或猴子相比。鵲鳥認得鏡子裡自己的樣子,烏鴉會建造工具來解決難題,鸚鵡能計數、辨別色彩及形狀,了解許多人類的字眼。雞有敏銳的視覺與聽覺,至少能說35種的複雜語彙 ( 發聲 ) 來彼此溝通,當然還有更多我們不知道的,而且每個發音均有其特定的意義。

雞們生性好奇、天賦機靈(學習能力比狗還快速)。類似人類,他們也有左右雙側大腦(lateralized right and left brain),可以同時進行性質不同的工作 ( perform multiple tasks )。如同其他高等的動物,雞禽擁有複雜的思考、演繹推理能力 ( 比較過去的事物之間的關係)。會分辨幾何圖形,數字計算及做加減法,故有「艾因雞斯坦」( Chickenstein )之尊稱。可以說,雞們能組成社會階級是因為具有複雜的邏輯思考的天資。

別以為雞禽呆頭呆腦的,他們擁有複雜的思考、演繹推理能力,可以會分辨幾何圖形,數字計算及做加減法。圖片來源:Flickr

羅吉斯教授觀察到尚未孵出的小雞,已經能在蛋殼裡和母雞溝通,用他們的童言稚語來告訴母親,感到身子冷了或是自己即將破殼而出,需要照護。小雞的視覺在出生3天內即可辨識自己的母親和兄弟姐妹,顯示出自我認同與自覺意識(show sense of self identity and awareness),更能在短短幾天內發展出對表象及數目認知的能力(representational and numerical cognition),比較起來,兒童則需要更久的時間。

血淋淋的事實──全球人口每年吃掉40億個雞母親

令人痛心的是雞蛋生產企業不擇手段,將小公雞用機器碾過,然後被當作垃圾扔入塑膠袋窒息而亡,只因為無利可圖。那些活下去的小母雞淪為產蛋機器,一生被困在密不通風層架式的格子籠,被去喙,強迫換羽。在美國,每年有9億隻雞死於刀下,成為了雞肉、雞腿、雞塊。因為一般人斷定雞禽只是笨鳥,一種簡單生物而已。

格子籠蛋雞。

從大自然「眾生平等」的多樣尺度來看,每一個動物具有不一樣的天賦智力(different kinds of intelligence),並沒有貴賤之分。對於各種不同的生命現象,人在這方面的知識其實是一種測臆(speculation),這正是當前新生代哲學 ——「朝向事物的本體論」 (Object-Oriented Ontology)對世界及生命的認知持懷疑的立場[1],因為人的認識與判斷能力受限於感官、知覺和觀念。德國理性主義大哲康德也認為知覺得依賴先驗範疇包括時空觀念,也就是在說,人是無法知道事物的本相。

十九世紀英國維多利亞的文學作品讚頌母雞是理想母性的象徵(as symbols of ideal motherhood )。不幸,自二十世紀以來,人與雞的關係演變為惡性的商業剝削。在唯利是圖的資本主義手下,雞們被判決為「農業動物」,從此淪落為商人的謀利工具。

被基因工程改造出來的「設計雞」 ( design chicken),因為生理上的變異,加上心臟及肺部的病變,全身腫脹得無法站立[2],更是令他們苦不堪言。雞們被塞入格子籠裡,不能走動、無法轉身,每個個體只允許擁有大約一張紙的空間。這麼高智力的意識生命已經被逼得發瘋,表現出不正常的自殘行為,啄掉自己身上的羽毛,雖然雞啄已經被機器磨平!

禽流感蔓延其實是人為的災禍

文學博士凱倫.黛薇思(Karen Davis)是女性主義者,在1983年加入動物解放運動。一天,她在農業圖書館閱讀飛禽專家羅吉斯教授聞名學術界的著作《雞禽大腦與行為的發展》( The Development of Brain and Behavior in the Chicken )。看完,凱倫一個人坐在那裡,難過得淚流滿面,原來雞禽有這麼敏銳的知覺與豐富的感情。

20多年來,凱倫創辦的「聯合關懷家禽」(United Poultry Concern)是當前美國前鋒動物權的組織,並設有飛禽庇護所,收容從養殖工廠解救出來的雞、鴨、鵝、火雞,還給他們取了名字。凱倫著書、演講,在著名報紙發表文章,如《紐約時報》、《洛杉磯時報》等,並且在城中區巴士(舊金山、波士頓等大都市)打出巨型素食廣告。「聯合關懷家禽」到各大州辦抗議活動,揭發集中雞營內幕。

剛孵化的小雞。圖片來源:Flickr

本是叢林的飛禽,卻被關在昏暗、污穢的工廠内[3],看不到天空和草地。對於近年來不時爆發的禽類流行性感冒(Avian Influenza),黛薇思特別說明,家禽密集養殖環境是導致禽流感病毒蔓延的主要因素[4],根本就是人為的災禍。上千上萬個無辜生命因此被當作蟲害,用悶死的方法(長達3個小時)消滅掉!

雞禽的精神象徵

在古代,雞是受人尊崇的動物,例如古羅馬帝國以公雞為勇猛的象徵。在拿破崙之前,公雞代表法國人的國家精神——誠摰和希望,並描繪在皇宮的版畫上。傳說中,堯帝當政時,友邦將能辟邪的「重明鳥」作為上貢的禮品,其模樣與雞相似,因此神話裡有雞是重明鳥演變的說法。雞代表吉祥,在新年首日定為雞日。春節時,在門窗上畫雞已經成為中國人的習俗。萬獸之中,唯獨雞禽會歌頌日神,擁有「天雞」的美名(晉朝《玄中記》),破曉時,只要他一啼,萬獸便會從睡夢中醒過來。

雞擁有「五德之禽」的尊稱,《韓詩外傳》形容雞首有華冠是文德、能猛力搏鬥是武德、在敵人面前威武不屈是勇德、公雞若有好吃的,會招呼同伴們(use locator call)來享用,這是仁德、於黎明即起,準時報曉,成為天地的時鐘,是信德。天雞,五德之禽,他們本是屬於地球上更宏偉的生命體系,絕對不是生蛋、產肉的機器啊!

春節時,在門窗上畫雞已經成為中國人的習俗。圖片來源:Flickr

如今,母雞與火雞已成為天底下命運最悲慘的「農業動物」。蛋殼裡的小雞再也聽不見母親慈愛的輕聲細語 。他們的存在只不過是供應人們餐桌上的雞腿、雞翅⋯⋯,只要菜市場可以源源供應,只要自己看不到養殖業喪盡天良的作為,只要大家認為這是理所當然的。人類在地球上所顯示的威力並不表示人是優越的物種。

文明的指標應是朝向道德素食,因為個人在食物上的選擇直接關係到另一個動物的生死。明代大儒王陽明在《大學問》裡論及惻隱之心:「見鳥獸之哀鳴觳觫,而必有不忍之心焉,是其仁之與鳥獸為一體也,鳥獸猶有知覺者也。」王陽明是在肯定動物也是有情生命(sentient beings),一樣有知覺、感情,有是非對錯的意識。陽明先生所講的「良知」也就是「是非之心」,在實踐上是除去私慾,例如對億萬生靈的予取予求。天道亦或人道,豈不就是不忍之道?

註1:「朝向事物的本體論」(Object-Oriented Ontology,簡稱OOO)亦稱為Speculative Realism,主要學者包括格瑞安.哈爾曼(Graham Harman),基本上承繼後現代哲學(譬如法國後現代主義所持的懷疑立場),對「人類中心論」作徹底的批判 (rejection of human existence over the existence of nonhuman objects)。OOO學派不同意自亞里斯多德到康德對知識處理的方法──以理性主義的簡化思考(reductionist thinking)來研究事物的本質。OOO是要解除以人為主體的世界觀,讓物體回復到不受觀念框限的本然(a pre-human reality)。物體是獨立於人的知覺之外(objects exist independently of human perception),並不隸屬於知識和價值系統,在對待上應該是一樣平等(all entities must be treated alike as they exist on an equal footing with one another),因此OOO有「平面本體論」(Flat Ontology)之稱,與亞里斯多德的等級形上學 ( hierarchical metaphysics) 迥然相異。
註2:在過去五十年來,雞的生長率已增加到300% 以上,超過原來體重的四十倍。
註3:根據2014年《Dangerous Contaminated Chicken》消費者報告,97%的雞肉含有大腸沙門氏病菌 ( Salmonella ) 與大腸桿菌 ( Campylobacter )。在美國,每年有四千八百萬人患食物中毒。
註4:凱倫.黛薇思曾發表文章〈The Global Tragedy of Bird Flu〉;說明數千年來禽流感病毒是寄生在水禽的腸道,在排出體外後即被陽光消滅或是被風吹乾(to dehydrate to death in wind),因此不會蔓延。根本問題是出在工業化的養殖方式,上千上萬的雞、鴨被關在擁擠、污穢的環境裡,生理上已經失去抗病能力,促使病毒快速傳染。雖然依賴疫苗接種作為預防措施,禽流感仍然經常爆發,因為集約飼養與疫情相互的惡性循環。
註5: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的全球抗議「鼎泰豐」行動已正式啟動!請大家一起加入全球連署 
據動社報導 :「鼎泰豐目前全球絕大多數門店使用的雞蛋, 幾乎全數來自將母雞關在骯髒、窄小的格子籠。三到四隻母雞一輩子被囚禁在約 A4 大小的籠子裡, 吃喝拉撒都在籠內。狹窄的空間迫使牠們互相踩踏、攻擊, 一輩子不曾走踏到地面上, 更無法張開翅膀梳理羽翼。她們的身體常會被籠子卡住,導致骨骼斷裂、畸形和嚴重的羽毛脫落。格子籠完全剝奪母雞渴望安全就巢產蛋、沙浴洗澡、棲息高處、展翅梳理羽翼的天性與本能。也就是說, 每天有數十萬隻母雞因為鼎泰豐的選擇而受虐,在不見天日、擁擠不堪的鐵籠中成為產蛋機器。讓雞展翅國際聯盟 ( Open Wing Alliance ) 已於全球知名連署平台 Change.org 發起:「鼎泰豐停 止虐待動物 ( Din Tai Fung: Stop Animal Cruelty )」全球公民連署活動。全球各地民眾皆可透過網站隨時瞭解動態」。

※本文轉載自 人。動物。時代誌〈天雞,五禽之德〉

  • Uncooped, Deconstructing the Domesticated Chickens, The National Museum of Animals and Society.
  • http://www.wardhenline.com/uncooped/broiler_industry
  • Karen Davis, The Dignity, Beauty and Abuse of Chickens: As Symbol and in Reality. This paper was presented at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the Chicken at Yale University, May 2002
  • Karen Davis, PhD, Are Chicken Smarter than Toddlers? United Poultry Concern, August 19, 2013
  • Lesley J. Rogers, Minds of Their Own, Thinking and Awareness in Animals. Westview Press, 1997
  • Carolyn L. Smith and Sarah L. Zielinski, The Startling Intelligence of the Common Chickens, Scientific America, Feb. 1, 2014
  • Robert Grillo, An Overview of Recent Science- Chicken Behavior. Free From Harm, February 7, 2014
  • Karen Davis, The Global Tragedy of Bird Flu. AV Magazine, 2016/Number 1
  • http://www.occupyforanimals.net/chickens.html
  • 雞的智商遠超你的想像 https://www.bbc.com/ukchina/trad/vert-earth-387956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