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於野味的全球疫情 中國仍鼓勵熊膽入藥治武漢肺炎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始於野味的全球疫情 中國仍鼓勵熊膽入藥治武漢肺炎

非營利組織批矛盾 瀕危物種入藥 大開保育倒車

2020年03月27日
環境資訊中心綜合外電;黃鈺婷 編譯;林大利 審校

總部位於倫敦的非政府組織「環境調查局(Environmental Investigation Agency,以下簡稱EIA)」23日指出,中國政府在3月初發布的武漢肺炎(COVID-19)建議處方中,赫見含有熊膽成分的中成藥「痰熱清」。

中國官方將「痰熱清注射液」列為治療武漢肺炎的建議處方之一,該產品說明書中明列熊膽粉成份。圖片截取自上海凱寶藥業股份有限公司。
中國官方將「痰熱清注射液」列為治療武漢肺炎的建議處方之一,該產品說明書中明列熊膽粉成份。圖片截取自上海凱寶藥業股份有限公司

「中國國家衛生健康委辦公廳於3月4日發布《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七版)》,並透過官媒傳播於眾。其中針對「重型」與「危重型」患者的推薦處方中,就包含了『痰熱清』注射液」,EIA在聲明中表示。

中國針對「重型」與「危重型」武漢肺炎患者的推薦處方中,包含痰熱清注射液。圖片擷取自中國國家衛生健康委辦公廳《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七版)》
中國針對「重型」與「危重型」武漢肺炎患者的推薦處方中,包含痰熱清注射液。圖片擷取自中國國家衛生健康委辦公廳《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七版)》

鼓勵瀕危物種入藥 大開保育倒車

科學家認為,武漢肺炎的爆發起源於中國武漢市的野味市場,因此為因應疫情延燒不止的狀況,中國政府上個月發布禁令,全面禁止野生動物貿易與消費,然而,禁令卻未禁止中藥或裝飾品使用野生動物產製品。

EIA野生動物倡議專員與中國專家懷特(Aron White)指出其中的矛盾:「中國政府竟建議用源自野生動物貿易的藥品,治療因野生動物貿易而起的全球傳染病。」

「限制食用野味,卻同時推廣含有野生動物成分的藥品,這正傳遞了中國當局對野生動物貿易的混亂立場」,懷特在聲明中表示。「姑且不論其中的矛盾,在生物多樣性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流失的時代,持續推廣將瀕危野生動物入藥,是非常不負責任的行徑。」

「儘管用來治療武漢肺炎患者的熊膽取自圈養個體,這也無法減輕對野生熊族群造成的生存壓力」,懷特認為,「允許野生動物合法貿易的市場,正當化了人類對野生動物產製品的需求,也使得這樣的需求得以持續存在。」此外他也補充,將野生動物入藥是不必要的行為,因為早已存在藥草與人工替代方案。

亞洲黑熊是其中一種最常因為熊膽需求而被圈養的物種,其在IUCN紅皮書中歸為「易危級」。

在IUCN紅皮書中歸為「易危級」的亞洲黑熊,是最常因為熊膽需求而被圈養的物種之一。圖片來源:Guérin Nicolas(CC BY SA 3.0)
在IUCN紅皮書中歸為「易危級」的亞洲黑熊,是最常因為熊膽需求而被圈養的物種之一。圖片來源:Guérin Nicolas(CC BY SA 3.0)

武漢肺炎曝野生動物貿易風險 終止瀕危物種入藥好時機

據報導,熊膽的主要製造國越南,為求止息武漢肺炎疫情,也在考慮禁止野生動物貿易。

熊膽是熊的肝臟所分泌的一種消化液體,儲存在膽囊中,因此必須透過侵入性的手術才能提取。從2005年開始,越南已禁止合法提取熊膽,但卻仍允許飼主持續圈養既有的熊隻。如今越南生產熊膽的農場數量因為需求降低而下降——這卻是因為,相較於圈養熊隻的熊膽,中藥業者更偏好野生熊膽。

保育人士希望中國能夠更進一步地透過立法,永久禁止野生動物買賣。一旦實現,保育人士認為,將能大大打擊全球非法野生動物貿易,因為中國正是野生動物買賣市場中最大的消費國。

「在全世界都受到武漢肺炎衝擊的當口,野生動物貿易所涉及的公衛與環境風險議題,正受到前所未有的關注。」懷特說,「這是終止瀕危物種入藥的最好時機,尤其最近在中國所做的調查報告也顯示,絕大多數的受試者都反對將野生動物入藥。若能成功為這樣的利用方式畫下句點,中國將會成為保育領頭羊,我們也期待其他國家能跟進。」

並非針對傳統醫學 EIA:生物多樣性與中醫藥可雙贏

EIA於3月23日發布調查後,有讀者針對真實性提出質疑,因此該會於3月25日再次發布聲明,以數張中國政府與藥商產品說明截圖,證實報導的正確性。

EIA指出,痰熱清注射液上的綠色標誌(如下圖紅框內所示),正是官方發給的「中國野生動物運營利用管理專用標識」,為中國「國家重點保護陸生野生動物及其製品的合法來源憑證」,而標誌上的「Fel ursi」,指的正是熊膽。

痰熱清注射液上的綠色標誌(如紅框內所示),正是官方發給的「中國野生動物運營利用管理專用標識」。截圖自上海凱寶藥業股份有限公司
痰熱清注射液上的綠色標誌(如紅框內所示),正是官方發給的「中國野生動物運營利用管理專用標識」。截圖自上海凱寶藥業股份有限公司

EIA也說明,他們並非針對中醫學,因為多數的中藥並不包含野生動物,且多數中醫師也沒有倡導這類作為。該會期望的是能夠終止瀕危野生動物入藥的現況,尤其,中國政府目前可以透過修改野生動物貿易禁令達成目標,將禁令的涵蓋範疇從食物擴展至其他包括醫藥的利用方式——這將會是生物多樣性與中醫學聲譽的雙贏局面。

※ 本文經授權全文翻譯自Mongabay報導,並額外編譯議題相關進展,因此與Mongabay原文略有不同。

作者

林大利

於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服務,小鳥和棲地是主要的研究對象。是龜毛的讀者,認為龜毛是探索世界的美德。

黃鈺婷

以島嶼的豐饒之土為養分,長出清澈的眼眸,探問共存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