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綠電之戰】衝自由交易市場,風電、光電兩樣情 | 環境資訊中心

【2020綠電之戰】衝自由交易市場,風電、光電兩樣情

2020年01月16日
環境資訊中心記者 陳文姿報導

綠電交易蓄勢待發,無論是已經跟台電簽過PPA(購售電合約)或是新蓋的綠電,都磨刀霍霍準備進入綠電市場。除了台積電每年約15~17億度的綠電需求外,國際供應鏈、RE100會員、環保團體都已經提出需求,加上用電大戶條款即將上路,國內大企業都有設置或是購買綠電的需求。市面上綠電多,但至今「沒有任何一度綠電」的交易。卡關在哪?風電、光電兩樣情。

風電:電價誘因高  但解約、新增電廠均不易 

綠電價多高?以除了平均電價2.6元的身價外,還有再生能源的附加價值。以國際認可的台灣再生能源憑證(T-REC)估算,每度約2-2.5元,總計每度綠電有4.6-5.1元的身價,這價格已經接近,甚至超過多數政府綠電保證收購(躉購)的價格了。就價格來說,賣到綠電市場更有利,但實際上,還有很多問題。

價格和需求

以價錢來看,陸域風電躉購價每度僅有2.3元。風電有絕對優勢,一跳到綠電自由市場,價格將水漲船高。

此外,以一支陸域風機的裝置容量高達2至4MW,加上價格便宜,對有大量綠電需求的廠商來講是絕佳選擇。

程序

新建風場的程序較為複雜。根據環評規定,任一風機離最近建築物250公尺以下、或位在自然保護區、重要濕地、保安林、高於1500公尺以上地區等,都需要經過環評程序。

解約費

由於新風場建置不易,短期內要賣風電,只能靠舊風場。但舊風場已經跟台電簽約,如要解約,需付一筆「分手費」。目前分手費規則還未明確,但據工商時報報導,高層預擬以「躉購價扣掉平均電價(現為每度2.6元)」每年向業者收取解約費。躉購價格低的風電需要交更多的解約費。

對此,達德能源董事長王雲怡有不同看法。他認為所有比「迴避成本(現為每度2.13元)」高的電力要跳出台電,都會造成電價成本下降,也是在幫全民省錢。政府如真要發展綠電,就不應以分手費刁難。

融資

在銀行融資方面,銀行偏好跟台電簽訂20年購售電合約PPA,比較有保障。綠電自由市場是賣綠電給民間企業,屆時要跟民間企業簽PPA,保障較少,而且風險高,國內銀行對此多所保留。

不過,王雲怡時表示,他們公司的陸域風電大多是跟國外銀行申請融資,PPA對象改為民間企業後,銀行需重新評估信用評等,但國外銀行有較多經驗,機會較大。

離岸風電示意圖。沃旭能源提供。

光電:市場需求高 國內融資不易突破   

價格和需求

以2020年躉購價格來看,大裝置容量(500瓩以上)的光電每度4.0~4.6元,價格頗高。不過,在市場需求很大的情況下仍然看好。主攻光電的綠電售電業者陽光伏特家表示,大企業、中小企業、環保團體,都已經提出綠電需求,但卡在台電解約費跟用電大戶購買綠電的規範都不明確,只能等政府規範趕快出來。

程序

光電的建置很快,但普遍來說,裝置容量較低。50片的屋頂太陽光電總裝置容量約15KW。

由於裝置容量未達2MW,僅需申請第「第三型再生能源發電設備」。一旦要賣綠電,就必須改申請「第一型再生能源發電設備」。以天泰能源的經驗來說,這程序花上10個月。

解約費

跟風電相比,光電的躉購價較高,大裝置容量的光電每度4.0~4.6元,比平均電價2.6元更貴,解約明顯可讓台電購電成本下降,對台電、全民都有利。預期解約費將非常低。

融資

融資應該是光電轉到自由市場的最大障礙。天泰能源總經理陳坤宏表示,目前他們所接觸的銀行都不願接受跟私人企業的購售電合約,即便買家是台積電這類的大廠,銀行仍有所保留。光電案場建置七成來自銀行,沒有銀行的支持,無論是舊案場要改變融資合約,或新案場要興建都會遇到困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