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雞冠天下》殖民時期被奴役的非裔美國人:養雞成黑人唯一的樂趣 | 環境資訊中心

《雞冠天下》殖民時期被奴役的非裔美國人:養雞成黑人唯一的樂趣

2020年06月21日
文:安德魯・勞勒;譯:吳建龍
我最誠實的朋友,你願意拿雞蛋換取錢財嗎?——莎士比亞,《冬天的故事》(The Winter’s Tale)

17、18世紀時,對北美殖民地的飲食描述裡多半忽略了雞肉。照片來源:Thomas Vlerick(CC BY 2.0)

在美國南方的非裔美國人社群裡,牧師有權在做完禮拜後優先享用餐桌上的雞肉。詩人馬雅.安傑洛回想起虔誠又貪吃的牧師大人霍華德.湯瑪士時,曾抱怨道:「每到禮拜天的大餐時刻,他總會吃掉最大、烤得最香、最美味的那塊雞肉。」雞常常被稱作傳道士之鳥或福音家禽,這也呼應了牠們在西非人社群、黑奴及其後代當中的神聖地位,繼而奠定了美國人對雞肉的熱愛,而這份熱愛正席捲全世界。

英國移民在1607年把他們的雞帶到北美的詹姆士敦,比首批非洲奴隸抵達這處維吉尼亞州的海岸地帶還早了10幾年,艱困求生的殖民者在這些雞的幫助下才得以熬過難關。1610年時,糧食生產短缺,總督下令凡未經許可而宰殺家禽家畜者,包括公雞和母雞,均得以處死。在新英格蘭,雞隻是跟著五月花號一同抵達的,愛德華.溫斯洛於1623年把兩隻雞送給一位身體不適的原住民酋長,讓他們拿去煮湯治病。事後,出於對這份異國禮物的感激之意,據說該酋長透露了另一個部落打算摧毀這個新生殖民地的密謀。

然而,在殖民時期的美國,雞肉只能算是偶而才能嚐一下的食物。在溫斯洛的農場裡,考古學者所挖掘出的殘骸中,野鳥跟家雞的比例是三比一,而且大多數的殘骸主要是牛、羊、豬的骨頭。在那個時期,維吉尼亞人享用的肉類來源包括火雞、鵝、鴿子、鷓鴣和鴨子,此外還有鹿肉、羊肉、豬肉、牛肉,以及真鰶、鱘魚跟甲殼類。

1862年,黑奴於詹姆斯.霍普金斯種植園種植地瓜。照片來源:維基百科

《牛津美國飲食百科全書》記載:「17、18世紀時,對北美殖民地的飲食描述裡多半忽略了雞肉。」對被奴役的非裔美國人來說,雞的卑微地位倒成了受歡迎的恩惠。在發生幾起黑奴販售動物並以此獲利來贖身的事件後,維吉尼亞州議會於1692年宣布黑奴不得擁有馬、牛和豬。

此外,奴隸主也經常禁止其奴隸去釣魚打獵或種植菸草。一名前往喬治.華盛頓的居所維農山莊的訪客提到,養雞成了「黑人唯一的樂趣,但飼養鴨、鵝或豬則是不被允許的。」

隨著殖民地南方的農場擴張,當情況合適的時候,非裔美國人也開始養雞、買賣雞、拿雞打牙祭。在這個時期,主人通常允許奴隸種植自用蔬菜,並且用菜園廢料、餐桌上的殘渣以及玉米粉做成的粗飼料來餵雞。華盛頓原本是給維農山莊的黑奴們玉米粒,後來當他下令以玉米粉取代時,奴隸們怨聲四起,之所以抱怨,「跟其他原因一樣,都是因為如此一來就沒有外殼可拿來餵雞,」他寫道。


《雞冠天下》

一部自然史,雞如何壯闊世界,和人類共創文明

作者:安德魯・勞勒

譯者:吳建龍

出版社:左岸文化

出版日期:2020年3月25日


作者簡介

安德魯・勞勒 Andrew Lawler

科學線記者,為《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國家地理雜誌》《史密森尼學會雜誌》等撰文,《科學》雜誌專欄作家,主題多為考古、文化遺產等。


【本書特色】

★每一章節皆有小主題,寫法輕鬆幽默,但最終指涉動物與人相互影響的文明史,嚴肅又充滿啟發。

★記者身分,因此在文獻引用之外,個人的踏查和訪問絕對沒有缺席,有旅行記實和研究文獻相互穿插的閱讀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