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讓日本人想起311 福島媽媽陷憂鬱:再一次面對「看不見的敵人」 | 環境資訊中心

武漢肺炎讓日本人想起311 福島媽媽陷憂鬱:再一次面對「看不見的敵人」

2020年06月26日
文:宋瑞文(媽媽監督核電廠聯盟特約撰述)

前言:福島核災後,災民們彷照車諾比核災國的做法,讓孩童定期離開輻射污染區域,幫助身體回復或緩解輻射帶來的健康影響(數據圖表詳見上回),這樣的活動,稱之為「保養」。然而,因為疫情的關係,今年許多保養營隊停辦,不只孩童失去喘息的空間,部份家長也陷入憂鬱,再一次地想起,再一次地面對「看不見的敵人」。

參加保養營隊說明會的家長。照片來源:民之聲新聞

「關西四葉連絡會的能勢農場,位於大阪的最北端。每年都會利用暑假,開辦林間學校。讓大家在大自然中四處遊玩,在農家的田裡收穫野菜……」琳瑯滿目的「保養」營隊傳單(下圖),寫著各式各樣的活動規劃。若是往常,家長們此時正殷切地參加說明會,挑選偏好的營隊。

各式各樣的保養營隊傳單。照片來源:民之聲新聞

然而,現在查看各保養團體的官網,大多寫著「新冠肺炎」、「中止」等關鍵字,難得能從污染區域離開的放鬆機會,戛然而止。

「我們團體只在暑假辦保養營隊,正在準備相關作業。可是因為日本的疫情正在惡化,歐美也受到影響。可能要再考慮看看。放棄在春假辦理的團體,原本大家也都絞盡腦汁,希望能夠辦成。到最後只能愁上加愁地做了痛苦的中止決定。」

「戴口罩才能出門,減少出門。這些狀況,因為和2011年的福島核災似曾相識,讓福島的媽媽們唉聲嘆氣。怎麼安置孩子固然要擔心,但媽媽的狀況也有必要關心。」協助保養活動的關係人士,做了以上表示。

輻射污染,尚且可以用檢測知道大概狀況。病毒傳播,卻不清楚哪裡可能感染。許多人想起了311當年的場景,又添上一層新的憂慮。

九年來,對於核災災民的困境,日本民間以保養活動伸出援手支持。但在車諾比核災裡,這樣的援助卻是國家的責任。保養活動的有無,原本不是民間應該自力更生的事情。

紀錄片〈車諾比28年後的孩子們〉提到,為守護學童健康,烏克蘭政府特別設置了保養廳,統一保養手續。以治療為目的的「療養院型保養」,一年有1萬人次。自然體驗型的保養營隊,1年有240萬人次。

而且,同樣是核災後需要保養的災民,在烏克蘭跟日本,國家給的待遇有天壤之別。

福島災民跟車諾比災民權利比較圖,中間是年間被曝劑量(單位:毫西弗),左半是日本在一年20毫西弗時仍不限制居住,右半烏克蘭1毫西弗以上就有移居權利。參見中文報導說明。圖片來源:大摩邇

在烏克蘭,若游離輻射的空間線量,在每年1~5毫西弗,有權利在政府的補助下選擇移居,或者繼續居住,同時搭配保養活動等種種援助。若是一年5毫西弗以上,不能繼續居住(有移居義務)。但在福島,卻是一年20毫西弗也沒有移居權利。

要求避難權利,提起訴訟的災民在街頭抗議。照片來源:災民團體官網

為避免游離輻射被曝,追求合理的受災權益,包括關東的污染地區在內,許多災民集結起來,對日本政府提起集體訴訟,從災後努力至今。儘管,公平正義尚未來臨。

※本文相關編譯與轉寫,承蒙上前万由子女士審閱。

※ 轉載自媽媽監督核電廠聯盟

作者

宋瑞文

媽媽監督核電聯盟特約撰述、加州能源特約撰述、台達電低碳生活部落格專欄寫手、QueerWatch 酷新聞駐站作家。演講講師,範圍包括福島核災、同志、日本節能等題目。台灣中島美雪介紹會住持,相關作品散見於上報關鍵評論網KKBOX等。教育廣播電台節目音樂二三事不定期來賓。男同性戀,小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