阻淺山光電 石虎背黑鍋 保育團體吐無奈心聲|專題報導|小光電怎麼了?

【小光電怎麼了?】阻淺山光電 石虎背黑鍋 保育團體吐無奈心聲

2020年07月03日
環境資訊中心記者 陳文姿 苗栗報導
苗栗有132件農地變更做光電的申請案,總面積達106公頃。其中16.7公頃通過審查。在地方議員關注下,縣府承諾嚴加審查,但開發壓力仍難阻擋。究竟哪些地方可以開發、那些不行?焦點再度集中在石虎。

前陣子苗栗裕隆開發案涉及石虎棲地而停止,光電業者也不想碰上苗栗的一級保育類野生動物。「業者擺明說,不會碰石虎保護區。」石虎保育協會理事李璟泓說,但他卻高興不起來。

「業者明明知道,全國並沒有石虎保護區這樣的設定。」他說。

李璟泓說明山坡光電影響不僅是石虎,而是整片淺山地區的生態。攝影:陳文姿

李璟泓說明山坡光電影響不僅是石虎,而是整片淺山地區的生態。攝影:陳文姿

里山共存精神 處處有石虎 保護區畫與不畫的兩難

根據林務局石虎重要棲地評析資料, 苗栗全縣的淺山區域幾乎都有石虎蹤跡,但至今並未劃設保護區。

石虎保育協會說明,一旦劃設保護區、對當地農民會有很多限制。協會希望營造人與野生動物共存的「里山」環境。如果拿石虎當開發的擋箭牌,當地人會更討厭石虎。

石虎雖然在全國受到喜愛,但在苗栗,大家對牠是又愛又討厭,因為不少開發都因石虎而無法通過。李璟泓解釋,他們希望保護的是整個淺山環境,這裡是生態非常豐富的地方,不是只有石虎。但是,說要保護鼬獾、保護青蛙,都不會得到關注,最後就是石虎出來背黑鍋。

李璟泓忍不住為石虎叫屈:「在台中,黑翅鳶幫忙整治老鼠、效果很好,霧峰農會還趁勢主動推出黑翅鳶米,在苗栗,石虎也幫忙吃老鼠,卻沒有得到感謝。」

苗栗苑裡母石虎帶著小石虎。圖片來源:陳美汀提供。
苗栗苑裡母石虎帶著小石虎。圖片來源:陳美汀提供。

生態與光電共存的可能

實際走訪苗栗通霄2處已經完工的光電廠。一處是1.9公頃的山坡地光電,地面鋪設黑色抑草蓆、以防止雜草影響發電;場域圍籬深入地面,沒有空隙。梅雨季後,當地人曾拍此處雨水大量排出的影片,影片在網路流傳。走訪當日,排水溝已增加水泥補強。

李璟泓解釋,這裡原是相思樹林,砍光後種電,雖有水土保持設施,仍有雨水宣洩的情況。圍網下方沒有空隙,地面型野生動物如食蟹獴、麝香貓、白鼻心都無法進出,這塊棲地難以再為野生動物所用。

來到第二處光電廠,地勢平坦,原本是山坡下的一片農地,約1公頃。區內雜草枯黃,與一牆之隔的綠色稻田大相逕庭。

光電區內噴灑除草劑(左)呈現的對比。攝影:陳文姿

光電區內噴灑除草劑(左)呈現的對比。攝影:陳文姿
為防止雜草影響光電發電效益、工人正在噴除草劑。照片提供:李璟泓

為防止雜草影響光電發電效益、工人正在噴除草劑。照片提供:李璟泓

李璟泓說,圍籬下方留有空隙,至少讓動物還能進出。但他一週前來此時,工人正在噴灑除草劑,所以雜草才會一片枯黃,土地受到毒害,也不是友善生態的舉措。

他指出,苗栗許多地區都有石虎出沒,差別只在有沒有調查資料而已。

淺山生態豐富  綠能與生態間需要更多規則

由於沒有石虎保護區,缺乏明顯的界線,業者也無所適從。他們找上石虎保育協會,希望給出一套標準或是共存的作法。

李璟泓務實地說,苗栗幾乎全縣都有石虎出沒的蹤跡,他也很清楚,不可能要求全縣都不准蓋光電。但希望政府能有一套規則,現在希望能借鏡國外案例,分辨出那些農地可蓋、哪些不能?業者要避開生物多樣性高、生態熱點的地方,也需要提出盡量友善環境的作法。

光電廠圍欄沒有留下野生動物進出的空間,留下棲地破碎的爭議。攝影:陳文姿

光電廠圍欄沒有留下野生動物進出的空間,留下棲地破碎的爭議。攝影:陳文姿

李璟泓表示,日本有茶園與光電共存的案例,苗栗三義有很多茶園,如果種電帶來額外收入,他並不反對農電共生。但苗栗的光電開發卻不是如此,而是直接變更農地為開發用地。

李璟泓坦承,很多業者都在詢問如何解套,但這不是民間團體說了算。如果沒有法規、罰則,民間也無可奈何。他呼籲,無論是從農地流失、或是棲地維護出發,主管機關農委會、經濟部都應出面解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