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虎、生態農夫、光電邊緣的里山夢|專題報導|小光電怎麼了?

【小光電怎麼了?】石虎、生態農夫、光電邊緣的里山夢

2020年07月03日
環境資訊中心記者 陳文姿 苗栗報導

「唉,我真的很想放棄。」生態研究員李璟泓有個里山夢。

一步步的把田鱉田附近的田地買下來。山坡下的這片田不灑農藥4、50年,食物特別好吃,人愛吃、動物也愛吃,這裡有難得一見的田鱉、不時出現的石虎、白鼻心、鼬獾。

坐在田裡看每年上千隻的灰面鵟鷹在山頭掠過,更是李璟泓的最愛。

田鱉田附近田地都位在山坡底下,少了淺山棲地,田裡的生態也受影響。攝影:陳文姿

田鱉田附近田地都位在山坡底下,少了淺山棲地,田裡的生態也受影響。攝影:陳文姿

買田護棲地,是李璟泓的夢想,但這不是一個人達成的。李璟泓希望借助環境信託的力量,集結群眾的力量逐步實現。不過,夢想實踐的腳步總是緩慢,這幾片田地都位在山坡底下,已經有光電業者在洽談租下整片山坡。屆時,縱使買下田地,卻失去整片山林棲地,野生動物也不會再來。

田鱉阿伯的里山:回歸人與生態共存

2012年,生態愛好者劉威廷在此發現30年跡近絕跡的大田鱉、引發各界關注,李璟泓也被吸引而來,進而認識水田主人——人稱「田鱉阿伯」的劉定峯。

田鱉田旁的淺池不僅有過田鱉、也有許多野生動物利用。攝影:陳文姿

田鱉田旁的淺池不僅有過田鱉、也有許多野生動物利用。攝影:陳文姿

很快地愛上這裡,李璟泓笑說,「因為他種的東西都超好吃、我們很喜歡吃這裡的東西。」

恰巧一旁的農地正在求售。隔年,李璟泓衝動地買下這塊三分地的田,成為苗栗農夫。他的田裡看來像是荒地,但地下地瓜、花生蔓延;田邊樹叢的背後躲著一條不易被人發現的小野溪,李璟泓在此裝設自動相機,捕抓石虎、白鼻心、鼬獾、食蟹獴經過的身影,田裡的食物跟老鼠為野生動物加菜,但他樂此不彼,「小石虎跟媽媽來喝水的畫面就是在這裡拍下的。」

李璟泓田邊自動攝影拍下的石虎(左下角)影像。圖片提供:李璟泓

李璟泓田邊自動攝影拍下的石虎(左下角)影像。圖片提供:李璟泓

田就在山坡地下,午後雷陣雨過後的田裡很快就恢復乾爽。他坐在田邊的木椅上說,我們去年種蘿蔔、收了一個多月,每天都有蘿蔔吃。眼前所見都是桂竹筍,今年雨水足、桂竹筍採了兩個月採不完,松鼠、山羌、山豬也都來吃。沒被吃的桂竹筍長大後,變成眼前這整片的竹林。

「我好喜歡坐在這裡」,除了眼前的綠意、與天空的藍,每年3月到6月的遷徙季,天空還會有幾千隻的灰面鵟鷹從山頭飛過。全台6萬隻的紀錄,大約有4萬隻就從這裡飛過。

研究灰面鵟鷹十幾年、被稱追鷹狂人李璟泓陷入憂慮,如果山坡裝了光電板、鳥兒還會飛過這裡嗎?

光電邊緣的里山夢

山坡地與田地的關係密不可分。李璟泓指著田裡說,這裡是石虎的廚房。田裡的落花生很容易吸引老鼠,老鼠來了,愛吃老鼠的石虎就跟著來。

山林則是牠們的臥室、旁邊的溪是走廊。若只給廚房,不給臥室跟走廊,石虎只能往外移。移到人們活動的馬路上,路殺的情況就會增加。

「我本來想買這塊地,這塊地八分多、開價1000萬。」他細數著里山夢的距離,「如果要成立環境信託基金會,則先要準備2000萬的保證金。」

田後面的山坡地有36公頃,光電業者談租地開出一公頃每年租金40萬。等於不用種任何東西,一年就有1400萬的收入。

李璟泓坦承,租作光電用很有吸引力。如果不是那麼愛這裡,他也會考慮將出租農地。但回到初衷:「我因為很喜歡這塊地種出來的食物,自己有美好的食物吃、動物也可以來吃。」

李璟泓田裡的食物提供人與野生動物生活,但野生動物生存不能沒有棲地。攝影:陳文姿

李璟泓田裡的食物提供人與野生動物生活,但野生動物生存不能沒有棲地。攝影:陳文姿

李璟泓說,有人說苗栗窮,那要先定義什麼是窮。有這塊地、我們一家人很富足。地賣掉,也是錢,並不會窮。「苗栗很多人都有地,我覺得苗栗不窮、這裡是西部很棒的地方,我超喜歡這裡。」

「這邊也是蝴蝶繁衍跟度冬的地方。當初很想一塊塊、慢慢的把附近農地買下來,但,」李璟泓停頓一下,「好想放棄,真的很想放棄,但仗還是得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