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公園浪犬問題一天不解決,野生動物將持續受脅 | 環境資訊中心

國家公園浪犬問題一天不解決,野生動物將持續受脅

陽明山,誰的家?遊蕩犬與野生動物衝突專題報導(三)

2021年06月22日
環境資訊中心 特約記者曾以寧、張如嫻報導

然而對動保單位而言,禁止餵食的規定卻也成為浪犬抓紮的絆腳石。

台北市動保處從2015年開始執行流浪犬的TNvR(Trap抓捕 、Neuter絕育、vaccine單劑狂犬病疫苗、Return回置),野外浪犬警戒心高,大多是靠食物引誘才能夠順利捕捉。然而陽明山的餵食禁令,卻使得抓紮工作難以執行,再加上源源不絕的棄犬,讓陽明山成為全台北市犬隻結紮率最低的地區。

【難題三】TNvR難執行、難監控 抓紮趕不上出生

另一方面,陽管處則認為,TNvR「無法解決問題」,在2020年以前都不願放行任何型態的餵食。因為餵食可能同時吸引到野生動物、危害野生動物健康、改變其覓食習慣;加上TNvR只是將動物結紮後放回原地,一定要配合長期追蹤,確保沒有未結紮的新個體移入,才能確保數年之後,結紮個體自然死亡而達成浪犬族群減少,然而目前沒有任何TNvR團隊能夠做到如此長期而細緻的追蹤。

除了狗、貓,台灣藍鵲或其他野生動物也會利用人餵的食物。但這不只會改變野生動物的覓食習慣,更可能增加其在覓食時被流浪狗攻擊的機率。攝影:曾以寧。
除了狗、貓,台灣藍鵲或其他野生動物也會利用人餵的食物。但這不只會改變野生動物的覓食習慣,更可能增加其在覓食時被流浪狗攻擊的機率。攝影:曾以寧。

直到2020年,農委會召開「研商山林地域保育野生動物之遊蕩犬管理會議」,要求陽明山、墾丁等國家公園試辦清查並捕捉絕育無主犬的計畫,陽管處才終於核准以結紮為目的的餵食,開放動保志工在園區內實施餵食誘捕。

陽管處與台北市動保處協調,從浪犬斷肢比例最高的馬槽、野生動物已經無法生存的硫磺谷和龍鳳谷一帶,開始積極進行國家公園範圍內的TNvR。原定擎天岡、小油坑、夢幻湖等地方希望能將狗移出,卻因沒有收容空間,只好作罷。

但是由於陽明山地處偏僻、不容易到達,複雜的地形與寒冷的天氣,還有狗長期生活在野外養成的戒心,都增加了抓捕的難度。2020年至今,民間團體只有流浪天使協會參與陽明山地區的TNvR工作,並由相信動物協會協助推動家犬絕育。

人手不足,缺乏監測人力的狀況下,也難以即時掌握浪犬族群狀況,在黃金時期完成抓紮。一不小心拖過了發情期,可能又會多出一窩又一窩的小狗。

於夢幻湖捕捉到兩隻4個月大的公幼犬。攝影:曾以寧。
於夢幻湖捕捉到兩隻4個月大的公幼犬。攝影:曾以寧。

現行的TNvR為了顧及原本狗群的分布,必須原地回置,即使是在保護區抓的,也只能放回保護區裡。華予菁認為,回置後的狗對野生動物仍具有威脅,TNvR無法減輕野生動物的生存壓力,而且接下來只能等狗自己老、殘、死亡,好像「永遠都沒辦法消失」。

與此同時,根據顏世清的調查,看似自由自在的流浪狗,實際上有半數都活不過第一年,活著的也往往有皮膚病、斷腳、貧血、疾病等問題,但整體數量始終沒有下降,因為不斷有新的狗遷移進來、出生、或被棄養。

以前也曾因為愛狗而餵食的李美玲表示,自己也是觀察到流浪動物的惡性循環,才開始投入結紮工作。「其實你看久了,就會覺得牠們這樣在外面明明過得不好、卻又一直生,也不是辦法。」

車禍經常造成犬隻死亡或斷肢,其中以陽金公路旁的馬槽地區最為嚴重,約有15%的流浪狗都少一隻腳。攝影:曾以寧。
車禍經常造成犬隻死亡或斷肢,其中以陽金公路旁的馬槽地區最為嚴重,約有15%的流浪狗都少一隻腳。攝影:曾以寧。

陽明山國家公園生態豐富,卻也因為緊鄰都市人群,一直存在浪犬干擾問題。在收容所零安樂政策上路以後,全台收容所爆滿、野外浪犬持續繁殖、源頭管理(如寵物登記、家犬結紮等)緩步進行,如今,TNvR實際成效也還需要時間來檢驗,再度為陽明山的遊蕩動物問題帶來不確定性。

TNVR與捕捉
在浪犬管理的方法中,不論是結紮回置(TNvR)或是結紮送養(TNSA),捕捉(T)都是最關鍵的一環。
常用於捕捉浪犬的工具有:捕犬網、陷阱籠、捕犬桿等人道工具,必要時也可由獸醫師配合使用吹箭等麻醉工具。棄犬、幼犬等因為曾和人類接觸,較容易餵食誘捕,而野外繁殖的狗對人類戒心高,捕捉困難。
華予菁表示,在陽明山難以用「吹箭」的方式捕捉犬隻,因為動物在中了吹箭之後,會有數分鐘的時間意識不清卻仍有行動能力,在地形複雜、地表掩蔽多的山區,很有可能發生吹箭後犬隻逃跑找不到、或是衝上車道引起車禍等問題。

陽明山,誰的家? 國家公園浪犬問題一天不解決,野生動物將持續受脅

除了繼續合作執行TNvR,各方也提出未來規劃和其他可能解方,來緩解目前的窘境,盼陽明山的浪犬與野生動物衝突的問題,能在不遠處看見希望的曙光,而動物們也能找到屬於牠們的棲身之所。

專家:生態敏感區淨空流浪動物

野生動物專家、清大通識中心助理教授顏士清博士「只要有(遊蕩)狗在那裡,牠造成的影響就會一直存在。」

顏士清坦言,TNvR是不得已的手段,並非最佳作法,應該同時搭配安置、送養,才有望解決陽明山流浪動物問題。他也強調,TNvR不是做完就結束了,後續持續監測也十分重要,否則一旦產生破口,前面的努力就會功虧一簣。

對於是否還有其他解方,顏士清認為,最理想的狀態,就是選定幾個生態敏感區,將流浪動物全數移出,之後進來的流浪動物更容易被辨識、也相對好抓,可以大幅提高節育的效率。

「現在的做法是每個地方都抓一兩隻,那沒抓到的就會繼續繁殖,我們的重點應該是把有繁殖能力的成犬抓走,當然可以淨空是最好的。」

台北市動保處:維持及提升TNvR量能

台北市動保處

目前台北市動保處已與民間動保團體合作,在陽明山執行流浪狗TNvR,去(2020)年抓紮了約110隻浪犬。

動保處表示,希望能明年能提升,或至少維持這個量能,並在兩年內完成7至8成流浪狗的節育,動物保護檢查員譚文治解釋,TNvR一定要在短時間內達到一定數量,才有辦法抑制幼犬貓繼續繁衍,因此除原本合作的流浪天使護佑協會,也將從動保處調派人力,加強執行陽明山流浪狗的TNvR。

陽管處:加入巡視志工、加強執法

陽明山國家公園管理處主管機關陽管處對於TNvR仍抱著質疑態度,但他們同時積極訓練巡視志工,加強對遊蕩動物的調查與監管,除了積極掌握遊蕩犬的族群動態,也利於即時發現新生或棄養犬、盡快執行誘捕節育。

針對餵養者的部分,陽管處也將與警政署保安警察第七總隊合作加強執法,希望能有效遏止隨意餵食行為。

落實源頭管理 加強飼主責任教育

「目前最大的困難還是餵食者,餵食者如果不願意配合,捕捉難度就會提升。」時任動保處動物救援隊代理隊長的賴佳倩無奈地說。

為了讓TNvR過程順利,動保團體在與餵養者的溝通上,下了不少功夫。針對部分餵養者不願配合TNvR進行,林雅哲認為,持續溝通是必要之務,並得採取寬嚴相濟的方式說服他們,「要讓他們知道,如果你配合,動物就只是被結紮,但如果不配合,那我們只好全面抓光。」

華予菁認為「最重要的,還是要做好源頭管理,」也就是降低棄養與提升家犬絕育率。同時也希望能更積極地送養浪犬,至少將生態保護區、核心保護區等野生動物資源豐富的地方還給野生動物棲息。

27 住在新北投站附近的愛媽常協助送養幼犬。這隻在領養市場上最不受歡迎的「黑色米克斯」被領養已超過4… - 50837930272
住在新北投站附近的愛媽常協助送養幼犬,「黑色米克斯」是在領養市場上最不受歡迎的外型。曾以寧攝。

「也許做的時候因為數量不多、感覺成效比較沒那麼好......但是它做完、移地安置之後,那邊野生動物就比較不會受到干擾,因為它生態相豐富,所以其實我們也不希望浪犬去干擾。」

華予菁也認為,有必要重新檢視零安樂政策。農委會動保處應該檢討,現行政策下,收容所裡每一隻狗都要養到老死的做法是否合適?安樂死雖然殘酷,但是缺乏源頭管理、寵物登記不確實的情況下,「收容中心可能怎麼蓋都不夠。」

但無論執法再怎麼嚴厲、TNvR進行效率再怎麼快速,最重要的,還是飼主的生命與責任教育,也需要民眾以領養代替購買、減輕收容所負擔。唯有改變飼養觀念、杜絕棄養與隨意放養,流浪動物與野生動物才能各自尋得足以安身立命的家。

【2021.06.22 更正】陽管處表示,目前僅同意於生態豐度較低的龍鳳谷、硫磺谷地區試行TNvR;馬槽、夢幻湖等斷肢比例較高的地區則採主動移除幼犬及傷病犬之策略。其餘地區則僅在通報後零星進行捕捉。

【2021.06.23 更正】原文提及的相信動物是協助進行家犬絕育,非流浪犬的抓紮。但因為家犬可能會與流浪犬交配,也會增加此區的犬隻數量,因此在族群控制上,也是相當重要的工作。

陽明山,誰的家?遊蕩犬與野生動物衝突專題報導

點此完整閱讀「陽明山,誰的家?遊蕩犬與野生動物衝突專題報導」多媒體專頁

※ 本文由行政院農業委員會林務局   補助報導經費,為確保新聞獨立性,不干涉報導內容

※ 本文不適用CC授權,若欲轉載請來信洽詢:infor@e-info.org.tw

作者

曾以寧

熱情還沒被磨光的年紀, 醉心於台灣的自然環境,立志用全力守護,想讓人看到不一樣的世界。